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正值“3·15” 多起證券維權案件開庭審理
2018-03-17 08:55:09 來源: 證券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15日,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在此之前,涉及A股市場中多家上市公司的證券維權案件相繼開庭審理:3月9日,超華科技投資者索賠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首次開審;3月9日,ST慧球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如期開庭審理;3月14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第二十五法庭開庭審理方正科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

  “不止是普通消費者,證券市場的投資者也應該依法進行維權。”有證券維權律師表示,隨著證監市場監管的不斷趨嚴,投資者也應該提升全面知權、積極行權、依法理性維權的意識。

  ST慧球案開庭

  受損投資者仍可索賠

  備受各界關注的小股東訴ST慧球(600556)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又有新進展。記者從代理了多名原告的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國華律師處了解到,該案于3月9日上午8點半在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第四法庭如期開庭審理。原、被告各有兩名律師出庭,庭審持續2個多小時,雙方圍繞虛假陳述實施日、揭露日以及投資者損失是否係統風險等其他因素導致均存在多處分歧,並就此展開辯論,法院並未當庭宣判。

  “例如,第4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提起的訴訟,原告認為實施日為2016年4月26日,揭露日為2016年8月26日,對此被告均不予以認可,被告仍然認為2016年7月20日為實施日,2017年2月24日為揭露日。”劉國華律師説。

  另外,關于投資者的損失與被告的虛假陳述行為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原、被告雙方更是分歧巨大。原告方認為被告公司股價的下跌,完全是因為被告虛假陳述造成的,被告理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被告則提交了ST慧球2016年半年度報告、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半年度報告以及廣西板塊、ST慧球、軟件服務板塊等K線圖作為證據,試圖證明股價下跌是因為公司治理水平和管理層質量、財務狀況不佳,而且至少還有30%是因為係統風險造成的。

  “原、被告雙方諸多分歧點最終尚需法院判定,法院並未當庭宣判。”劉國華律師説,根據庭審等情況,索賠條件調整為在2014年12月29日至2016年1月8日期間買入ST慧球股票,並且在2016年1月9日之後賣出或繼續持有股票的受損投資者;2016年7月20日至2017年1月10日期間買入ST慧球股票,並且在2017年1月10日之後賣出或繼續持有股票的受損投資者;2016年4月27日至2016年8月25日期間買入ST慧球股票,並且在2016年8月26日之後賣出或繼續持有股票的受損投資者。

  方正科技案開庭

  3月14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第二十五法庭開庭審理方正科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原、被告各有一名律師到庭,雙方圍繞投資者損失與方正科技的虛假陳述行為之間是否有因果關係展開了辯論,法院並未當庭宣判。

  據劉國華律師介紹,由于原、被告在多個問題上達成共識,庭審持續不到一小時即告結束。原、被告均認可2015年11月20日為虛假陳述揭露日,基準日為2016年1月5日,基準價為6.42元。原、被告雙方爭議的焦點是投資者的損失與方正科技的虛假陳述行為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

  “原告認為,根據《司法解釋》第十八條的規定和原告的對賬單,原告在虛假陳述實施日至揭露日期間買入方正科技股票,且在虛假陳述揭露日及以後,因賣出該證券發生虧損或者因持續持有該證券而産生虧損。原告的損失與被告的虛假陳述之間顯然存在因果關係,被告應當全額賠償原告損失。”劉國華律師説,被告則認為,方正科技的行為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虛假陳述司法解釋規定的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重大虛假陳述,不會誘導投資者作出買賣方正科技股票的交易決策。原告即使存在投資損失,也是由證券市場係統風險和方正科技經營情況惡化等非係統風險因素疊加造成的,屬于正常的市場風險,與方正科技的信息披露違法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係,依法不應當由方正科技賠償。

  劉國華律師認為,被告需要證明産生證券市場係統風險的事由存在,且該事由對股票市場産生了重大影響,引起全部股票價格大幅度下跌,導致了係統風險發生;證券市場係統風險與原告的損失之間具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明確原告哪一部分損失是被告虛假陳述造成的,哪一部分損失是證券市場係統風險其他因素造成的。如果被告無法完成上述舉證責任,則應當對投資者因其虛假陳述而産生的所有損失予以賠償。

