新華網 正文
立夏原來是個“吃”節
2019-05-07 09:12:05 來源: 金陵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送走多變的谷雨節氣,進入“立夏”節氣。老南京有立夏嘗三鮮、吃豌豆糕、稱體重等習俗。“三鮮”,你知道是哪三鮮嗎?為什麼又要稱體重呢?這些習俗背後透露出南京人怎樣的生活之道呢?

  立夏食俗

  吃了豌豆糕,夏天不厭食

  據《鼓樓風俗》介紹,南京人立夏節氣要嘗“三鮮”,這三鮮覆蓋了水中遊的、地上長的、樹上結的。“水中三鮮”指鰣魚、刀魚、白蝦;“地上三鮮”指莧菜、蠶豆、竹筍;“樹上三鮮”指櫻桃、梅子、枇杷。

  民俗專家陶思炎説,在過去,也不是所有南京人都能有這財力物力吃“水中三鮮”、“地上三鮮”、“樹上三鮮”,大多數老南京人主要吃櫻桃、青梅和鰣魚。

  南京人在吃上可是相當講究的,嘗三鮮哪夠,在立夏節氣,還要吃豌豆糕。

  民國老報人楊杏佛在《金陵十日》中記載了這豌豆糕的做法:“將豌豆煮爛,搗成糊泥,凝結成塊,分切為糕,糕約寸見方,它既不如豆沙的香糯,也不似綠豆糕的細膩,質地比較粗糙,但豌豆香中也帶有淡淡的甜意。”

  如何吃豌豆糕也是有門道的。《金陵歲時記》説:“立夏,使小孩騎坐門檻,啖豌豆糕,謂之不疰夏。”與他鄉立夏不能坐門檻相反,按照老南京人的習俗,小孩吃豌豆糕都要騎坐在門檻上,這樣整個夏季都不厭食。

  立夏食補

  除了嘗新還增強食欲

  這南京人立夏的習俗也太隆重了吧,又是嘗三鮮,又是吃豌豆糕,背後有何科學道理呢?

  南京民俗專家陶思炎在《南京民俗》一書中,還提出了一個觀點:夏天到了,太陽光照充足,白晝變長,莊稼逐步成熟,勞動強度加大,因而立夏吃補食便成了普遍的風俗。

  一般人家的“補食”就是雞蛋、鴨蛋、糕餅之類的,為了轉換胃口,提高食欲,“吃補食”漸漸向“嘗新”轉化。

  “立夏”為二十四節氣之一,時間在農歷四月上旬、公歷5月5日前後。此時天氣漸暖,越冬糧食作物大都已經收割完畢,新鮮果蔬應時而上,所以南京人在立夏節氣,在飲食上以嘗新為主,這就是“立夏嘗三鮮”的緣由。到了明代已成為立夏時節的一項主要習俗。

  立夏習俗大多與過去農耕文明有關,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與節氣相關的飲食習俗越來越淡薄。因此有人説,節氣的飲食習俗是對過去的一種回憶,是一種鄉愁。

  立夏稱重

  原來是為“增肥”做準備

  俗話説:“五月不減肥,六月徒傷悲。”據《鼓樓風俗》記載,南京人十分看重立夏、立秋兩次稱重。

  為什麼要稱重呢?《鼓樓風俗》一書説,這事和元朝有關。

  相傳,元世祖忽必烈為了鞏固蒙古族貴族的統治,採取各種措施,嚴密防止江南人民起來反抗,就派出許多蒙古族人到江南來,要求每十戶百姓供養一個蒙古族人,並且要讓他們吃得好,穿得好。

  每年在立夏這一天要給這些蒙古族人稱體重,並作記錄,只許體重加重,不許減輕,否則就要重罰。老百姓自己還缺衣少食,哪裏還有錢供養這些蒙古族人。只有想辦法讓那些蒙古族人在立夏前多吃一些東西,而且是味道好、吃了又不容易消化的食物,如糯米飯和雞蛋,這樣做效果還算不錯,大部分百姓都免除了受罰的痛苦。

  于是,大家為了慶賀自己免受罰,于是自己也吃一些糯米飯和雞蛋,也稱一稱自己的體重。這樣年復一年就養成了立夏吃雞蛋、稱體重的習俗。

  立夏稱體重的習俗,全國都很普遍,但傳説也不一樣。西南地區人們傳説這個習俗起源于三國時期。

  西南少數民族首領孟獲被蜀國丞相諸葛亮收服,歸順蜀國。諸葛亮臨終之際,不放心年幼的蜀主阿鬥,于是托付孟獲每年都要來看望一次。孟獲每年立夏這天都依諾前來看望阿鬥。

  數年後晉武帝司馬炎滅掉蜀國,並將阿鬥軟禁在洛陽。孟獲怕司馬炎虧待阿鬥,每次去看望的時候都要稱一下阿鬥的體重。

  于是,司馬炎為了安撫孟獲,每到立夏這天都給阿鬥吃豌豆糯米飯,以增加體重。

  後來立夏稱體重的習俗成為西南一帶人們祈求清凈安樂、福壽雙全的節氣活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莆田木蘭陂
福建莆田木蘭陂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6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