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小提琴家長心聲分享)我為什麼帶孩子參加HKIVS暑期大師班?

2017年07月28日 16:44:32 來源: 中國網

    我是中原某省會城市一位小提琴學子的家長,我女兒學習小提琴已經第四個年頭了,這幾年下來花了很多錢,走了很多冤枉路,目前孩子甚至對小提琴産生了一個厭倦期,至少是個低谷期吧,隨著學業的增加,有點要放棄的念頭了。但希望她今後能報考音樂學院,畢竟學了這麼多年了,我不想孩子半途而廢,而且這些年為了陪她學習小提琴,我也辭掉了工作,專心陪她學習。

    現在我帶她四處求師學藝,我希望我們娘倆能夠堅持下去,也希望女兒總有一天能明白我的苦心,即使她無法成為小提琴演奏家,將來甚至可能無法完全以此謀生,但她如果不放棄,並從中得到快樂,我覺得心思就沒有白費。

    這些年來,多少可愛的小提琴琴童在快樂成長,他們活潑地拉著琴,體驗著拉琴帶給他們的憂傷和歡樂。他們每個人,以及他們的家長們,都有過喜悅,有過苦惱,更有著音樂帶給他們的無比美好的感受與滋養。所以,我想分享下自己的經驗,希望能給其他家長帶來一些靈感和思路,讓我們的孩子重新獲得堅持下去的力量。

    TIPS—1:興趣是基礎,但要找準!

    據説中國當前有1000多萬小提琴選手,我認為周圍八成以上小提琴學童都是在一種被動的情況下進入小提琴課程學習的,真正有興趣的並不太多,興趣能持久下去的更少了。我女兒是8歲時開始學的,説實話真得有點晚了。之前我們讓她嘗試過鋼琴、拉丁舞、跆拳道、輪滑等幾種興趣,都不太能堅持。

    我個人認為女孩子這一生至少要有一件拿得出手的樂器。我沒辭職前,單位舉辦年會等活動時,很多同事的小孩上臺表演樂器,我特別羨慕。但很可惜也很奇怪我女兒不喜歡鋼琴,報了一個體驗班,幾次下來就不去了。

    她與小提琴結緣是有次我帶她去商場,有北京過來的一家樂團在搞活動,其中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我也不知道她是北京哪個單位還是哪個學校的)長得又漂亮拉得又好聽,臺風很吸引人,一下就把我們娘倆“攫住”了。我那會兒看我女兒眼裏都是放光的。果然,事後她問我,“媽媽我能學習小提琴嗎”?

    但有了上次學習鋼琴的經歷,我很認真地跟她談了談。我説我們家本身沒有很多錢,如果你一旦開始學習,就得堅持下去,至少能學到敢去我們單位年會上拉個獨奏(作為媽媽這想法很自私但也有激勵效果啊)。但為了保險,我還是先給她報了幾節體驗課,沒想到她還挺喜歡的,後來又在那家商場的培訓班裏報了半年的課程,她竟然也堅持下來了,培訓班老師對她評價也很好。但是這種培訓班畢竟只適合入門階段的學習,後來,我覺得她基本算入門了,應該進行相對專業的學習了,于是在其他媽媽的推薦下,我們開始請私教。剛開始請的是小區媽媽推薦的,態度很好,可以跟孩子玩得很開心。雖然我不懂琴,但我後面還是覺得她水準一般。因為她自己在拉琴時,我覺得就沒有感染到我。不過基本功和技術上我感覺女兒學到很多。

    我有一個非常樸素的觀點,任何一門藝術,都是需要感染人的,音樂尤其不是一門技術,我覺得這位老師本身的藝術氣場也並不是很好,但我認為藝術格調很重要。所以開始較為頻繁地換老師。

    TIPS—2:找到合適老師是關鍵

    從教師到藝術家到大師的轉變過程,我覺得很漫長,也是個銀兩花花往外流的過程,這幾年花費很高,幾乎到了我們這種普通家庭可承受的極限,但我之所以能堅持下來,有幾個原因:我女兒在市裏的小提琴比賽中,獲得了兩個獎項,並且參加了電視臺的節目錄播。雖然並不是多大的成就,但這鼓勵了女兒,其實更鼓勵了我。

