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來北往》收官 播出熱度何以屢創新高?-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9 09:33:44
來源:羊城晚報

《南來北往》收官 播出熱度何以屢創新高?

字體:

金晨飾演馬燕

李乃文飾演毒販賈金龍

丁勇岱和白敬亭飾演師徒

  近日,電視劇《南來北往》以馬魁的壯烈犧牲和眾多溫情時刻收官。作為一部年代情感大劇,《南來北往》聚焦鐵路公安,通過一列火車、一群鄰里,見證祖國發展和時代進步。劇集播出期間,熱度屢破新高,收官當天央視八套收視率打破酷雲最高峰值,達4.0335%;#南來北往#等微博話題閱讀量超70億次;南來北往的話題在抖音播放量超160億次。

  從劇集創作和幕後制作的角度看,這部劇何以火爆?是豪華的演員陣容?別具一格的題材?觸動人心的情誼?還是洞察時代進步的視野?原因眾説紛紜,聽聽主創和主演們分享的幕後故事,也許就有答案了。

  題材獨特:

  以鐵路之眼,觀時代之變

  《南來北往》以公安係統中的鐵路警察為切入口,講述了20世紀70年代末,由寧陽開往哈城的蒸汽火車上,青年乘警汪新(白敬亭飾)正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乘客中認真執勤,他誤把老鐵路警察馬魁(丁勇岱飾)當成逃犯,二人開啟了“相愛相殺”的師徒情緣。從針鋒相對到相互憐惜,汪新和馬魁並肩戰鬥在鐵路公安第一線。他們反扒、打拐、緝毒、巡線、打擊盜搶騙,始終把每位乘客的安危放在工作首位,無私守護著南來北往列車的安全。

  《南來北往》立足鐵路,放眼人生百態與時代變遷。在劇組發布的幕後紀錄片中,編劇高滿堂介紹了劇集主題,《南來北往》反映了中國鐵路公安、刑警和鐵路職工經歷的從蒸汽機到內燃機,到動車,再到高鐵的40年過程,以及這40年來從各個車站上車下車的旅客故事和他們的命運變化。他補充道:“每個人在人生的旅途中也都是南來北往的。觀眾在看《南來北往》的時候都會找到自己的影子。”正是如此,觀眾也更能在觀劇時引發共鳴。

  “人們在每一個站上車,在終點站下車,40年後,到高鐵時代,他們再上車,已是老年人,見證了祖國的發展和變化,也見證了人生漫長的履歷。”高滿堂分享道。

  正如蔡小年(宋家騰飾)在劇中站最後一班崗時感慨的那樣,他從20歲一直幹到今天,幹了一輩子,見證了一車的人生的酸甜苦辣鹹。蔡小年説,一位40年前在車上與他相識的老太太當時衣衫襤褸窮困潦倒,如今已是聞名東北的大企業家,“火車越跑越快,奔的是前面的紅日頭,甩掉的是昨日的黃昏”。

  情誼動人:

  師徒情深,警魂傳承

  汪新和馬魁兩代鐵路警察感人肺腑的師徒情誼貫穿全劇,但他們的關係不止于此。高滿堂解釋:“老一代刑警和年輕一代刑警不是簡單的師徒關係,特別是在鐵路公安刑警方面,這是一種精神心靈的傳承和呼應。”

  劇中,汪新與馬魁的初次相遇就上演精彩的全武行,他們在空間狹小的列車廁所裏拳打腳踢,馬魁把汪新打傷後逃出車廂,後來在派出所裏解開誤會,但二人依然互不相讓。拍完這場戲份,丁勇岱笑侃:“準備跨界改武行了。”

  在跟隨著師父馬魁破案的過程中,汪新逐漸接受馬魁的指導,在外出行動中默契配合,二人雖然還是“互懟式交流”,但逐漸變得惺惺相惜。談及這段師徒關係,高滿堂介紹:“在設置汪新這個人物的時候,我首先尋找他的缺點,設置他的自信、幽默、狂妄,他經常顯擺自己。找到缺點以後,我要寫他如何戰勝自己的缺點。是師父教育了他、師父的智慧戰勝了他。他雖然不服,但在精神上是更加折服的。”

  汪新在劇中曾這樣介紹自己:“咱是警校第一,擒拿、射擊、偵查樣樣滿分,尤其是射擊,人送外號小槍王。”在調到紅陽火車站派出所後,立了功的汪新也常常請求所長在師父面前表揚自己,體現了愛顯擺的特徵。白敬亭則評價道:“汪新做事情很有衝勁,不會考慮太多其他問題,不夠細心。”

  陣容深厚:

  實力演員齊聚,演技爆棚

  《南來北往》由鄭曉龍、劉璋牧執導,白敬亭、丁勇岱、金晨領銜主演,劉冠麟、劉鈞、左小青、姜妍、胡可、宋家騰、李乃文主演,倪大紅、王勁松特邀主演,王迅、包貝爾、王小利、涂松岩特邀出演。演員陣容中,有白敬亭、金晨等新生力量,也有丁勇岱、胡可、李乃文、倪大紅、王勁松等一眾資深演員助陣,可謂實力強勁,演技高超。

  其中討論熱度最高的演員當屬白敬亭。他曾在電視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中飾演特警精英邢克壘,並憑借該角色提名第16屆首爾國際電視節最佳男演員。劇中,他飾演的汪新從一名意氣風發的青年乘警成長為成熟穩重的公安領導,需要演出40年的時代跨度,這對一位青年演員來説難度不低。該劇制片人郭現春表示:“一開始大家對他能否把握好角色是有些懷疑的,但小白(白敬亭)為了演繹好這個角色私下做了很多功課,包括深入學習公安知識、觀看大量紀錄片去學習公安領導們怎麼説話等等,用自己的努力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肯定和好評。”

  在劇組發布的幕後花絮中可以看到,白敬亭在拍攝過程中非常用心。在一場審問犯人的戲份中,白敬亭錄制一遍後,回看錄影調整拍攝狀態,並與導演討論角色情緒,提出了自己的建議:“這段戲需要在過程中有情緒變化。” 在第二次拍攝時,白敬亭先是嚴厲地審問,在犯人主動交代、態度轉好後,白敬亭的語氣便變得更為溫和。

  在最後一集,馬魁、汪新和毒販賈金龍(李乃文飾)在火車上的對峙扣人心弦,當汪新發現馬魁被刺時,瞬間哭到崩潰,展現了白敬亭的演技爆發力。在討論這場戲份細節時,白敬亭揣摩汪新此情此景的情緒應該是: “多一番隱忍,因為在無間道的大環境裏,不能表現出情緒,但一定是著急了,因為是我爸(馬魁)躺在這。”拍攝結束後,白敬亭依然沉浸在戲中,情緒久久不能平復。

  除了演員發揮出色,導演在幕後的作用也不可小覷。郭現春曾在社交媒體分享過幕後制作的故事:“曉龍導演非常敬業,他先是帶著主創們用一周時間圍讀劇本,一場場地過臺詞、理邏輯,對劇本進行梳理和打磨。2022年‘兩會’期間,他與高滿堂老師利用休息時間仍在進行劇本討論。等演員進組以後,鄭導又和璋牧導演、演員們一起再次進行劇本的圍讀和調整,帶著演員們對劇本人物進行體驗與揣摩。作為一個導演,他對演員們也都十分愛護,會耐心地一句句給演員講戲,分析規定情境、講解人物心理。”(記者 詹錫偉)

【糾錯】 【責任編輯:蘇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