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滿血復活”還須應對多重挑戰,紡織企業如何順勢而為提高風險“免疫力”?
2020-02-21 10:48:06 來源: 中國紡織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目前,全國多數地區陸續迎來復工復産。在做好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時,一場面料企業的經濟“保衛戰”也隨之展開。面對當前形勢下的多重挑戰,紡織企業能否盡快“滿血復活”,順利“上陣打怪”?紡織企業又應該如何順勢而為,增強企業自身應對風險的“免疫力”?

  各地企業有序復工保障生産

  據國家發改委消息,目前,除湖北省外,全國其他省份均已部署安排企業復工復産。2月10日,接受完河北邢臺經濟開發區經濟管理局、安監局及防疫等相關部門的聯合督導檢查後,恒進紡織有限公司成為該開發區第一家通過驗收的復工復産企業。

“滿血復活”還須應對多重挑戰,紡織企業如何順勢而為提高風險“免疫力”?

邢臺恒進紡織有限公司職工上班接受體溫檢測。

    該公司辦公室主任王志雲介紹,即便已經通過驗收,公司並不急著馬上開工,而是安排一上午的時間強化疫情防控安全培訓,再分組對上崗職工逐一進行“面對面”排查。“復工前,公司僅就如何做好復工的疫情防控工作,就召開了7次專題會。”王志雲説,復工前一周,公司針對“有沒有去過疫區、有沒有疫區人員接觸史”等環節,先後進行了兩次電話摸排。在開工前一天,公司又根據相關要求,逐人倒推員工在復工前14天的行動軌跡,登記密切接觸人員,做到任何行程有疑問的職工都不能來上班。

    2月11日是石獅市三大印染集控區企業開工的時間。石獅市金得盛漂染織造有限公司行政廠長周平波表示,目前,按照復工安排規定和部署,公司已經對返廠的員工逐個進行體溫測量、返廠線路報備、個人詳細信息登記等。同時,公司一方面提高清潔頻率,每日重點對廠區、電梯間、開關等進行消毒消殺,並設有專用垃圾桶回收廢棄口罩;另一方面,也鼓勵員工打包就餐,避免大規模聚集。周平波表示:“生産方面,公司預計先著手把去年未完成的訂單加緊完成。目前,公司恢復生産的各項準備工作都在有序進行中。眼下疫情防控工作仍不可松懈,為此,我們也會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基礎上,適時調整生産經營計劃。”

    鑫豐紡織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山東濰坊,産品遠銷至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12個國家。為了保障我國市場供應,目前,該企業已將所有的外貿訂單全部延後,所有産品全部轉入內銷,優先供應國內口罩、防護服生産企業。該公司經營部經理趙盈祿表示,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公司先組織本地的職工投入到生産當中,保證不間斷地生産制造水刺無紡布,這是制作N95等醫用口罩的主要原材料之一。同時,公司全力做好內部疫情防控工作,嚴格落實廠區消毒、人員體溫檢測及信息登記等政策要求,每天對到場人員進行統計核查,並及時上報所在園區。

“滿血復活”還須應對多重挑戰,紡織企業如何順勢而為提高風險“免疫力”?

 鑫豐紡織有限公司水刺無紡布生産車間內,兩條生産線滿負荷運轉。

    鑫豐紡織的一名車間主任毛毛表示,公司還組織中層管理人員下沉到生産一線進行相關的原材料輸送,做生産成品無污染的包裝運輸和儲存等輔助性工作,從而能夠讓更多的技術人員堅守技術崗位,進一步提升生産效率。“下一步,我們將按照濰坊濱海區企業項目復産復工工作調度推進會議要求,實現全面復工復産,保障一季度穩定經營。”

  海內外工廠都須應對多重挑戰

  各地企業復工復産正在有序推進,但不能否認的是,面料行業也面臨著不少問題。

    2月12日,互太紡織有限公司位于廣東市番禺的工廠恢復生産。但是,由于某些地區運輸設施的暫停或有限度服務,原籍位于疫區相關省市的部分工人,無法按計劃返回廣東的工作單位,導致番禺工廠的生産能力下跌。互太紡織預計,這會延遲番禺工廠按照原計劃恢復生産進度,並將導致2月及3月的訂單延遲交付。“在這種特殊情況下,集團將盡最大努力履行承諾的銷售訂單,並與客戶保持聯係,以調整交貨時間表,以最大程度地減少對雙方可能帶來的負面經濟影響。”

