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之下 服裝行業如何逆境突圍
2020-02-20 09:30:45 來源: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月13日,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在電話會議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給服裝行業帶來挑戰,主要是因為供給的困難以及消費意願的下降。疫情當前,各大服裝品牌的實體店門可羅雀。在缺少消費者參與的情況下,服裝企業該如何逆境突圍?

  北京某服裝品牌的門店門可羅雀 中國商報記者 王玥/攝

  大幅關店 復工時間延遲

  春節前後往往是服裝行業銷售的高峰期,消費者有“買新衣過新年”的消費傳統,再加上春節期間快遞逐漸停運,線下門店銷售則會更加火爆。但疫情的到來打破了原本火熱的消費場景,多數服裝品牌選擇關閉門店、延遲復工。

  太平鳥服飾董事長張江平在公開信中表示,太平鳥部分門店陸續暫停營業、復工時間延遲至2月17日。女裝品牌伊芙麗也表示,因疫情影響,決定暫時關閉線下約1300家門店,佔門店總數的2/3。

  一些國際服裝品牌也做出了相應調整。GAP集團發言人表示,集團決定暫時關閉在中國的總部和工廠,旗下門店則會根據需要調整營業時間,部分門店會暫停營業;當前優衣庫已關閉國內近300家門店,約佔其在中國門店總數的40%,重新開業時間待定;快時尚巨頭H&M位于中國武漢的13家門店已暫時關閉;李維斯(Levi‘s)已關閉了在我國約一半的門店,包括在武漢新開的亞洲最大旗艦店,其母公司首席財務官哈米特·辛格(Harmit Singh)表示,在短期內公司業績將受到一定影響;羽絨服品牌盟可睞方面表示,在中國1/3的門店已暫時關閉,繼續營業的門店所在商場客流量也減少了約80%,三家門店的搬遷計劃推遲到2021年初,兩家新店的開業時間則被延後。

  此外,受疫情影響,多家品牌宣布退出巴黎時裝周活動。

  迅速調整 自我拯救

  疫情面前,服裝品牌紛紛通過拓展銷售渠道、要求經銷商退貨、跨界生産等一係列方式進行“自救”或“突圍”。

  其中,不少服裝品牌轉向線上銷售。中國商報記者發現,太平鳥、森馬、拉夏貝爾、伊芙麗等服裝品牌基本每天都進行線上直播活動,地素時尚還新增微商城、一店一商城等銷售渠道。

  太平鳥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公司的工作重點在拓展銷售渠道上,通過線上直播、春季促銷等方式進行銷售。

  某服裝品牌主播告訴中國商報記者:“線上直播銷售興起以來,品牌方的直播頻率及時長都有所增加,疫情期間,參與直播促銷的商品數量更多,活動力度也更大。”業內人士認為,線上直播銷售方式在減少品牌方損失的同時,還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清理存貨。

  為減少疫情帶來的損失,江南布衣另辟蹊徑。該品牌在寫給集團經銷商夥伴的一封公開信表示,針對2020年春季新品,公司將對旗下JNBY、速寫、蓬馬等品牌的2020春季産品退貨率調整為100%,要求各經銷商提前退回部分款式的全部貨品。

  一位服裝行業分析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江南布衣收回全部新品是出于對品牌形象的考慮,在銷售低谷期,經銷商為減少損失必定會折扣促銷,從而影響品牌形象。而江南布衣回收新品後,可以面向其龐大的“粉絲團體”進行銷售,並將折扣回饋給VIP消費者。此舉更能夠增加用戶黏性,一舉兩得。

  “跨界投醫”的服裝企業則更為直接。在此次疫情中,醫用物資防護服、口罩的緊缺情況使服裝企業開始“轉型”。截至目前,雅戈爾、紅豆股份、鄂爾多斯、報喜鳥、華紡股份等多家服裝企業改造、增設生産線,轉産口罩和防護服。受此影響,上述服裝企業股價均有所上升。

  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在疫情期間,部分服裝企業能夠轉産醫用物資,在一定程度上説明公司管理層決策有方,盡管對提高整體業績作用有限,但品牌影響力、消費者好感度必定有所提升。此外,政府對轉産醫用物資的服裝企業有一定的扶持、政策優惠,企業或許能夠有更好的發展。”

  疫情帶來的思考

  毋庸置疑,服裝行業今年第一季度的銷售將同比將降低。但是,在這場疫情防控戰中,服裝行業學到了什麼?

  服裝行業零售專家閩光亞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服裝品牌大面積關店,租金、人員等管理費用依舊存在,這對營運能力較低的服裝品牌將會是致命打擊。企業需要足夠的現金流才能撐過這段時期,現金流方面存在問題的企業或將一蹶不振。以實體門店為主導的服裝企業更應該調整生産計劃,進行成本收縮。

  閩光亞説:“與此同時,服裝行業的銷售渠道將會變得更加多樣。此前,服裝行業採用以實體門店為主導的銷售模式。疫情的發生,使更多服裝企業將精力投入到拓展銷售渠道上。”

  閩光亞預測,疫情過後,服裝行業的直播、社群營銷等多元化銷售渠道將升溫;線下門店的運營及新店開設將更為科學合理,也會更為謹慎;銷售模式也將更快的向新零售轉型。

  此外,閩光亞認為服裝品牌對于消費者的服務將有所提升。江南布衣的“粉絲經濟”是業內較為典型的案例,疫情過後,或許會有更多的品牌能夠找到提高用戶黏性的方式。

  從物流方面看,當倉儲物流人員不足時,消費者開始為物流時效“著急上火”。目前,女裝品牌茵曼快遞物流業務已經實現管理運輸、快遞資源、倉配一體化的一條龍服務,更在“專業性”物流上進行了科技化的運用。

  中國商報記者瀏覽多家服裝品牌天貓旗艦店發現,茵曼是極少數能夠做到48小時內發貨的服裝品牌。閩光亞認為,疫情對服裝品牌物流模式及效率提出考驗,未來服裝行業物流或將迎來一場智能化、科技化的升級。(記者 王玥)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99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