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遞最後一公裏”為何頻現二次收費?
2019-09-03 08:17:00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電商都包郵了,取件卻要交兩三元保管費”“招呼都不打就放快遞櫃了,一超時就得收好幾元的費用”……

  近年來,隨著電子商務和快遞物流的發展,“快遞最後一公裏”日漸發力,無論是配送效率還是網點覆蓋都得到了較大提升。但近來,在快遞末端,消費者取件頻頻遭遇二次收費的情況引發社會熱議。

  “快遞最後一公裏”究竟落地如何?城市中的智能快遞櫃究竟方便了誰?廣大農村地區又該如何解決配送范圍大與收費低的矛盾?

  智能快遞櫃現“應用痛點”

  “網購的書沒給我打電話就放快遞櫃了,等我發現時已經過了好幾天了,收了我5元的超時費。”家住北京朝陽的萬女士經常遇到快遞小哥不打電話通知就將包裹放進快遞櫃的情況。因平時工作忙碌而經常被收取超時費的她很是無語:“不是已經開始實施《電子商務法》了嗎,怎麼快遞還是不經允許,就擅自放快遞櫃呢?”

  在城市裏,日漸增多的智能快遞櫃是近年來為解決“快遞最後一公裏”應運而生的新事物。由于解決了快遞到的時間不確定、收件人平時上班不在家、快遞小哥難以長時間等待等問題,智能快遞櫃剛一出現就得到了消費者和快遞員的一致好評。

  《2019年中國快遞末端服務創新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目前,全國主要企業投入運營快件箱27.2萬組,快件箱保有量較上年增長6.6萬組,通過快件箱遞達的快件佔8.6%,為43.6億件,同比增長55.7%。

  然而,隨著快遞櫃的應用普及,消費者的抱怨越來越多。“不經過我同意就把包裹放快遞櫃最煩了!”“要收費的話我寧願快遞小哥把包裹放門衛”……記者採訪發現,很多受訪消費者對于快遞櫃的使用體驗並不好。

  與此同時,“不經同意就投向快遞櫃”“投遞後不及時通知取件”“超時取件收取費用”等問題頻發,也使得智能快遞櫃的使用效率大打折扣。

  《報告》顯示,2018年,主要快件箱運營企業的格口使用率為0.57次/日。而2017年,這一數字為0.62次/日。《報告》認為造成此種情況的原因有兩點:一是新進入的社區消費者自提習慣還有待培養,二是快件箱的整體布局還有提升空間。

  快遞下鄉遭遇“成本難題”

  近年來,快遞業在廣大農村地區布局逐漸完善,網點日益密集。然而,由于投遞范圍廣、人口分散、件量少、距離遠等因素,不少鄉鎮、農村的快遞網點面臨巨大的成本壓力,因此不得不向消費者二次收費。

  “快遞在我們村不設配送點,我們都得去縣城的網點上取快遞,去晚了還要收取兩三元的保管費。”家住甘肅省隴南市某鄉鎮的董先生坦言,居住分散且快遞量少確實給配送帶來一定難度,但收取保管費還是讓人感到很鬱悶。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近幾年快遞價格不斷降低使得很多鄉鎮快遞網點運營困難,因此不得不通過二次收費確保盈利。

  “鄉鎮投遞完全就是虧本。”在調查中,多名鄉鎮快遞代理點負責人反映,代理點要出人出車出油將快遞遠途拉回農村地區,但快遞公司的普遍做法是只為每件快遞補貼1元。一位代理點老板説,“農村件往往每次只有二三十件左右,人車油成本一出,還有門面成本,不收錢誰做得下去?”

  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快遞平均單價為12.24元,與2008年27元的平均水平相比近乎“腰斬”。前端快遞費不斷壓低價格,末端網點派送費用又不夠。數據顯示,2018年,申通單件派費收入為1.69元,圓通為1.37元,韻達為1.82元。

  據悉,安徽、陜西、四川、福建、貴州、湖南、遼寧、江西等省份均有城市反映派費降低已經成為影響當地末端服務的重要因素。在高成本面前,快遞下鄉步履沉重。

  整治:城市鄉鎮齊發力

  針對快遞末端服務二次收費行為,國家郵政局從8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清理整頓專項工作。截至目前,各地郵政管理部門已開出行政“罰單”118張,罰款金額127.3萬元。國家郵政局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加大快遞末端服務違規收費清理整頓工作力度,對快遞二次收費零容忍,堅決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和快遞市場良好秩序。

  與此同時,更深層次的機制性引導辦法也即將出爐。“我們認為快件箱是非常好的解決城市‘最後一公裏’難題的手段。”國家郵政局副局長劉君日前表示,當前快件箱建設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為此,國家郵政局出臺了《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將于10月1日起正式施行。

  針對智能快遞櫃“應用痛點”,《辦法》規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應徵得收件人同意,投遞快件後也應及時通知收件人。“在使用的過程當中,我們要求快遞企業要最大限度地爭取用戶意見,求得用戶的滿意。”劉君説。

  在鄉鎮,為跨越成本障礙,進一步下沉服務網絡,很多企業選擇抱團發展,通過“郵快合作”“快快合作”“交郵合作”增強實力,搭建深入村鎮的共同配送網絡。

  記者採訪了解到,在一些農村地區,各快遞企業共同成立電商公司,其物流共同配送中心得到政府的補貼。不僅緩解了入不敷出的問題,還建設了新的快遞服務點,服務范圍進一步擴大。在操作模式方面,把原來各企業分散的分揀中心統一集中後,同一個區域、不同企業的快件由同一名快遞員完成派送。資源整合後,單件快遞的綜合投遞成本下降0.2元。(記者 甘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9191124952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