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天津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核查
2018-12-28 09:22:0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昨日,天津武清,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産業基地。“權健集團尚德體係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召開現場已經空空蕩蕩,參會的經銷商們已離開。本版攝影(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12月27日,武清區市場監督局的工作人員在權健腫瘤醫院檢查完後,準備離開。

  12月26日,在權健總部對外展覽中,展示的衛生巾産品。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昨日上午,參加“權健集團尚德體係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的經銷商們正準備乘車撤離。

  權健公司因自媒體“丁香醫生”一篇質疑文章而身陷輿論漩渦。

  12月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責成天津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對網民關注的諸多問題展開調查核實。目前,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已要求權健集團就反映的問題作出全面、如實説明,並致函“丁香醫生”,希望其提供相關線索和證據,以利于核查工作盡快完成。

  昨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總局正在了解權健産品相關情況,調查清楚事實後再進行下一步工作。

  新京報記者昨日在權健總部看到,前一日還火爆現場的“尚德體係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突然叫停,而權健總部的對外參觀內容也突然停止。

  調查組進駐權健望“丁香醫生”提供證據

  12月26日,商務部直銷行業管理中心表示:如果發現直銷未備案産品或者涉嫌傳銷,消費者可以向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舉報。而對于權健的所有備案産品,消費者可以到商務部網站進行查詢。

  27日14時許,新京報記者在權健集團有限公司總部看到,天津武清區市場質量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來到權健腫瘤醫院藥房進行檢查。

  一名執法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看到網上和媒體報道後,27日下午已檢查了權健集團有限公司總部,包括權健腫瘤醫院藥房等地,接下來將去權健旗下的其他機構了解情況。

  隨後,天津市方面表態稱,天津市委、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責成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對網民關注的諸多問題展開調查核實。目前,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已要求權健集團就反映的問題作出全面、如實説明,並致函“丁香醫生”,希望其提供相關線索和證據,以利于核查工作盡快完成。

  昨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總局正在了解權健産品相關情況,調查清楚事實後再進行下一步工作。

  電商下架權健産品 查詢專利狀態失效

  昨日,新京報記者在多家電商平臺上搜索部分“權健”産品已無相關內容,在淘寶平臺搜索權健,還可看到“紫草精油”等相關産品。

  京東回復稱,已關注到關于“權健”的相關報道,並第一時間進行全平臺核查。平臺已先行全面下架了相關店鋪及商品,並將根據最終審核結果,依法依規處理。

  蘇寧客服則表示,搜不到權健相關産品,説明店鋪已經撤資或者商品不再銷售,“可能(和權健這幾天的事)有關。”

  阿裏方面工作人員稱,天貓上並無權健相關商品銷售,“關于淘寶上的商品,我們高度重視,正在等待調查結果,將根據官方調查結果做出處理。”

  新京報記者登錄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官網查詢,其産品分為“營養保健”、“自然醫學”、“美容化粧品”、“個人護理品”、“家庭養生用品”五個大類,共計101件産品。其中包括“自然醫學”産品29件,“家庭養生用品”産品23件等,其中多個産品在廣告宣傳中有醫療效果的暗示。

  早在2014年,央視曾曝光權健保健品銷售及産品宣傳亂象,包括負離子磁性衛生巾能治前列腺炎,一雙鞋墊包治百病等問題。

  以權健“三大産品”,負離子磁性衛生巾、火療和“骨正基”保健鞋墊為例,新京報記者27日在國家知識産權局網站上查詢到,“負離子磁性衛生巾”專利于2007年由發明人束昱輝發起申請。但專利狀態顯示為逾期視撤失效。火療專利名稱為“一種用于火療的實施流程”,該項專利狀態也是逾期視撤失效。此外,束昱輝發起的六個按摩鞋墊專利中,3個專利的法律狀態顯示為終止或者撤回。

  ■ 現場

  公司展覽停止開放 兩千人大會突然叫停

  12月27日早晨,武清的氣溫接近零下10℃,原本權健集團總部大禮堂舉行的“尚德體係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突然被臨時宣布取消。此前一直對外開放的權健集團總公司的展覽內容,也突然禁止外人進入。

  公司展覽停止開放 聯歡會突然叫停

  27日上午9時,前一日還能容納兩千人的大禮堂空空如也。原本挂在樓梯處的氣球,被很多人拍照時摘下來帶走。來參會的大部分人都住在權健集團內的酒店。上午10時,從各地而來的經銷商和用戶們從大樓裏陸續走出登上大巴。