    一些企業通過實行員工“本土化”戰略,保證了較高的返工率,但仍受到其他問題的困擾。復工首日,在廣東佛山擁有2萬多名員工的溢達紡織返工率超過90%。“我們目前的員工主要來自廣州、佛山等珠三角城市,這是公司返工率比較理想的原因之一。”廣東溢達紡織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劉志鵬坦言,“現在,對公司影響比較大的是原材料供應問題,部分供應商還沒有完全復工,原材料的緊缺有可能會導致公司的訂單延期。如果訂單延期就有可能帶來違約風險,同時,也會影響公司在客戶中的信用評級。這些問題都環環相扣,最終會影響公司的總體發展。”

    此外,我國疫情的持續蔓延也引發了海外工廠的擔憂,部分海外工廠因為採購自我國的原料無法及時供應,開始遇到停産危機。“據我所知,目前,一些海外工廠從運營到市場都受到一定的負面影響。”長期駐扎在埃塞俄比亞的林德紡織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廖紅英告訴記者,由于原料對接不上等問題,很多海外工廠將面臨“無米之炊”的境地。更為重要的是,生産無法達到預期,集裝箱檢疫周期加長且越發嚴格,海外訂單交付延遲情況嚴重,這些都將使企業面臨丟單甚至被投訴風險。

    廖紅英分析説,對于擁有海外工廠的企業,由于主要原料均以進口的形式從我國採購,而我國眼下各種原料供應緊缺,物流不暢,導致海外工廠原料供應困難,潛在運營風險較大。此外,多個國家相繼取消了與中國的往來航班,中方人員被限制入境,無法及時與客戶和合作夥伴見面,這對于海外工廠的運營管理及海外市場開拓都將是不小的打擊。

  如何順勢增強“免疫力”值得深思


  疫情無情。新冠肺炎疫情不但考驗著每一個人,更考驗著我國紡織産業整個供應體係的抗風險能力。特別是對中小型企業而言,受上遊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上漲,以及服裝企業價格層面的下壓,加之企業停擺?帶來的庫存、成本和産出的不匹配等問題,企業發展前景令人擔憂。對于企業來説,如何順勢而為,化危機為機遇無疑是要進一步關注並思考的問題。

    “企業要提升自身的‘免疫力’。”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工業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劉興波針對企業的現狀,提出了幾點企業的發展方向。他表示,企業首先要推動智能制造廣泛應用,部署柔性制造板塊。“智能制造,可以讓制造企業具備柔性生産能力,能夠快速實現産品遷移。例如,紡織品制造企業能夠從普通紡織品快速轉為生産目前應對疫情最需要的口罩。同時,供應鏈的智能化和柔性化,也能有效改變制造企業單一強調‘零庫存’,而在關鍵核心零部件上造成産能‘卡脖子’的問題。”

    此外,劉興波認為,智能制造的應用部署,能夠最大化地解決勞動力供給的波動問題,更多的網端生産調配模式,配合智能化的生産環節,可以用最少的高技能産業者替代大規模人力,能有效對衝工廠對人工依賴的風險。

    “企業還要加快數字化轉型,搭建遠程服務平臺。”劉興波指出,數字化轉型必然要加快,而且要更加深入,包括工業互聯網的導入、遠程智能的應用、遠程服務平臺的搭建,以及一體化的控制中臺等。

    另外,多位行業專家表示,疫情對我國紡織行業的衝擊將是暫時的,影響也是有限的。企業不必過分悲觀。“短期內,面料訂單轉移情況未必發生。雖然中國面料企業眼下正面臨開工延期、按時交貨困難的窘境,但由于其他國家的供應商很難在短期內快速增加産能,只要我國相關企業在短期內維護好客戶關係,使訂單不産生不可逆轉的轉移,一旦疫情過去,生産恢復,企業第一季度的訂單損失是可以得到修復的。”一位行業專家預測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蘇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5605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