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白酒第一股山西汾酒掉隊焦慮:市值僅有貴州茅臺4%
2019-05-06 08:43:26 來源: 中國經濟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汾酒“開發酒”亂象遭曝光。《新京報》報道稱,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汾酒集團”)出品的産品存在價格、産品信息混亂,銷售商自家散酒灌進“開發酒”等現象。汾酒集團合作“開發商”交錢獲商標授權,自定包裝品名銷售,質量、溯源信息不全致假酒乘虛混入。

  4月22日,汾酒集團發布聲明稱,注意到相關報道,集團公司高層已經召開緊急會議,依據集團公司去年十月份開始的産品瘦身工作總體安排,針對報道中的內容進行核查。對杏花村鎮周邊商鋪存在的假冒侵權産品問題,請求汾陽市公安局、市場監督管理局,依法進行查處。

  汾酒集團是A股上市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山西汾酒”)的大股東,汾酒集團為國有獨資公司,控股方是山西省國資委。2012年,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曾提出“200億目標”,即2015年汾酒集團實現200億元的銷售目標。可惜當年汾酒集團實現銷售收入131.84億元,未達目標。之後,在2015年底,李秋喜又再提“200億目標”:到“十三五”末,集團營業收入和資産規模分別超過200億。

  2017年2月,李秋喜與山西省國資委簽訂的三年任期經營目標責任書,核心內容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類)增長目標為30%、30%和20%,三年利潤(酒類)增長目標為每年增長25%。如因自身原因完不成目標任務,李秋喜承諾將引咎辭職。

  2019年是汾酒集團“三年目標責任書”的收官之年,備受關注的還有汾酒集團整體上市的進展。汾酒集團是以白酒生産銷售為主,集貿易、旅遊、餐飲等為一體的國家大型一檔企業,集團下屬5個全資子公司、11個控股子公司、2個分公司和1個隸屬單位;而山西汾酒是汾酒集團的核心子公司,為了實現整體上市的目標,汾酒集團煞費苦心。

  自2018年12月以來,山西汾酒頻頻發起關聯交易。山西汾酒董秘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最近在進行的這些關聯交易確有基于為整體上市做準備的考慮,但並未透露過多信息。

  山西汾酒于1994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被譽為“中國白酒第一股”。不過,山西汾酒與貴州茅臺相比,已經遠遠落後了。2018年,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分別為736.39億元、352.04億元,山西汾酒實現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分別為93.82億元、14.67億元

  截至4月30日收盤,貴州茅臺市值12235.37億元,山西汾酒市值497.26億元。山西汾酒市值僅為貴州茅臺的4.06%。

  分析指出,在白酒行業增速放緩、汾酒全國化承壓的背景下,山西汾酒的業績高速增長則充滿變數。據中國網財經報道,根據2018年年底山西汾酒公布的員工股權激勵方案顯示,山西汾酒將2021年的營收目標定在150億元左右,這較2017年至少增長150%。在業內人士看來,山西汾酒首先要實現150億的營收目標首先需要實現産品結構的高端化與市場布局的泛全國化,不過對于當久了區域性酒企的汾酒而言,全國化的形勢並沒有那麼樂觀。

  今年3月,李秋喜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集團目前已完成主業整體上市工作,將盡快實現集團整體上市。同時,三年經營目標將順利完成。

  針對上述問題,中國經濟網記者郵件採訪山西汾酒董秘辦,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汾酒集團謀求集體上市路上 曝出“開發酒”貼牌亂象

  近日媒體報道的汾酒“開發酒”亂象,讓正在謀求集團上市的汾酒集團“頭疼”。據《新京報》報道,在山西太原、汾陽等地,汾酒廠生産的股份酒,其市場批發和零售差價不大且穩定,而批發價30元一瓶的“開發酒”,對外零售價能達到600元左右。除了價格,很多不同品名的“開發酒”,包裝上雖都印有“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品”、“杏花村”等字樣,但無法查詢具體開發商和酒水生産廠名廠址等信息,更有一些不良開發商和經銷商借此漏洞,用三無散酒灌裝冒充汾酒。

  開發酒是酒圈內行才懂的一種説法。就汾酒而言,股份酒是指山西杏花村汾酒廠股份有限公司生産的汾酒,這是汾酒老廠;而集團酒則是由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其他子公司生産的酒水,它們由各個開發商自行設計包裝品名銷售,所以也稱為“開發酒”。