  一位來自陜西的白發老人皺著眉頭説,原本有經銷商介紹,會在當天上午看到權健集團的總裁束昱輝。但沒能等來束昱輝,等來的卻是活動已經停止的消息。“一大早我們‘老師’臨時通知大會取消了,説束昱輝老總和大領導都不在,見不到。現在中午飯都不給我們吃了。”

  另一名來自西安的經銷商李梅(化名)介紹,他們一行94人乘坐兩輛大巴車從西安到權健集團公司來參會。一年多前,她經人介紹開始使用權健,有時候拿7500元的産品很快就能銷售完,目前是五星經銷商。“五折拿貨,利潤還行。情況好的時候一個月掙五六千塊錢不是問題,相當于在閒暇時間上個班。”

  李梅介紹,自己的上級經銷商級別很高,消息也比較靈通,活動最初就知道束昱輝並不會現身活動現場。“人家那個領導級別的,不是一般人能見到的。我來開過五次大會了還從來沒有見過束總。”李梅説。

  傳銷案犯成為宣傳材料內容

  與一般酒店不同的是,權健酒店的每個房間約20平方米左右,分為3個上下鋪,可住6人。有來參會的經銷商還帶著只有三四歲的孩子。

  在酒店六層,有將要離開的人們對著走廊裏立著的宣傳內容拍照。其中曾因傳銷獲刑的孟令國赫然在列。

  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孟令國領導傳銷活動罪。檢察院指控稱,2008年4月,孟令國在天津市加入“權健自然醫學發展有限公司”以銷售“權健牌”保健品為名,要求參加者以960元購買“骨正基磁療鞋墊”等産品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按照七個層級進行傳銷活動,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計酬和返利依據。

  該案件中,孟令國係2009年初該公司成立銷售團隊“人人係統”的最高領導人,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會員5000余人,個人非法所得人民幣2319007.00元。

  法院認為,檢方指控孟令國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事實基本清楚,證據基本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應予支持。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638000元。

  而在權健自然醫學基地六樓宣傳材料中的孟令國,是權健自然醫學集團人人體係創始人,“孟子第76代傳人。”宣傳材料顯示,10年前孟令國在自己一無所有的時候定下目標要至少幫助10個人成為百萬富翁,如今他在全國各地及海外已經擁有了超過十幾萬人的銷售團隊。用他一天銷售200瓶洗發水的故事激勵會員們“只要跟對人,做對事,沒有什麼不可能”。

  經銷商曾在權健腫瘤醫院排隊取藥

  就在“丁香醫生”發表質疑權健文章的當天,23名權健集團後勤的工作人員被公司解聘。

  多名權健前員工説,消息很突然,12月18日在開會時曾接到過領導層的通知,説公司要裁員,24日當天得知23名洗碗工被全部裁員。

  從2009年左右,張芳(化名)開始在權健工作。她回憶,當時權健開會的場所還是在武清一個活動板房,她負責200多人用餐後的洗碗工作。

  2013年左右權健因火療技術被大眾所熟知,此後幾年,來開會的人絡繹不絕。最熱鬧的時候,後勤幾乎天天都需要準備這些經銷商的飯菜。權健酒店餐廳內86張桌子,每桌最多坐13人,此外還有多個包間,飯菜是九菜一湯。有時候因為來開會的人太多,只能住在外邊的酒店。

  她記得,2014年權健腫瘤醫院開張的時候,有許多經銷商都去權健腫瘤醫院拿一種抗癌産品,當時隊伍排得特別長。

  産品很火,來的人很多,但被解雇的王莉(化名)説,權健職工都可以三折的價格拿到權健的産品,但是幾乎沒人會使用這些産品。“因為我們在這裏工作,知道他們是怎麼忽悠人的。”

  王莉説,如果公司突然間隔很長時間沒有大會的話,多半是因為被媒體報道或者有負面消息。

  ■ 探訪

  權健醫院樓層空蕩 上班時間少見醫生護士

  12月27日14時,權健腫瘤醫院大廳內人並不多,天津市武清區市場質量監督管理局的幾名工作人員前來檢查。

  一名執法人員介紹,看到有關報道後前來權健公司了解情況,在離開權健腫瘤醫院之後,一行人還將去權健總部了解情況。

  昨日,權健總部附近批發火療毛巾、精油和各種權健資料的多家店鋪均閉門謝客。就在前一天,這些店鋪裏都擺滿了有關權健的相關産品和書籍。一名店老板介紹,書籍都是根據權健內部資料印制。

