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皇臺酒業6700萬元庫存酒怎麼就沒了
2018-01-31 08:58:55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到要發布財報的當口,上市公司的荒唐事就集中曝光。

  1月30日,皇臺酒業公告提示庫存成品酒嚴重庫虧。皇臺酒業稱,經財務部牽頭對庫存商品、財務狀況進行盤點和清查,發現公司庫存成品酒出現嚴重庫虧,涉及金額約6700萬元。查詢皇臺酒業産品價格,“失蹤”的庫存可對應約100萬瓶酒。

  有白酒行業人士指出,成品酒儲存不當、發生泄漏都有可能,“但這種(規模的損失)可能性極小,不排除失竊或監守自盜的可能。”一家酒業上市公司的負責人也向上證報記者表示,規范運作下,財務部門一個季度會進行一次盤點;另外,“庫房管理部門也會自行安排不定期盤點”。

  種種跡象顯示,“丟酒”的皇臺酒業已長期陷于管理缺位,但直到今年1月末才公告發現問題。對此,皇臺酒業相關人士1月30日回應稱,事情正在調查核實中,暫不便透露任何訊息。

  荒誕:庫存酒突然不見了

  因負面消息不斷,皇臺酒業股價近日大幅下挫,公司1月31日的異動公告強調:“近期本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內外部經營環境未發生重大變化。”而根據此前一天的公告,皇臺酒業已成立了以財務部為核心的核查領導小組,正在核查庫虧原因,待查明原因後另行公告。

  “經營正常”之下,這麼多酒咋説沒就沒了?皇臺酒業公告語焉不詳,投資者有諸多問題待解。

  其一,庫虧的是什麼酒?

  據皇臺酒業披露,公司主營白酒和葡萄酒的生産和銷售。2017年半年報顯示,皇臺酒業的糧食白酒板塊營收約3335萬元,葡萄酒板塊收入180萬元,番茄制品板塊收入286萬元左右。酒業人士表示,白酒、葡萄酒庫虧皆有可能。“從皇臺酒業收入比重看,白酒的可能性更大,同時也可能包含部分葡萄酒。”

  其二,庫虧的6700萬元成品酒佔到皇臺酒業2017年9月末存貨額的近40%,損失比例之大行業罕見。據披露,2017年前9個月,皇臺酒業營業收入剛過4000萬元,同比大降72.65%,虧損6740萬元左右,虧損額同比有所減少,但期末凈資産為-2247萬元。依照酒企會計處理原則,庫存成品酒在完成銷售前按存貨計。2017年9月末,皇臺酒業存貨約1.68億元,本次庫虧額佔到存貨總額的近40%。

  其三,最核心的問題是,酒去哪兒了?

  酒業人士認為,白酒存在揮發的可能,但不可能出現如此大比例的庫虧。“理論上,白酒、葡萄酒都存在保存不當、泄漏的幾率,但達到這種規模的可能性極小,不排除失竊、監守自盜的可能。”

  皇臺酒業在成品酒庫虧公告中埋下了一個“伏筆”,即上述問題有可能歸于歷史問題。皇臺酒業表示,公司于2016年11月開始陸續補選新的第六屆董監事,聘任了新的高管, 填補了原任董監高辭職造成的職位空缺,並在2017年8月24日完成了第七屆董監事會的換屆。此後,皇臺酒業財務部門方才展開盤庫。

  對上述約6700萬元的庫虧,皇臺酒業第一時間表示,將全額計提資産減值損失。公司同時披露2017年預虧公告,預計虧損1.2億至1.4億元。

  失職:賣家當才知家當沒了

  那麼,酒企正常該多久盤庫一次?

