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真人秀”《再見愛人》高分收官 願每一個人都能擁有愛,至少有愛人的能力和勇氣-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22 08:40:15
來源:文匯報

“離婚真人秀”《再見愛人》高分收官 願每一個人都能擁有愛,至少有愛人的能力和勇氣

字體:

《再見愛人》不急于讓藝人嘉賓塑造一個完美戀人的模板,也不會因暴露短板缺陷而招致網友謾罵、輿論對立;不刻意在短暫節目錄制中去建立一種美滿婚姻的范式,只是在開放的討論中,讓觀眾對于健康的兩性關係有了進一步的認知。制圖:馮曉瑜

聚焦離婚話題的真人秀《再見愛人》日前收官。其口碑高開高走,目前網絡評分達到8.7分,可以説是近年國産真人秀的“天花板”。即將離婚、離婚冷靜期與已經離婚的伴侶,再相逢會有怎樣的畫面?觀看節目之前,不少人對節目抱著“炒作”“博眼球”的懷疑態度。然而,節目主創與明星嘉賓卻難得地將獵奇話題,推向了兩性關係與婚姻情感的深度討論之中,最終贏得觀眾認可。

在“撒糖”“秀恩愛”情感真人秀、甜寵劇“霸屏”的當下,愛情的熒屏呈現似乎因“工業化”而變得難以讓人信服、心生向往。然而就是這樣一檔“離婚真人秀”,卻通過18天的新疆之旅,以三對分處婚姻遭遇危機不同時期的嘉賓,嘗試治愈當代人對于婚姻的焦慮與不安,消弭他們對愛的恐懼與懷疑。

已離婚的夫妻相擁而泣,尚未完全結束婚姻關係的夫妻卻乘上背道而馳的大巴。面對這樣的最終選擇,有驚喜意外,也有遺憾唏噓。節目與其説是聚焦在個體情感走向的追尋,不如説是透過觀察節目在梳理矛盾、嘗試溝通、重建關係的進程中,令觀眾或多或少反照自身的婚姻情感問題。在“邊罵邊看”與“玻璃碴裏找糖吃”的反復拉鋸之中,觀眾得以成長,優質情感綜藝的精神內涵與引領性也得到凸顯。

偶像劇的結尾,真人秀的樣式,但呈現人性的暖才是節目贏得人心的底色

很難想象,一檔情感真人秀的“高甜時刻”和“最大淚點”,是通過一對已經離婚伴侶的擁抱來呈現的。《再見愛人》第13期收官節目中,不管是演播室的觀察嘉賓,還是屏幕外的觀眾,都對于演員郭柯宇與章賀的最終選擇感到意外與驚喜,已經離婚一年、一再聲稱不愛的離婚伴侶溫情相擁,被笑稱是“偶像劇的結尾”。

雖然這個擁抱並不意味著二人現實中的復合,卻讓觀眾從中讀出了二人之間的釋懷與祝福。對于章賀來説,在旅程開始之初,他反反復復追問的“我們過去十年婚姻算什麼”,終于在一句“我懂”中找到了答案。而郭柯宇也不再消極強調過去是否“從未有過愛情”,而是選擇卸下心防,嘗試在未來與對方建立更為積極的溝通模式。這種體面溫情的結局,或許也是一種對于“離婚”的祛魅,離婚並不意味著婚姻的失敗、情感的失敗,更不意味要以怨恨與憤怒面對彼此——如果結婚是為了幸福,那離婚也同樣可以是為了幸福。

回看13期節目,不乏如此戲劇化的橋段與形式化的呈現。不過,在安排與設計密織的真人秀之網中,人性的暖一點點露出光來。草原的寒夜裏,朱雅瓊穿著婚紗與身著睡衣的王秋雨拍攝了一組“離婚婚紗照”。蒙古包的黑色骨架,此刻似乎成為困住二人的“情感囚籠”意象,畫面中溢滿被困在充滿裂痕又互不理解的情感關係中的絕望,而婚紗與睡衣,更構成一組浪漫愛情與生活現實的對撞。

節目或許有劇本、或許有導演引導;嘉賓或許有人設、或許有表演成分,然而《再見愛人》的難得之處在于,不管是“劇本”還是“表演”,其通向的不是用廉價的“狗血”情節來暴露婚姻生活中的雞毛蒜皮、制造節目效果必備的戲劇衝突,以博取流量或是炮制話題,而是引導嘉賓和觀眾去發現、理解矛盾背後的深層原因,幫助嘉賓建立更積極的溝通模式、更健康的兩性關係。

在既往的社會討論中,大眾對于“離婚”二字往往草木皆兵、諱莫如深。市井八卦與緋聞秘辛,往往令人下意識與“出軌”“家暴”這種更具衝擊性的字眼聯係在一起。而這,反而忽略了溝通、價值觀衝突等更重要的“隱性議題”。《再見愛人》有意規避既往真人秀“灑狗血”的拍攝套路,嘗試引領大眾借由三對明星嘉賓,完成對“離婚”話題的社會認知脫敏過程,最終通向對自己、對婚姻的釋懷,從而實現彼此的和解、成全與祝福。

