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數千人淘寶眾籌櫻桃樹急呼上當
2017-07-05 09:05:27 來源: 金陵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衝著“十年園主夢”,數千網友參加了淘寶眾籌的“129元眾籌一棵櫻桃樹,十年內每年4斤櫻桃包郵到家”眾籌活動。不料,才收到一年的櫻桃,發起方就宛如人間蒸發了,讓這些支持者叫苦不迭。方興未艾的網絡眾籌正遭遇信任危機。

  盼望中的櫻桃蹤影全無

  網友向《金證券》記者出示的頁面顯示,這個名為“眾籌一片櫻園”的眾籌項目于去年2月初推出,原本的眾籌金額為5萬,但最終累計資金達到119.2萬元,支持人數高達8902人。

  該項目介紹稱,如果支持金額49元,將獲得49元代金券,在櫻桃剛剛上市就能嘗到美味; 支持金額129元,成為一棵櫻桃樹的主人,每年在家坐等櫻園收成,同時園主一年後可轉讓自己的櫻桃樹,當時一棵櫻桃樹的參考價為380元左右;如果支持金額198元,除了享受以上的福利外,還可每年返還2公斤櫻桃,按照櫻桃價格每斤38元計算,10年將返還價值約1520元的櫻桃。如果支持金額569元,15年將返還價值約2280元的櫻桃。

  發起方除了強調這樣的投資相當劃算外,還説出了自己的情懷和夢想:自己是讀了四年大學的農村孩子——楊金康,大學畢業後,義無反顧地回到了村裏,一心為像父輩一樣的農民找出路。村裏有近千畝種植5年的櫻桃樹,但因缺乏技術人員管理和資金周轉一直荒廢在山上,為此發起此次眾籌。發起方同時出具了當地鎮政府和村委會關于支持開展“辛莊櫻桃”淘寶眾籌的相關證明。

  網友願意參與眾籌的理由也相當簡單:花費不多,成就他人夢想的同時,自己也能過把當園主的癮。

  據了解,該眾籌活動的回報時間為每年5月初-6月底,在2016年的這個時間段裏,支持人確實陸陸續續地收到了櫻桃。可是,眼看著今年6月就要過去了,盼望中的櫻桃卻是蹤影全無。

  “眾籌風險論”無法脫責

  《金證券》記者了解到,“辛莊櫻桃”眾籌活動起初有微信公眾號適時播報活動進展,此前公眾號還表示,6月15日之前將發完之前核對好信息的客戶,但是6月11日後該公眾號開始停止更新。這些支持人聯係相關客服,已是無人回復。

  昨日,記者進入“辛莊櫻桃”眾籌項目維權群,有網友顯得無奈,“我買了十份,一共一千多塊錢。”

  目前,這些支持人正在通過撥打淘寶消費熱線和各地消費者投訴熱線,尋求解決方案。據這些支持人透露,淘寶眾籌方面給出的回復是“大學生投資失敗了,保證金已經賠付完了,我們也沒辦法,我們只是一個平臺。”

  昨日,記者也就此聯係淘寶公關部門,相關人士回復,賠付金額已經申請下來,消費者可以在售後通道申請賠付。對此,電商評論員魯振旺表示,“這個眾籌就是障眼法,根本不可能每年返還四斤櫻桃,否則那就賠死了,所以只能拿著十年做幌子。送一年,賺了就撤了,頂多賠保證金,也才一千塊。”

  《金證券》記者注意到,該眾籌網頁上有一則風險提示:眾籌並非商品交易,項目存在一定風險,如項目籌款成功但發放回報出現問題,您可申請退款退回支持金額(一次性支付,按項目組織者約定比例以首筆款+尾款方式付至項目組織者賬戶)中的尾款部分,而首筆款部分由于已被項目組織者使用,退還首筆款事宜需要您與項目組織者自行協商,您可能會承擔首筆款無法退回的損失。

  有支持人直言,眾籌是有風險,但如果其中涉及到欺詐和虛假宣傳,發起人就不應當輕易脫責,“我們會繼續追究下去。”

  實際上,近年來方興未艾的網絡眾籌,已經異化成一場吐槽大會。不少網友表示,“前段時間參加一個鹹鴨蛋的眾籌,説好的是鹹鴨蛋,結果寄來的是一小包鴨蛋黃………”、“眾籌的耳機,收到的還不如地攤上的”、“眾籌了幾千元,感覺就是交了一大筆‘智商稅’。”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大多是因為信息不對稱、募集款的管理和後續走向不透明,讓投機分子鑽了空子。因此,相關平臺和部門應加強監督。一方面,提高網絡眾籌的準入門檻,對發起人的身份信息、眾籌信息等嚴格審核把關;另一方面,對眾籌款的使用不妨引進第三方進行監管,對款項數目、用途和走向予以公開,防止籌非所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華盛頓舉行獨立日遊行
    華盛頓舉行獨立日遊行
    秦嶺藥子梁羚牛成群
    秦嶺藥子梁羚牛成群
    清涼一“夏”
    清涼一“夏”
    “絕壁畫廊”巫山小三峽盡展南國綠意生機
    “絕壁畫廊”巫山小三峽盡展南國綠意生機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65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