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金錢豹到俏江南:餐飲品牌怎就“噎住”了
2017-07-11 07:50:5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論是金錢豹,還是俏江南,當年經營者的決策風格、行事路數,都曾嘗試用資本故事套牢股民,遺憾的是,這樣的邏輯已經行不通了。

  7月9日,北京市翠微廣場五層的金錢豹關閉了最後一家門店,門店前圍滿了前來討要退款的消費者。而金錢豹的老夥伴也不輕松,俏江南從張羅豪華宴最後轉為賣盒飯,餐飲業的巨頭品牌在“暴飲暴食”後卻“噎住”了,這是為什麼?

  浮躁的餐飲業迫不及待拜倒在資本石榴裙下,或許是其洗盡鉛華後領悟的教訓。俏江南是中國傳統餐飲與資本市場博弈的一個突出樣本。中國餐飲企業一開始規模較小,且多為地域性企業,想要做大做強,必要借助資本助推。張蘭曾野心勃勃地要擴張地盤,但風投資本一紙“對賭協議”最終將張蘭推向有可能被逐出俏江南董事會的懸崖邊上。迫于無奈,張蘭選擇移民。2012年11月,張蘭被曝已于當年9月17日注銷了戶籍、變更了國籍,落戶加勒比島國。

  金錢豹也是資本大鱷的犧牲品。公司貪圖資本力量,沒有把握自身發展節奏,頻繁易主,例如2011年7月下旬,金錢豹被歐洲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集團安佰深以15億元價格收購;2015年,金錢豹國際美食匯的股權再度易主。當年6月初,香港上市公司嘉年華集團公告稱,以2.53億港元價格收購了金錢豹99.9999%股權,兩次轉讓價格對比懸殊,金錢豹身價大幅縮水。

  除此以外,盲目擴張則是餐飲品牌迅速墮落的直接原因。在一定程度上,金錢豹虧損嚴重的格局,也和金錢豹的急于擴充門店且堅持高端路線,致使總成本支出大漲有關,新門店開在北上廣深以外的非一線城市中,消費力不足造成入不敷出式虧損,加上主打海鮮的金錢豹面臨海鮮難保存、高損耗的原材料高成本問題。

  再看俏江南,按照張蘭設想,從2010年開始,俏江南希望通過資本運作與海外收購,在3至5年內開設300至500家俏江南餐廳,每年開出新店100家左右。這樣的速度,必然加大俏江南運營成本,攤薄商業利潤。

  與此同時,沸沸揚揚的負面新聞更是掏空了餐飲品牌信譽,衰敗只是時間問題。從高端餐飲的標桿跌落到大眾餐飲品牌,俏江南最近一次引發巨大關注是在今年3月,其一家長沙門店被曝出黑廚醜聞,用做菜的鍋洗掃把、把死魚當活魚賣、菜品回收再利用等一係列觸目驚心的醜聞讓品牌大打折扣。而金錢豹從2015年開始菜品質量下滑得厲害,魚不夠新鮮,水果也不好吃,帶來的負面效應是來就餐的人也少了很多。

  其實回過頭來看,無論是金錢豹,還是俏江南,當年企業掌門人決策的風格、行事的路數,都曾嘗試用一些資本故事套牢股民。遺憾的是,這樣的邏輯已經行不通了,無論是反腐風暴,還是市場秩序匡正,都在把企業逼上陽關大道。資本遊戲的套路早已指望不上,老老實實苦練內功,精心打造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才是首位。畢竟,唯有拿出過硬産品,細嚼慢咽才能吃得好,膨脹的資本欲望沒有足夠實力予以消納,只能得到“噎住”的結局。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病夏治”正當時
    “冬病夏治”正當時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96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