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寵兒陷入“叫座不叫好”窘境 為何神仙古人總有談不完的戀愛-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4/18 09:21:57
來源:文匯報

市場寵兒陷入“叫座不叫好”窘境 為何神仙古人總有談不完的戀愛

字體:

《與鳳行》講述了靈界碧蒼王沈璃與上古神行雲的愛恨情緣。

  眼下,《與鳳行》《惜花芷》《花間令》《烈焰》等一批古裝劇紛至遝來,收獲了不俗的觀看數據。尤其是《與鳳行》,截至發稿時間,在貓眼專業版上錄得28億的有效播放量,堪稱近期大熱。然而,與年初那些既叫好又叫座的現實題材作品相比,古裝劇這一市場的寵兒似乎陷入了“叫座不叫好”的窘境。

  被網友嘲為“或架空,或懸浮”的這類古裝劇,“看來看去,都是各種神仙古人談戀愛的戲碼”,美則美矣,虛幻無憑。“只有真正體現了思想美的作品,才會具有長久的美學生命力。”針對不少古裝劇的通病,復旦大學電影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周斌寄語創作者,“應當將家國情懷的藝術表達與人性善惡的藝術描寫有機融合在一起,既有效地深化劇作的思想主旨和文化內涵,也增強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的藝術感染力。”

  重復的套路在市場上依然奏效

  隨著《與鳳行》的熱播,女主角沈璃的標誌性句式“我約莫是”在網絡上掀起了一陣模倣的熱潮。這部由趙麗穎、林更新主演的仙俠古偶劇,講述了靈界碧蒼王沈璃逃婚後意外落入人間,與下凡的上古神行雲相遇,從而展開一場跌宕起伏的愛恨情緣。

  劇情初期的輕松明快,以及主角們在人間的溫馨日常,為劇集營造了一種輕喜劇的氛圍,這段人間歲月是他們愛情的緣起,也讓觀眾在後續的劫難中懷念這段寧靜美好的時光。當沈璃回到靈界,與恢復上古神身份的行雲再次相遇時,兩人本已“歸零”的關係在共同祛除瘴氣、對抗魑魅的戰鬥中逐漸升溫,而沈璃冷靜、灑脫和勇敢的性子為她的角色增添了許多魅力。此前有專家曾指出許多古裝劇缺乏真實性和邏輯性:無論處在何種危險之中、周圍多少人,為了“撒糖”而慢動作、壁咚、親親、轉圈圈,邏輯全部犧牲、空氣全部靜止。但《與鳳行》則有意識地“反套路”——如沈璃直接摔倒在地,而非落入男主角懷中,以及沈璃抓住男主角頭髮浮出水面的救人場景,這些細節讓觀眾在歡笑中避免了“工業糖精”過度甜膩的齁感。

  盡管在細節和人物塑造上表現尚可,但故事本身的蒼白和空洞仍難以被掩蓋。《與鳳行》雖然根植于中國傳統文化,但未能充分挖掘創作潛力,故事的核心依然是老舊的“神仙談戀愛,順便拯救三界蒼生”,劇中的情節似乎都只是為了讓男女主角談戀愛設置或消除障礙,自然也就難免“熱歸熱”“罵歸罵”的口碑分化,節奏緩慢、劇情注水的批評也頗為集中。

  自帶流量的古裝劇應對得起觀眾期待

  除了《與鳳行》大幅度領跑市場之外,《惜花芷》《花間令》《烈焰》在貓眼專業版上也分別錄得7億、12.6億、12億的有效播放量,這些數據足以表現出市場對古裝劇的偏好程度。值得欣慰的是,這幾部劇中的角色成長與劇情緊密融合,不少故事講得頗具吸引力。

  例如,《惜花芷》中的女主角花芷在面對家族危機時從稚嫩走向成熟,逐步展現出過人的領導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烈焰》多線並進且情感充沛,主角伍賡在復仇之路上經歷的愛情、友情,人物成長留下清晰的軌跡。《花間令》則通過“換臉”的劇情設定,為角色之間提供了錯綜復雜的情感關係。值得一提的是,在探討人性、正義與社會倫理道德等議題時,《花間令》更勝一籌,不僅為觀眾呈現了一個層次豐富、情感復雜的古代世界,同時也展現了古裝探案劇映射現實的魅力。例如劇中的“燈會殺人案”揭露了性別歧視問題,“鬼火勾魂案”則尖銳地批判了校園霸淩現象。此外,《惜花芷》通過落難的大家閨秀成長為一家之主的故事,展現了一個智慧、勇敢、有擔當的女性形象。周斌對于在古裝劇中融入當代人理念表達了讚賞:“通過深化對傳統文化的認識,尋求與當下文化價值的契合點。”

  古裝劇在收視率上一片飄紅的同時,創作中的各種短板也暴露在觀眾眼前,尤其是女性角色塑造中的“扁平化”“標簽化”處理,令人難以信服。有的劇中男主迎娶女主時,讓女主自己穿上嫁衣步行到男主家中,這種于古于今都不合禮數的劇情引得觀眾在彈幕中“大嘩”;而有的劇中明明是滿腹經綸的才女,卻經常“急吼吼”地大吵大鬧,錯把“粗莽”當“性情”。記者 衛中

【糾錯】 【責任編輯:蘇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