    她11歲時經電視臺一位朋友推薦還參演了一部電影,作為一個小琴童有一點戲份。那部電影有位音樂指導,有次意外碰面,跟我閒聊時説了一句,説學小提琴不容易,他女兒也是學小提琴的,那些年他妻子辭掉工作陪女兒到處拜師,後來考上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現已定居英國。

    雖然人家只是輕描淡寫,但説者無意,聽者有心。我們為此開了個家庭會議,我跟老公商議要辭職專門陪女兒學琴。雖然現在有種論調説家長不要幹涉太多,但對于我來説,我認為我女兒學琴三年已經到了一個提高的新階段,如果僅僅是跟著家教來學,我們太被動,我們應該主動出擊。那時我們剛剛辭掉第四位私教,也是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們拜訪了一位我們當地音樂學院的一位教授,她在我們市經常擔任各大電視比賽的評委,但有個問題是,她指導的學生有點多,而且無法上門教課,所以每周有兩天,我得帶閨女從城東穿越到城西,請教授來指點。

    我那會兒意識到,大多數成功琴童的背後都有一個能夠全身心付出的家長。家長陪同孩子學琴是十分必要的,雖然我不太懂小提琴,但我們家長有時在理解力上會好于孩子。對于孩子很難接受的東西,家長有時可以較容易理解,比如,在一些姿勢糾正時,家長有時可以當一面鏡子,在陪練時經常提醒孩子。學習過程中雖然不需要家長親自拉琴,但家長一定要對孩子所學內容有所掌握。一般情況下,母親是比較有耐心的,一定要與老師積極配合,使孩子在技術和音樂理解力兩方面同步前進,才可能使孩子的小提琴學習最後成功。

    跟隨那位教授學習的過程中,她推薦我們去參加一些夏令營和大師班。其實有個去英國學習的大師班我覺得特別好,但費用很高,我們這種內地二線城市的收入水平,加上機票和住宿等費用,對我們是很龐大的開支,不好意思説幾乎相當于我之前工作一年的全部收入。而且那種夏令營在我看來,主要還是以開闊視野為主,現階段我更喜歡把所有錢花在刀刃上,還是要聚焦于提高專業水平。

    後來教授推薦了我認識了北京的一位知名的小提琴老師,那位老師之前是中央音樂學院的。我帶女兒暑假去了參加了一場集訓,收費很貴,但女兒覺得收獲非常大。另外,我還帶女兒去北京音樂廳聽了一場國外小提琴演奏。這些新鮮元素對女兒影響很大,比如説,她問我,“媽媽,為什麼我發現外國大師的演奏姿勢很靈活,而我的老師為什麼給我那麼多規定呢?”

    這就是孩子眼界開闊後、獲得更多老師指點後的困惑,但我覺得有困惑是件好事,帶著困惑去學習,才能更好地提高。後來我每個月會帶女兒去北京那位老師家學習一次,每次都帶著各種“問號”和“重點標記的困惑”,以求得到更好指點。但每次女兒回來繼續跟隨我們市的那位教授學習時,説北京那位老師説什麼什麼的,那位教授就有點不高興,但我覺得這是小問題,如果女兒真得喜歡北京這位老師,我決定辭掉那位教授的課,即使以後每周都抽一天坐高鐵奔波去北京上課。

    TIPS—3:有大師指點,才能攀上更高的起點

    大多數小提琴學子家庭是工薪階層,這樣家庭的家長都有一種望子成龍的心態,但同時也有一個很敏感的問題,那就是金錢。説實話,在北京上課的費用太高了,我們跟的這位老師業界有些名氣,單課時在1500左右,就是這樣還得等時間。可是,既然孩子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覺得只要孩子在專業上能夠得到精進,只能咬著牙繼續跟進。為了拜訪更多高層次的名師,同時也為了節省費用,我也在四處尋找合適的在線小提琴課程。這前段時間剛了解到香港國際網絡音樂學院(HKIVS)有大師課,國內外一流名家,費用平均下來才不到200塊一節(我當時請當地一位在中央音樂學院上學的本科生假期來教,也需要200塊左右),雖然是在線教育,但通過視頻直播係統可以創造面對面的交流環境。所以我下一步想嘗試這個,也希望有了解的朋友多多提供信息。

