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投教基地 > 正文

千山藥機步入退市整理期 5萬名股東脫困恐無望

2020年08月06日 08:18:54 來源: 上海證券報

  8月5日,千山藥機變身“千山退”復牌,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

  對于已因千山藥機暫停上市被“關”超過15個月的約5萬名股東來説,公司股票的復牌並不意味著其脫離“泥潭”:千山藥機在退市整理期首日僅僅成交了一手,成交額343元,144萬手賣單挂在跌停板上無人問津。

  自2018年初起,千山藥機陷入困境:債務訴訟紛至沓來,實際控制人股權遭司法凍結並跌破平倉線,證監會立案調查,控制權轉讓失敗,定增終止,上市公司部分賬戶及所持子公司股權被凍結,股價連連大跌。千山藥機及其實際控制人一起處于資金鏈緊張之中。

  在出事之後,千山藥機董事長劉祥華曾向記者表達過他的反思——杠桿猛于虎,上市公司債務應該合理,要主動降杠桿,大股東股票質押要“悠著點”。

  步入退市整理期

  曾幾何時,千山藥機主營大健康産業,涉及制藥機械及其他包裝機械等智能裝備、醫療器械、醫藥包材産品以及圍繞慢病精準管理開展的一係列醫療服務。

  千山藥機一度是“明星股”,市值最高逼近300億元。目前其市值僅在12億元上下,且前路渺茫。

  今年6月30日,千山藥機披露姍姍來遲的2019年年度報告,暫停上市後首份年報盡是壞消息,從而觸發退市。

  年報顯示,利安達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為千山藥機2019年財務會計報告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同時,千山藥機2019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産約為-25.79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7.85億元。

  根據公告,千山藥機于7月14日收到深交所《關于湖南千山制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終止上市的決定》,根據相關規定,公司股票于8月5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退市整理期為30個交易日,預計最後交易日期為9月15日。

  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個交易日,深交所將對千山藥機股票予以摘牌。同時,深交所創業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請。因此千山藥機股票退市後,將不能重新上市。屆時,千山藥機股票將轉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進行股份轉讓。

  受累于兩大問題

  在深交所決定千山藥機終止上市後,各方也基本放棄了對其的解救,隨之而來的是千山藥機資産拍賣與子公司破産。

  8月初的公告顯示,千山藥機名下位于長沙縣星沙鎮板倉路以東的一宗土地及三棟房産,被長沙縣人民法院置于阿裏司法拍賣平臺上進行公開拍賣。本次拍賣的土地、房産總計評估價值7460.5萬元,成交價5442萬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千山藥機被法院公開拍賣的土地及房産為公司主要辦公地點及生産場所之一,千山藥機將失去標的資産的所有權,拍賣款用于抵償債權人的相應債務。

  同在8月初,千山藥機公告稱,接到子公司上海千山遠東制藥機械有限公司的通知,債權人上海康茂勝自動控制有限公司已向上海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千山遠東進行破産清算。據介紹,千山遠東長期虧損,目前已資不抵債。截至2020年6月30日,千山藥機對千山遠東的應收款項為1億元左右。

  千山藥機退市有“步子邁大了”、“杠桿猛于虎”的原因,但其自身也存在兩大問題。

  首先,業績造假嚴重。去年12月初,千山藥機公告,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經調查認定,千山藥機2015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千山藥機虛構銷售回款、虛減應收賬款及壞賬準備、虛增銷售收入,導致2015年度利潤虛增7950.53萬元,佔當年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95.76%;2016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千山藥機虛增在建工程、虛減應收賬款及壞賬準備、虛增銷售收入,導致2016年虛增利潤總額3.57億元左右,佔當年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60.05%。

  其次,千山藥機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實際控制人之一的劉祥華及其胞弟劉華山,控制本人及陳順華、湖南康都制藥有限公司祁陽分公司、湖南新五洲醫藥包裝有限責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等銀行賬戶,實際違法佔用千山藥機資金余額10.1億元。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919112633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