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投教基地 > 正文

在線教育行業亂象頻現:1元打折課程背後是“空手套”?

2020年08月13日 08:31:43 來源: 證券日報

  在線下教育因疫情原因而無法開課的大環境下,在線教育賽道迎來了爆發期。各路資本競相涌入在線教育領域。

  然而,在《證券日報》記者跟蹤調查多個在線教育平臺後發現,由于在線教育的門檻較低,行業並無規范的制度出臺,導致行業亂象頻頻出現,渾水摸魚、騙子機構跑路、退費難等狀況頻發,不斷挑戰“寶媽”們的神經。

  暑假期間,是在線教育平臺招攬學員的寶貴窗口期,各大在線教育平臺開啟了“拉生源”大戰。

  低價課程上演退費難: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為了調查在線教育的行業亂象,近日,《證券日報》記者通過一直被寶媽們推崇的“天空樹”微信公眾號獲得了一個在線教育的入群二維碼。為了加強宣傳,該在線教育群打出了4天免費教學的旗號。

  在入群之後,記者又不斷被要求加語文、英語、數學、編程等各種大群,還另外需要加各門課程老師的微信,包括課程助理等微信。

  “倣佛進入迷宮一樣,被各種信息狂轟亂炸,具體什麼流程根本搞不清楚。”一位家長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遇到這種情況一般選擇退群。

  更讓記者瞠目結舌的是,該群似乎還有其他線上教育的“臥底”,他們以免費或低價授課為誘餌,讓眾多進群的寶媽掃二維碼。雖然該群管理員及時將其踢出群,但還是有眾多寶媽被拉入了該群,記者也是其中一員。

  記者發現,該群除了推廣免費課程外,還有所謂的“1元打折課程”。對于這種課程,也有不少家長懷著佔便宜的心裏購買。但幾天後,有家長發現並沒有被安排課程。客服則回應:學生太多暫時無法安排。這一回復引起了家長們的質疑,所謂的線上教育是否真實存在?甚至認為這是一個騙子群。

  “客服一直表示課程安排已滿,上課需要等候。但再等候下去就要開學了,還上什麼暑期班?”一位報名1元打折課程的寶媽認為,“如果這種騙子多成立一些類似的群,每人1元錢的話,聚在一起也將是一大筆收入。”

  除了上述案例外,在線教育平臺推出的低價課程,如9.9元、49元等優惠課程,同樣讓家長叫苦不迭。

  一位報名斑馬英語AI課的家長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在參加團購報課之後,發現課程不適合孩子,于是咨詢是否可以退課。但斑馬英語的客服回應稱:“這屬于福利課程,購課三天後就不能選擇退課。福利課期間也沒辦法更換級別課程。”

  據記者了解,打時間差、退費難,成為眾多在線教育平臺有意“挖的坑”。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這要看消費者和在線教育機構所達成的協議。雖然在線教育機構是低價獲客,雙方也應該明確權責,包括出現退款的情況如何處理。很多消費者在購課的時候並不注意這些條款,這也會導致退費難的情況出現。

  在線教育野蠻發展

  行業監管需持續加碼

  事實上,針對目前在線教育平臺存在的種種亂象,不少寶媽們卻投訴無門。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在線教育領域上演的亂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消費者維權意識薄弱。

  據了解,8月5日,中國消費者協會就曾發布分析報告指出,受疫情影響,教育培訓類投訴有所增加。其中,在線培訓服務亂象頻現。

  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報告總結了在線培訓方面消費者投訴的主要問題。其中包括:一是部分培訓機構存在售前虛假宣傳、虛假承諾現象;二是在培訓協議中排除消費者權利、加重消費者責任或者免除自身責任;三是一些培訓機構誘導消費者辦理貸款支付培訓費用,消費者因培訓質量問題要求退款時,以各種理由拖延、拒絕,消費者仍要還貸,且利息很高。

  事實上,在政策鼓勵大力發展新興消費的背景下,在線教育市場持續增長。巨額資金也紛紛涌入該市場。一時間,在線教育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回顧今年3月份,猿輔導完成10億美元的巨額融資,創出教育行業最高記錄。6月29日,K12(基礎教育階段)在線教育的頭部企業作業幫宣布完成7.5億美元E輪融資。世紀證券介紹,7月份,教育行業共有8起投融資事件,其中一半集中在戰略融資。進入8月份,在線數理思維教育品牌火花思維完成最新一輪融資,融資金額達1.5億美元。

  而與此同時,數據顯示,今年以來,A股在線教育概念股板塊,12家上市公司股價漲幅超50%,其中科斯伍德、中公教育等上市公司漲幅超90%。

  資本的追崇和市場的火爆,無不説明了在線教育的未來市場前景廣闊。但是,該行業仍處于野蠻發展階段,相關的規則和制度也並不成熟。

  不過,監管正在加碼。為規范校外培訓機構服務行為,化解校外培訓收退費糾紛,保護合同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今年6月份,國家教育部辦公廳、全國市場監管總局辦公廳根據聯合制定了《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服務合同(示范文本)》。

  記者了解到,示范性合同文本明確了培訓退費條款。包括乙方在培訓班正式開班前何時或開班後何時可提出退學,有權要求全額退費。並列出由于乙方的原因申請提前退學的,雙方可約定的退費方式。由此,退費條款被明確,培訓機構不能再渾水摸魚,以事先約定不清晰為由,拒絕學員監護人合理的退費訴求。

  熊丙奇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從以往發生的培訓者與提供培訓的機構的糾紛看,合同不規范,培訓機構與培訓者的權利、義務不清晰,培訓機構單方面提出“霸王條款”,利用家長維權意識不強,引誘家長簽訂違反有關國家規范培訓機構規定的合同的情況普遍存在。

  “這導致培訓者與培訓機構的糾紛不斷,而培訓者想依據合同維權時,才發現合同本身有漏洞或機構設置的‘陷阱’,于是出現‘維權難’的狀況。而《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服務合同(示范文本)》可以有效解決這些問題。”熊丙奇表示,“示范性合同,也為學生家長提供了一份有用的選擇培訓機構、維權的指南,會讓家長變得理性、成熟。”

【糾錯】 [責任編輯: 閆雨昕 ]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920112636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