  按道理,庫存成品酒是酒企的核心資産,重要存貨至少應該一年盤查一次。

  一家酒業上市公司高管向記者表示:“實際上,我們是一季度一盤點,由財務部門組織。另外,庫房管理部門也會自行安排不定期盤點。”

  皇臺酒業的情況是,自2016年11月開始陸續補選董監事、高管,直到2018年1月末才公告發現庫虧。

  皇臺酒業本次盤庫並發現問題,可能要“感謝”公司準備進行的一項資産交易。

  此前,皇臺酒業于2017年7月末停牌籌劃重組,並于2018年1月23日開市起復牌。據披露,在重組計劃的資産出售部分,皇臺酒業原擬將全資子公司甘肅皇臺酒業釀造有限公司(下稱“皇臺釀造”)100%股權出售給控股股東上海厚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厚豐”)。

  在停牌期間,皇臺酒業曾嘗試先將有關白酒、葡萄酒資産劃轉至兩個全資子公司,經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後,開始處理資産下沉及不動産産權過戶的相關手續。但由于本次重大資産重組涉及的工作量較大,眼看停牌期限到了,白酒資産下沉等相關工作尚未完成,出售及收購相關資産所涉及的審計、評估等工作也未全部完成。今年1月22日,皇臺酒業董事會審議通過“終止出售白酒資産的議案”,決定終止出售白酒資産事項,但會繼續推進入主深圳市中幼國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幼教育”)的資産重組事項。

  皇臺酒業表示,擬投資不超過2.5億元通過增資或股權轉讓的方式取得中幼教育的控股權。

  溯因:中小酒企面臨地域困局

  早在上世紀90年代,皇臺酒業“南有茅臺,北有皇臺”的廣告語在甘肅廣為流傳,公司還雄心勃勃要布局全國市場。

  然而,中小酒企謀求進軍全國市場的過程中,將不可避免地面臨全國化“陷阱”。“中小酒企想要在全國突圍,是非常困難的。前期的品牌推廣和消費者培育投入非常大,作為成熟酒企,對這些困難都是會充分考慮的。”一家白酒企業的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就甘肅的白酒産業看,如果能堅持做好本地市場,維持正常的生産經營還是沒問題的,但若貿然進軍其他地區,就肯定會面臨較大風險。

  皇臺酒業就曾落入全國化“陷阱”。

  公司曾在2013年年報中提出,將堅持以白酒與紅酒並重,立足本地市場,放眼甘肅省外,在南方區域,將以浙江、廣東等經濟發達省份為戰略目標地,依托西北冰川概念,積極拓展新型市場,如推出適合浙江市場的“冰川”、“龍脈”係列。

  但皇臺酒業突圍全國市場的結果並不理想,公司2017年1月至6月在甘肅省外的營收僅區區16.64萬元,佔總營業收入3810萬元的0.4%。

  同時,就記者採訪獲得的信息來看,近年來皇臺酒業在甘肅的銷售情況也不甚理想。“皇臺酒這個品牌在幾年前確實有較高的知名度,但這幾年賣得不好,我已經好久沒見過公司的業務員了,都不知道換人了沒。”蘭州市某白酒經銷商告訴記者,就他掌握的情況看,目前蘭州地區皇臺酒的銷量並不太好,很多超市、酒店已難覓皇臺酒“身影”。

  其實,自2000年上市以來,皇臺酒業已在資本市場走過了近17個年頭。這17年中,因業績虧損,皇臺酒業經歷了三次“披星戴帽”。公司預計, 2017年年報披露後,將再度(第四次)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ST)。

  “皇臺酒業現在的心思已經不在做産品上了,公司經營不善或與多重因素有關,實業發展已有所停滯。”甘肅某白酒企業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在甘肅白酒圈中,大家已不把皇臺酒業看做是“酒廠”了。

  而回查公告,皇臺酒業近兩年的資本運作較為頻繁,“跨界”成為口中熱詞,但效果未顯。記者 李少鵬 夏子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呂梁山上的“慢火車”
呂梁山上的“慢火車”
猶有花枝俏
猶有花枝俏
演練保春運
演練保春運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700129802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