  在權健腫瘤醫院的大樓內,與其他醫院不同,墻上張貼著醫院領導和各種影視明星的合影,豎立著不少權健醫療的相關宣傳內容。

  盡管沒有出示身份證件,但記者依然可以順利建卡挂號,工作人員要求記者到體檢中心檢查“婦科”。與其他醫院的景象不同,整個權健腫瘤醫院樓層空空蕩蕩,上班時間卻很少看見樓內有大夫和護士。

  記者輾轉找到一名中醫門診大夫,在把脈、聽診後,醫生開出價值1600元、療程20天的中藥藥方。記者提及正在飲用一款權健牌的保健品是否有益時,中醫大夫回復“可以吃,沒壞處,但也和中醫一樣,見效比較慢。”

  一名前來看病的女士劉霞(化名)是醫院的常客。劉霞説,自己和家人用了多款權健的保健品、化粧品、牙膏等日用品。

  劉霞説,她是7500元等級的經銷商,沒有返利,“買産品到一萬多,可以返12%,逐級上漲,最多返27%,直接打到你的卡裏。”

  劉霞所述與記者獲得的一份權健內部資料內容大致相同。資料詳細地描述了權健的直銷網絡以及各種“福利”。資料稱權健借助“火療”和癌症腫瘤醫院,鋪開了400家權健直營店,是“全國最大醫療體係王國”並擁有“當今獨一無二的癌症治療手段”。

  ■ 對話

  “孩子能走能跳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癌症女童父親稱元旦後將再次起訴權健公司

  12月27日,周洋父親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他有新證據可以證明權健公司在虛假宣傳,會在元旦之後再次起訴權健公司,不僅會告權健公司虛假宣傳,而且會提供證據證明周洋是服用了權健公司的産品導致病情惡化的。

  周洋父親此前表示,2012年底,女兒周洋服用權健開出的藥物4個月後病情惡化,隨後他將權健公司告上法庭。但法院判決稱其證據不足駁回起訴。最終女兒周洋去世。

  12月26日,權健公司否認了周洋父親的大部分説法,稱係無償為周洋治病後其身體有所好轉,能走能跳,後期康復不當致病情惡化,使用的産品是中醫秘藥而非保健品。

  對此,周洋父親説: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孩子服用權健産品4個月,花費約2萬元。“能夠讓權健受到懲罰是我活下來的勇氣之一。”

  新京報:你決定何時再起訴權健?

  周洋父親:元旦後。

  新京報:再次起訴有什麼新的證據嗎?

  周洋父親:有。我現有的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權健公司)在虛假宣傳,孩子(周洋)在服用他們的藥之後,病情在惡化。

  新京報:2015年你起訴權健公司的時候,有提到周洋在服用權健的産品之後病情惡化這點嗎?

  周洋父親:沒有,當時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要求他們(權健公司)刪除虛假宣傳。

  新京報:一審敗訴之後,為什麼沒有繼續上訴呢?

  周洋父親:因為那個時候孩子的病情變重,我沒有時間去上訴。

  新京報:周洋過世之後,你和你的家人目前生活狀況如何?

  周洋父親:堅持活下去吧!能夠讓權健受到懲罰是我活下來的勇氣之一。

  新京報:昨天,權健公司説周洋經過他們的治療之後能走能跳,這是真的嗎?

  周洋父親:謊言,徹頭徹尾的謊言。

  新京報:當時周洋用了權健公司的藥多久?

  周洋父親:差不多4個月的時間。

  新京報:在服用權健公司産品期間,周洋的身體狀態如何?

  周洋父親:我説他們(權健公司)虛假宣傳,是因為孩子每半個月都要到北京的三甲醫院做一次檢查,數據會説話。最明顯的就是周洋的腫瘤標志物在上升,當時我們也懷疑權健的藥了,也給他們打了電話,他們説這是病情好轉的反應。最後,腫瘤標志物大幅上升,然後病情惡化,血小板歸零。

  新京報:在服用權健産品的4個月裏,周洋還在每半個月去醫院檢查一次是嗎?

  周洋父親:對。

  新京報:周洋服用權健公司的藥4個月,總共的費用是多少?

  周洋父親:兩萬塊左右。

  記者 康佳 張彤 周世玲 閻俠 倪偉 蔣鵬峰 實習生 張慧 馬聰驁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忻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瑞雪迎新年
瑞雪迎新年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香溪長江大橋主橋合龍
香溪長江大橋主橋合龍
福建霞浦:漁民海上忙冬播
福建霞浦:漁民海上忙冬播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1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