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杠桿上的增持:股東以數倍杠桿推動巨額資金
2017-04-07 08:44:52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杠桿這一“神器”,如今又在老股東手中“悄然生花”。

  上證報資訊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共有419家上市公司宣布獲得重要股東增持,涉及資金518.64億元。不同于以往股東們“直截了當”地買入,資管計劃等帶有杠桿效力的工具正顯山露水,佔上述增持金額的三成以上。其中,新湖中寶等公司股東以數倍杠桿推動巨額資金,實現對公司股票的大舉增持。

  看好上市公司價值,利用杠桿撬動更加豐厚的收益本無可厚非。可動輒數以千萬計的資金,以高倍杠桿“急迫”入市,一旦遇到股價波動,難免會給自身甚至其他投資者帶來無法預估的風險。另外,穿著“資管計劃”的外衣,這些重要股東的增持手法也愈加模糊,若無監管機構的追問,外部投資者幾乎無法知曉其真實杠桿比率、風控指標等,而這些往往是不容忽視的關鍵信息。

  在業內人士看來,在杠桿的放大作用下,“大賺特賺”和“一敗涂地”往往只在一念之間,相關股東即使自認能夠承擔風險,也應向市場披露更多詳細信息,避免在市場波動時衍生出更大風險。

  杠桿來襲

  今年以來,或是基于對公司未來前景的看好,或是認為公司此時估值偏低,不少股東將建倉提上日程,僅在一季度,就有419家上市公司獲得重要股東增持,耗資約518.64億元。

  其中,一批利用資管計劃撬動更多資金的杠桿增持方案引發市場關注。據記者統計,上述518.64億元的增持資金中,有160.75億元由資管計劃提供,佔比高達31%。

  “利用資管計劃進行增持早已有之,比較常見的是員工持股計劃,相關方案在設計時往往會加上大小不等的杠桿,以期讓員工分享更多的股價上漲紅利。”有投行人士表示,因為員工持股計劃往往資金量不大,加之大股東大多有兜底,對股價影響非常有限。

  或是看到了杠桿的魅力,一批上市公司的大股東也動起了腦筋,改變之前直接買入的策略,紛紛通過資管計劃建倉。

  以新湖中寶為例,其實際控制人黃偉3月10日宣布,擬在未來六個月內增持不少于3億股、不超過10億股的公司股票。面對交易所問詢,黃偉進一步解釋稱,增持資金來源于自有資金和金融機構融資,其中,自有資金不少于15億元,其余資金將涉及杠桿。目前已與合作機構簽署了上限80億元的融資額度。

  由于增持金額較大,新湖中寶在交易所的問詢下披露了此次增持計劃中自有資金金額、外部資金來源等信息。據記者觀察,進行類似補充披露的只有一小部分公司,不少公司還是僅披露股東擬用資管計劃增持,並未提及更多細節。

  例如,森源電氣在今年2月披露控股股東森源集團增持情況時就表示,後者利用遠見6號、盛雲6號在二級市場上多次買入股票,總計耗資6.4億元增持公司3.32%的股權。中珠醫療則在3月份公告披露,其實際控制人許德來及其控制的中珠集團通過多個資管計劃進行增持,買入上市公司1.13%的股權。

  相比老牌大股東,“門口的野蠻人”似乎更熱衷杠桿。例如,舉牌金橋信息的杭州文心、舉牌新黃浦的領資投資均借助資管計劃實現增持,其自有資金佔比遠不如市場想象得高。

  領資投資在回復交易所問詢函中坦言,王丁輝為增持新黃浦及認購廈門信托和雲南信托的相關信托計劃,共準備資金8億元,其中自有資金為3億元,剩余5億元為年化利率8.5%的融資所得,而這8億元又將作為“一般級”撬動更大規模的資金。

  手法“精妙”

  在上述增持案例中,雖然參與方的水平高低與實力強弱參差不齊,但有個特點頗為一致,即盡可能放大杠桿以提高預期收益。

  舉牌新黃浦的領資投資便將這一手法用得淋漓盡致。據公告披露,領資投資的實際控制人為王丁輝,股東分別是杭州領達和廈門信托,兩者的認繳出資額分別為100萬元和30億元,其中,廈門信托目前已完成10億元的實際出資。在這10億元中,王丁輝和壽光晨鳴作為一般級委托人,分別認購2.5億元,剩余5億元為優先級信托資金。

  此後,廈門信托又將已認繳但尚未實繳的20億元“份額”轉讓給雲南信托,後者已完成10億元的實際籌集,同樣是王丁輝和壽光晨鳴作為一般級委托人,分別認購2.5億元,剩余5億元為優先級信托資金。根據其披露,剩余的10億元資金,仍將按照上述比例進行募集。

  如此一來,王丁輝方面僅需要投入7.51億元就能撬動30億元的資金,然而,這7.51億元並非全部為其自有資金。在交易所問詢下,其披露,8億元中,自有資金3億元,剩余5億元則是年化利率8%的融資借款。另據新三板公司融信租賃公告,早在2016年12月23日,王丁輝就將其持有的融信租賃40%的股權進行抵押,從而獲得了5億元資金,這40%的股權是其個人對融信租賃的全部持股。

  王丁輝把多年積累下的3億元作為啟動資金,押上所持有的融信租賃全部股權,拉上壽光晨鳴一起,加入兩個信托計劃,最終撬動30億元資金,其杠桿比例之高可想而知。

  事實上,這種“層層嵌套”的運作模式並不少見。中珠集團在增持中珠醫療時,就先認購了興津浦鑫13號,後者又投資于雲信增利42號,最後由雲信增利42號在二級市場上完成增持。據披露,興津浦鑫13號的優先級與一般級的比例不超過2:1.