在這個過程中,頗值得玩味的一點是,網友卻對嘉賓彼此的“愛與不愛”、誰在婚姻危機中負有更大責任,産生了極為割裂的兩極化評價。郭柯宇對于婚姻關係結束的冷靜陳述,在一部分觀眾眼中是“清醒”、在另一部分觀眾看來是“嘴硬”,甚至被解讀成為“冷漠”。而另一邊,有觀眾認為王秋雨對于朱雅瓊渴望關懷、浪漫的言語打壓不可理喻,但也有觀眾認為朱雅瓊的情感高需求是“作”、是“任性”,會讓伴侶無力招架。如此多樣化的解讀,恰恰證明了情感關係與婚姻的復雜性——沒有標準答案,也就無從判定對錯與輸贏。在網絡的熱烈討論中,大眾對于這一點的認知越發清晰,也就呼應了節目的點題“金句”——愛與分別並不相悖。破鏡可以不必重圓,走遠的可以不再追回,但復盤與追問,卻能讓為愛所折磨的彼此弄清原委,給自己、給對方,對付出的真心一個鄭重的交代。

婚姻題也是社會題,在情感危機中得以窺見都市人的心理症候

“我覺得這個綜藝最大的受益者是觀眾。建議每個被愛情困擾的男女都來看看。”《再見愛人》的豆瓣評分頁面上,網友“烏木小苗”的短評獲得了最高讚。這也道出節目的價值所在。作為明星藝人,被鏡頭和觀眾拿著顯微鏡檢視的幾對嘉賓,或多或少都帶著“人設”“光環”而來,但更多的時候,他們願意誠實面對自己、袒露真心。這也就給了觀察嘉賓和觀眾得以窺見藏在婚姻危機背後深層問題的機會。

“到底是指責還是幫助,其實是聽的人來翻譯的。”“擴張你成功的標準,就會發覺你有好多戰場可以贏。”“無效溝通有三個特徵:第一個叫人身攻擊,第二個叫質疑動機,第三個叫過度發散。”回看節目會發現,嘉賓學者貢獻的金句,不只是圍繞兩性情感問題展開,其中還包含許多人際溝通與自我認知的精準剖析。這也就令這檔情感綜藝,集納更多社會議題,窺見更多當代都市人普遍共有的心理症候。

比如主持人魏巍執著于有下一代的本質,源于一種“異鄉人焦慮”。遠離家鄉來到上海,“為愛奔赴”的激情過後,身為異鄉人的他極度缺乏安全感。回溯生活經歷,出生于哈爾濱的他,先後在北京求學、長沙工作。長期處于“漂泊”狀態的魏巍,折射出不少當代人的精神困境。因而一想到婚姻告吹,魏巍一連用了三個“退回”來形容到其他城市生活的選擇。面對“身在他鄉”的身份認知焦慮,每個人訴諸解決的方式不盡相同。而魏巍寄希望于通過生孩子這個方式,來與這個城市有更深入的聯結,看似荒唐,卻也有跡可循。

另一邊,佟晨潔抗拒生育的根本原因,則來自原生家庭帶來的“童年創傷”。幼年父母離婚、父親再婚生子的經歷,讓她作為子女“可有可無”的自我懷疑貫穿成長始終。面對魏巍的純真熱烈,她嘗試扮演一個照顧者的角色。也正是在這樣一段關係中,她實現著對于童年創傷的自我修復。可是對于孕育新生命,她有著更審慎的態度。表面上看,她的憂慮來自于魏巍的酗酒與不夠成熟,難以承擔起一個父親的職責。然而更深層次,也有對于自己能否給予新生命完整家庭與和諧關係的不安。

至于最初被觀眾嘲諷為“鐵憨直男”,不解風情甚至冷面無情的編劇王秋雨,也並非生來如此。對待伴侶言語“刻薄”,是父母打壓式教育的後遺症,也是作為編劇,生氣與活力逐漸被影視界流水線創作生態消耗殆盡的結果。朱雅瓊一句“他曾經是一個文藝的人,如今卻成了一個反文藝的人”,同樣戳中不少中年人的痛點。

當這一切被節目抽絲剝繭地細膩呈現,《再見愛人》也真正實現了從“撒糖”情感真人秀1.0邁向情感觀察類真人秀2.0的重要一步:不急于讓藝人嘉賓塑造一個完美戀人的模板,也不會因暴露短板缺陷而招致網友謾罵、輿論對立;不刻意在短暫節目錄制中去建立一種美滿婚姻的范式,只是在開放的討論中,讓觀眾對于健康的兩性關係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而這,或許就是《再見愛人》對于“好的情感綜藝應該是什麼樣”,給出的有益探索。(黃啟哲)

【糾錯】 【責任編輯:張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