  “根據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方正科技的公告等材料,在2004年1月1日至2015年11月19日期間買入方正科技股票,並在2015年11月20日之後賣出或持有該股票的受損投資者,仍可向方正科技等虛假陳述行為人提起訴訟索賠。”劉國華律師説。

  上海高院判決

  安碩信息案投資者勝訴

  近日,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投資者訴安碩信息(300380)證券虛假陳述索賠案傳來捷報,首批投資者已經收到上海高級法院二審勝訴判決,預計不久可以拿到賠償款。

  原告代理律師之一、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厲健表示,作為昔日“股王”,安碩信息股價從2014年4月30日28.30元上漲至2015年5月13日450元,漲幅為15.9倍。此後股價一路下滑,到2015年9月初,暴跌幅度高達80%左右,投資者損失慘重。

  2016年12月,安碩信息發布公告稱因涉嫌誤導性陳述,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司法解釋,上市公司因虛假陳述導致投資者權益受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據了解,2017年2月,厲健即代理孫姓投資者等人向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安碩信息索賠。2017年10月,上海二中院認定:根據證監會生效行政處罰,安碩信息構成了誤導性陳述,同時法院酌情扣除股指熔斷期間係統風險造成的投資者損失30%,判決安碩信息按損失認定金額的70%賠償孫姓投資者等人。此後,安碩信息不服判決提起上訴,2018年3月12日上海高院對孫姓投資者等案件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海高院終審判決投資者勝訴,極大地鼓舞了投資者依法維權的信心。安碩信息當時股東有24500人,目前僅100余投資者起訴,提醒符合條件的投資者切勿錯過索賠末班車。如果投資者不起訴,公司不會主動賠償。”厲健律師提醒説,根據生效判決,安碩信息索賠條件是在2014年5月27日至2016年6月14日期間曾買入安碩信息股票,並在2016年6月14日後賣出或繼續持有該股票的受損投資者,可以起訴索賠。

  投資者索賠應提供身份證復印件、證券開戶信息查詢單、加蓋證券公司營業部印章的股票對賬單原件(首次買入該股票至2016年6月底)、詳細聯係方式。

  超華科技案首次開庭

  3月9日上午,超華科技投資者索賠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首次開審。據悉,當天開庭一直持續至中午1點,庭後雙方均同意調解,法院給予雙方一個月的調解期限。

  參與此次庭審的原告投資者代理律師之一、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謝良律師介紹,在3月9日上午法院合並審理的32名投資者訴超華科技索賠案中,其代理24名原告投資者向法庭陳述了意見,僅這24名原告投資者損失共計455萬元,其中兩名投資者單個損失超百萬。

  庭審中,超華科技和多數原告投資者均認可該案虛假陳述實施日為2015年4月29日,揭露日為2017年9月5日,基準日為2017年11月20日。雙方目前存在的主要爭議在于該案虛假陳述是否構成重大性、是否應扣除係統風險以及損失計算方法等問題。

  據了解,超華科技一方認為該案虛假陳述不具有重大性。投資者一方則認為,《證券法》第六十九條關于虛假陳述的賠償條款中並未規定以重大性為前提,再者年報本身就屬于重大事件,被告超華科技在2014年年報中虛增利潤的行為屬于性質惡劣的財務造假行為,如果沒有重大性也不會遭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而且,被告虛假陳述揭露日當天股價跌停,之後又繼續下跌,顯然被告虛假陳述對股價産生了重大影響。

  此外,超華科技認為,該案應參考佛山照明案扣除係統風險的公式扣除係統風險,而投資者一方則認為,如果按照佛山照明案扣除係統風險的公式,部分原告扣除係統風險為負值,這就意味著還可以增加索賠金額,這顯然與司法解釋規定不一致,也證明該公式不具有普遍適用性。事實上,該案揭露日之後至基準日,超華科技股票下跌幅度高達19.9%;而同期深圳成指和中小板指數均是上漲,此外,廣州中院此前審理的勤上光電案以及北京高院二審前不久剛剛判決的京天利案等均未扣除係統風險。

  謝良律師表示,根據《證券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並參照類似案件,超華科技的索賠條件或為:在2015年4月29日至2017年9月4日期間買入,且在2017年9月5日之後賣出或持有超華科技股票虧損的投資者。記者 孫憲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8年香港花展開幕
2018年香港花展開幕
杭州西湖龍井春茶開採
杭州西湖龍井春茶開採
春來花盛開
春來花盛開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700129831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