    雖然我個人很理解“不要亂拜師”的行業忌諱,但我覺得女兒已經學到目前這個階段,多接觸層次更高的大師,接受大師的點撥是非常重要的。我承認自己心態上有點著急,但對孩子教育問題哪位媽媽不著急呢。我們能做的只能是盡力打消她的學習負累和心理負擔,讓她更坦然地接受更多教育名家和小提琴大師的指點。相信孩子有自己的判斷力,在學藝的道路上,必須要她們跳出井底之蛙的那口困束她的“井”,她自己的甄別力、鑒別力,包括拉琴風格才能慢慢摸索出來。

    在這種考慮下,我給女兒報了七月份在中央音樂學院舉行的“大師班”,是由香港國際網絡音樂學院主辦的,雖然價格對我們普通工薪階層來説有點高,但我覺得從性價比上來看,能一下與這麼國際大師面對面溝通,也是相當值得的。

    我們錯過了香港國際網絡音樂學院(HKIVS)/什洛莫·敏茨(Shlomo Mintz)國際小提琴大賽的初賽報名,所以不想再錯過決賽同期舉行的大師班。這次主辦方總計邀請了二十五位國內外著名音樂家擔任總決賽評審團及大師班導師,分別來自中國、美國、意大利、新加坡、以色列等國家。陣容規格之高在國內實屬少見。

    特邀授課評委及授課專家名單具體包括: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和小提琴教育家什洛莫·敏茨,美國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教授邁克爾·路德維希,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大學音樂學院弦樂主任吉哈特·阿斯金,前布宜諾斯艾利斯國際小提琴比賽藝術總監拉斐爾·金托利,哥倫布劇院管弦樂隊學會主任加布裏埃·奧爾斯瑟,米卻肯州交響樂團藝術總監愛德華多·朱柏,中央音樂學院小提琴教授、管弦係副主任童衛東,新加坡國立大學管弦係主任錢舟、東京國立大學東邦音樂學院教授清水崇、星海音樂學院管弦係副教授黃奕、中國音樂家協會中國小提琴學會副秘書長王泓、中國音樂家協會小提琴學會副會長謝楠、上海市少兒小提琴學會會長周銘恩、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小提琴教研室主任張提等,共25位頂尖級教授,已是目前國內陣容最為豪華的大師班!

    比如,敏茨大師,聽説平時他一節課下來,要收費合人民幣至少三四千塊,但關鍵是我們也拜師無門啊,我們不可能去國外找他上課。女兒看過敏茨大師的視頻,她很崇拜他,這次借HKIVS“大師班”的平臺能夠面對對交流、參與公開課,女兒很興奮。

    這次“大師班”將在中央音樂學院進行封閉式學習,我希望能過這次大師一對一的課程輔導和公開課,能夠讓女兒在小提琴學習上有一次飛躍。

    我一直認為,音樂大師真正提升的是審美層面、思想境界上的內容,而不僅是技巧,學生只有通過與大師的溝通,才能意識到自己身上的靈氣、特點有哪些地方是可以與大師“對接”起來、契合起來的,以此慢慢找到自己獨有的學習道路。

    我希望女兒能夠感受到大師身上那種不可言説的氣度、氣場,我更希望女兒通過這次“大師班”,克服目前相對低谷的狀態,與來自全世界的小提琴學子同輩們進行交流,對小提琴學習有個再次激發,再次找到學習靈感。

    其實,學琴之路上所謂的“堅持下來”,就是一步步尋找新鮮的刺激源,即使再有才華的孩子,每天只關在家裏枯燥地拉上六個小時,任誰都會放棄的。

    Play violin,這個play就是玩耍的意思啊。拉琴就是玩琴,“很好聽,很好玩呀!”

    帶著這樣的心態,讓我們展開快樂的學習之旅吧。

    這是一位媽媽的四年陪學心聲,願與所有小提琴學子家長共勉!

    (林媽媽,一位小提琴學子的護佑者)

香港國際網絡音樂學院(HKIVS)/什洛莫·敏茨(Shlomo Mintz)國際小提琴大賽評委、大師班導師

【糾錯】 [責任編輯: 見習編輯 韓璐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9930129666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