  上述問題一經曝光,立即引起了汾酒集團的注意。4月22日下午,汾酒集團發布聲明稱,依據集團公司去年10月開始的産品瘦身工作總體安排,針對報道中的內容進行核查。對杏花村鎮周邊商鋪存在的假冒侵權産品問題,請求汾陽市公安局、市場監督管理局依法進行查處。集團公司將大力進行整治、整改,保障廣大消費者的權益。

  據《華夏時報》報道,汾酒集團的經銷、貼牌、開發條碼泛濫已是業內公開的秘密,尤其是在大多白酒企業都在縮減條碼之際,汾酒集團更是肆無忌憚地開發貼牌産品。據悉,貼牌模式一般有兩種,一種是商標由酒廠授權,貼牌商自己運營,酒廠對産品質量問題負責。另外一種貼牌商只是打著酒廠的名義,酒廠只負責代加工産品,産品價格和質量問題,酒廠均不負責。業內認為,對于廠家來説,“貼牌”雖然可以在短時間放量,但這也存在價格較為混亂,一些貼牌價格甚至超過一線品牌。而且眾多貼牌嚴重消耗了主品牌價值。長期以來,困擾名酒廠的一大問題就是産品太多。

  “汾酒集團的開發模式,已成為白酒行業內的普遍現狀。”白酒營銷專家、山東溫和酒業總經理肖竹青表示,開發、貼牌模式對酒廠貢獻很大,放大了品牌的聲音,擴大了品牌的市場佔有率,但是帶來的負面影響則是稀釋品牌含金量。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在今年1月中國經濟前瞻論壇國企改革分論壇上,山西省國資委企業改革處處長高春毅稱,作為首批試點企業,隨著汾酒集團改革的持續深入,汾酒集團將在2019年年底通過整體上市的方式,實現集團公司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另據《華夏時報》報道,為了實現整體上市,汾酒集團不惜犧牲上市公司的優質資産帶動拖後腿的非上市公司資産。近來,山西汾酒頻頻進行溢價收購關聯資産,涉及金額3.24億元,尤其是在3月5日更是溢價238%收購集團資産義泉涌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同時,汾酒銷售公司還在3月7日下達了管控竄貨和市場亂價的現象。

  業內認為,山西汾酒超高溢價收購大股東的資産,實為接盤俠,為大股東高位套現。事實上,這些被收購的資産都是汾酒集團早幾年投資的資産,效益不佳,連年虧損,趁著山西汾酒盈利不錯,高價賣給上市公司,名為解決同業競爭,實為甩掉包袱,讓投資人接盤。

  汾酒集團未達200億目標李秋喜再立軍令狀 上市公司營收走出下滑

  2012年11月6日,汾酒集團銷售收入已經突破百億元,達到100.18億元,提前三年實現了“十二五”確定的百億目標。以至于當時李秋喜就提出要在2015年實現200億元的銷售目標。2014年12月30日,李秋喜在接受新華網專訪時再次稱,汾酒集團2020年實現200億元的目標不變。然而,汾酒集團2015年實現銷售收入131.84億元。至此,李秋喜“200億銷售目標”破滅。

  2015年12月,李秋喜透露汾酒集團“十三五”規劃目標為“兩個200億,兩個翻番”,即營業收入和資産規模分別超過200億,白酒銷售收入和利潤翻番。“200億目標”再次被重提。

  之後,李秋喜又立下了“軍令狀”。據《山西日報》報道,2017年2月23日,山西省國資委與汾酒集團簽訂2017年度及2017-2019年任期經營業績目標責任書,山西國企改革中首個目標考核“軍令狀”就此塵埃落定。責任書的核心內容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類)增長目標為30%、30%和20%,三年利潤(酒類)增長目標為25%、25%、25%;三年內完成汾酒集團整體上市;年終依據審計報告,省國資委對汾酒集團進行業績考核。

  如果完成考核目標,董事長按照規定取得報酬。對超額完成目標25%以上的,省國資委給予汾酒集團董事長特別獎勵。完不成年度經營業績目標,則解聘董事長。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鄭重承諾:“如因自身原因完不成目標任務,我將引咎辭職。”