  “即使是産業大佬,動輒億元的增持資金也不是隨隨便便能拿得出來的,為了盡可能提高資金利用效率,利用資管計劃,甚至多層方案撬動數倍資金,對完成增持非常必要。”有市場人士告訴記者,除此之外,相關股東在增持後,還會將所獲股權質押,實現資金部分回籠。

  例如杭州文心,在通過文心1號完成對金橋信息首次舉牌僅20天後,就將最新持有的1183.44萬股股份,悉數辦理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質押的原因是“為補充企業流動性資金需要”。

  警惕風險

  “對公司看好,買入並長期持有”的模式一直被市場所稱道,但如果加入高比例杠桿、動用巨額資金,一旦出現市場波動,這些杠桿對持有人,甚至其他市場參與者都將帶來不小的風險。

  “高杠桿的使用無疑是受到背後利益的驅使,部分産業資本、資金方為了提高回報率,不惜放大數倍的杠桿,只要股價上漲,其很容易實現可觀收益。他們敢于如此操作,往往是基于對行業的理解和公司的熟悉。但如果發生‘黑天鵝’事件或市場出現快速調整,其難免要承受補倉甚至爆倉的風險。”上述市場人士稱。此前,ST慧球曾經的實控人顧國平,就是倒在了杠桿的過度使用上。

  記者注意到,“自己人”增持反陷險境的情況並不少見。2016年初,銀河生物曾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銀河集團此前通過資管計劃增持的2032.26萬股,已觸及預警線、平倉線,銀河集團已採取追加保證金4508.7萬元的補救措施。幾乎同時,金洲管道披露,公司第一大股東金洲集團通過資管計劃增持的1529.13萬股達到止損線,已在籌措資金進行補倉。

  事實上,監管機構已經注意到此中風險。無論是對實際控制人增持的新湖中寶,還是被外部資本舉牌的天目藥業、新黃浦,交易所均予以密切關注,對增持動機、資金來源、杠桿與質押平倉風險以及後續計劃等諸多方面,進行“地毯式”問詢。

  3月17日,上交所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密切關注高杠桿增持和高杠桿收購”。其提出,杠桿增持或收購,可以解決增持或收購主體的資金來源問題,有助于實現交易。但是,股東通過杠桿實施收購或增持,通常會進行股份質押,股價出現波動時,過高的杠桿比例容易造成集中拋售,危及市場穩定運行和投資者交易安全。

  上交所同時表示,由于融資主體存在後續還款壓力,也容易誘發侵佔上市公司資金、違規減持股份、不當市值管理等違法違規行為。此外,考慮到收購和增持事項屬于市場熱點題材,投資者在不明風險的情況下盲目跟風炒作的風險也較大。

  對于解決措施,滬上某私募人士認為,信息披露至關重要。“相關機構對外披露資管計劃的杠桿比率、運行情況、潛在風險等,能夠令投資者知曉風險,作出合理判斷,不盲目跟風,也不‘聽風就跑’。”

  記者注意到,上交所提出,通過“穿透式”信息披露和“分類式”交易監控,揭示風險,抑制炒作。此外,通過反復問詢,披露收購款項細節,並將所涉及賬戶列入重點監控目標,密切關注相關股票的平倉風險,核查內幕交易,強化盤中異常交易監控。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 董明珠增持珠海銀隆 持股達17.46%成“二當家”
    這意味著,在過去1個多月內,董明珠再次悄然增持了珠海銀隆的股份。《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以去年12月珠海銀隆增資擴股後的估值134億元計算,董明珠獲得17.46%股權需23.40億元。
    2017-04-07 07:59:52
  • 數百億資金“打板”雄安板塊 A股市值一日勁增近萬億
    節前窄幅震蕩已久的A股僵局,被橫空出世的雄安新區概念股打破了。4月首個交易日,隨著雄安新區的政策利好點燃市場做多熱情,A股出現久違的普漲行情,大盤放量上漲近1.5%。與此同時,疊加雄安概念的港股通標的也受到內地資金的關注。
    2017-04-06 10:48:46
新聞評論
    走進抑鬱症治療室
    走進抑鬱症治療室
    武漢市民變身飼養員 為北極熊打掃房間
    武漢市民變身飼養員 為北極熊打掃房間
    杭州:最美白堤 桃紅柳綠
    杭州:最美白堤 桃紅柳綠
    重慶一景區現“天空懸廊”
    重慶一景區現“天空懸廊”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99511295268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