  今年3月,《中國改革報》報道稱,李秋喜表示,2018年,汾酒集團預計營收160億元,其中白酒板塊銷售實現110億元,同比增長34%,酒類利潤預計同比增長57%。

  山西汾酒作為汾酒集團公司酒業主體,也備受市場關注。山西汾酒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2018年山西汾酒實現營業收入93.82億元,同比增長47.4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4.67億元,同比增長54.01%。

  近幾年來,山西汾酒走出了下滑趨勢。2012年,山西汾酒實現營業收入64.79億元,然而,2013年營業收入出現下滑,為60.87億元。之後2014年到2017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9.16億元、41.29億元、44.05億元、60.37億元。歸母凈利潤同樣是如此的走勢,2012年到2017年,山西汾酒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3.27億元、9.6億元、3.56億元、5.21億元、6.05億元、9.44億元。

  不過,對比貴州茅臺,山西汾酒遜色很多。2018年,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736.39億元,同比增長26.49%;實現凈利潤352.04億元,同比增長30%。2012年到2017年,貴州茅臺營業收入分別為264.55億元、309.22億元、315.74億元、326.60億元、388.62億元、582.18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33.08億元、151.37億元、153.50億元、155.03億元、167.18億元、270.79億元。

  汾酒與茅臺之爭:贏了國酒狙擊戰,輸了市值

  汾酒與茅臺曾有過不少糾葛。近年來,最受關注的就是“茅臺國酒”風波。

  2016年12月26日,國家商標局下發了關于第8377533號“國酒茅臺及圖”商標不予注冊的決定,這使得白酒企業民意有所平復。但是茅臺集團不服這一決定,向商評委提出復審申請。2018年5月25日,商評委作出決定,再度決定對這一商標不予核準注冊。7月下旬,茅臺集團向北京知識産權法院提起訴訟,起訴商評委,要求商評委撤銷不予注冊的復審決定,就不予注冊復審申請重新作出決定。除了起訴商評委,茅臺集團還將五糧液、劍南春、郎酒、汾酒等31家機構和企業列為第三人。

  2018年8月13日,茅臺集團在官網宣布放棄“國酒茅臺”商標注冊申請,撤銷訴訟申請,並向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致歉。至此,這場長達17年的“國酒之爭”告一段落。8月15日,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李保芳致信李秋喜,對之前訴訟事件做了説明並致歉。

  李保芳在信中代表茅臺集團向李秋喜和汾酒集團致歉,稱此事給當前國內白酒行業的良好發展局面造成一定影響,讓包括汾酒集團在內的兄弟企業産生了誤會。茅臺集團希望通過自身努力,讓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盡早消除,也希望通過誠意,換取兄弟企業的諒解。

  李保芳在道歉信中表示,長期以來,茅臺集團與汾酒集團同為中國歷史悠久的白酒品牌,相互補臺、相互鼓勵一直是雙邊關係的主流。李保芳期望茅臺集團與汾酒集團理性看待此事,圍繞大局、同心攜手、共謀發展,共推競合發展,把民族白酒産業傳承好、守護好,共同建設好中國白酒的美好未來。

  耐人尋味的是,針對李保芳的致歉,汾酒集團和李秋喜均未對此事進行回應。

  茅臺集團旗下的貴州茅臺與汾酒集團旗下的山西汾酒,一直被市場拿來比較。貴州茅臺除了在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方面遠超山西汾酒之外,在市值上也是甩出山西汾酒幾條街。

  3月29日,李保芳在海南提到茅臺市值時表示,提醒投資者理性看待“萬億”現象,勿盲目跟風。當天,茅臺股價最高衝至866.68元,最高市值為10887億元。直至收盤,市值仍在萬億之上。據統計,自2018年1月15日市值首次突破萬億到3月29日,茅臺共有十個交易日,誕生市值上萬億紀錄。其中,有六個交易日,到收盤時未能穩住萬億標線,有四個交易日,直至收盤,仍然保持萬億基線之上。

  貴州茅臺已穩居“萬億”市值,而山西汾酒的市值僅為貴州茅臺市值的4.06%,截至4月30日收盤,貴州茅臺市值為12235.37億元,山西汾酒市值為497.26億元。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54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