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勳》:為新中國英雄立傳,給中華兒女明德-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22 08:40:35
來源:文匯報

《功勳》:為新中國英雄立傳,給中華兒女明德

字體:

觀點提要

以首批八位“共和國勳章”獲得者為人物原型的重大現實題材電視劇《功勳》在口碑高開高走中收官。觀眾通過《功勳》認識了這批民族脊梁:他們都渴望國家強盛的到來;都胸懷“位卑未敢忘憂國”的赤子之心;都立足在陣地、基地和田地,寄意寒星荃不察,敏于事而訥于言,在兀兀窮年中孜孜以求。

《功勳》不僅是一組讚美詩,還是一道思考題。劇中弘揚的是我們這個國家、我們這個民族窮且益堅的精神底蘊。窮且益堅不易,達而益堅更難。

昨晚,電視劇《功勳》圓滿結束了全部八章。這部作品是“理想照耀中國”主題展播中的一部,是慶祝建黨100周年的獻禮之作。它是對2019年9月29日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的響應,是在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之時為新中國英雄立傳之作,是在邁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啟程處寫給中華優秀兒女的明德之作。“崇尚英雄才會産生英雄,爭做英雄才能英雄輩出”,《功勳》的底蘊和寄托就在于此。

中華民族歷來崇仰英雄,中華兒女歷來崇尚英雄。看《功勳》不禁會想到魯迅先生曾寫下的鏗鏘之語——“我們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雖是等于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梁。”從大禹治水神話的代代傳承,到巍峨矗立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歷來為蒼生起、為天下安、為民族興旺、為國家富強而忘我奮鬥的人們,是中國的脊梁、民族的先鋒、時代的英雄。

世代出英雄,英雄有世代。《功勳》所書寫的功勳人物,與“淩煙閣二十四功臣”“麒麟閣十一名臣”“雲臺二十八將”等所刻畫的封侯拜相、封妻蔭子的勳閥不同。《功勳》所塑造的功勳人物,“是千千萬萬為了黨和人民事業作出貢獻的傑出人士的代表。”李延年、于敏、張富清、黃旭華、申紀蘭、孫家棟、屠呦呦和袁隆平這八位功勳人物,是具有鮮明時代標志的英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勳傑。

《功勳》八章的傳主們是有共性的。其一,他們大多出生在上世紀20年代,感受過“國破山河在”的倉皇,渴望著國家強盛的到來。正如孫家棟所説“做過亡國奴的人更懂得祖國兩個字的意義”,又如于敏所言“我們造的是國家的底氣,國家存亡的事,必須幹。”其二,他們都是平民家庭的子女,都胸懷“位卑未敢忘憂國”的赤子之心。即如張富清告誡子女“人只要活著就要關心國家大事”,或如袁隆平寫下“願天下人都有飽飯吃”的題詞。其三,他們立足在陣地、基地和田地,寄意寒星荃不察,敏于事而訥于言,在兀兀窮年中孜孜以求。黃旭華研制核潛艇前後歷經三十年,屠呦呦以大海撈針的“笨功夫”驗證民方數百個,申紀蘭的口頭禪是“我能受”,于敏借古抒懷的一句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若要概括《功勳》主角的共同身世和心懷,或可説是“布被秋宵夢覺,眼前萬裏江山。”

《功勳》八章故事的講法有創新,傳主有個性。

攻山頭、守陣地是李延年篇章的核心故事。從電影《英雄兒女》開始,到《上甘嶺》及至電視劇《跨過鴨綠江》,在抗美援朝戰爭題材創作中,攻防戰的故事不少。李延年帶隊攻守346.6高地,打出了前所未有的獨特美麗。獨特之處在于,這場戰鬥是由指導員而非連長指揮的作戰,是由李延年率領一批“解放戰士”進行的作戰,是還要面對敵方“思想工作”的作戰,這都是抗美援朝題材敘事中前所未見的。七連的勝利,是李延年身先士卒的勝利,也是“尊重和信任也是戰鬥力”的勝利,還是“為了千千萬萬個二妞”的勝利,更是人民軍隊始終堅持政治建軍思想的勝利。

描寫“兩彈一星”元勳的作品也很多,《功勳》也講出了新鮮的特色。以往核武器研制題材中,那些艱難困苦的情境仍在,即如缺糧少食的情況,在《功勳》裏由于敏“偷食蘿卜條”得到復述。但在《功勳》裏,更多了些艱難歲月中不改的樂觀、豁達與幽默。即如按照于敏的“叉魚理論”操作,四五位科學家只抓到一條三寸長的小魚;即如孫家棟和錢學森被鎖在圖書室,略感倉促登上窗臺的孫家棟貿然地請錢學森“先跳”。他們的愛情,也不止于兩地相隔,還有躺在被窩想象烤鴨的吃法,還有結婚後把餅幹盒裏的全部家當交給“領導”。

寓非凡于平凡之中,融超常與家常為一體,這是《功勳》在英雄敘事中別開生面的地方。而烘雲托月、以賓寫主的筆法,在《功勳》中運用得也是爐火純青。

假如西溝村裏沒有歪歪這個“壯勞力”懶漢,從對申紀蘭冷嘲熱諷到艷羨不已到指哪打哪的轉變,那申紀蘭和婆姨們爭取地位的故事就會失色很多;屠呦呦的“各色”,今天或可稱為“高冷”,但每每看到她的資料中夾帶的“小花”,才映襯出屠呦呦深埋的柔情和熱腸;因為有了“民科人才”李大手的瘋癲,才凸顯了研究雜交水稻對科技人員的磨礪和煎熬有多大……

在《功勳》裏,不僅八位傳主的形象光彩照人,他們的親友和同事也熠熠生輝。在家人群像中,從孫玉芹到鄧哲,傳主的妻子和丈夫們,在愛人為國擔當的時候,他們默默地承受著分別之苦、扛起家庭的重擔。《功勳》開始于七連高呼“保衛千千萬萬個二妞”宣言,收束于袁隆平對媽媽的告慰。在首尾相應之中,作品含蓄地揭示了在英傑自強不息的背後,有厚德載物的脈脈支撐。在同事群像中,李延年深得營長、教導員和團長的信任,于敏的自信有郝國志的力挺、陸傑的協助,孫家棟的擔當有錢學森的信賴、李東海的囑托,申紀蘭的勇氣來自李華的提攜和韓記者的指點,黃旭華的設計有劉宏元、趙達生的分擔,袁隆平的實驗有陳洪新的肯定和譚胖公的付出。《功勳》並未回避“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涼薄,更展現了木秀于林林必護之的溫厚。

《功勳》不僅是一組讚美詩,還是一道思考題。在這部作品裏,故事基本上都發生在上世紀50至70年代,那是新中國創基立業、爬坡過坎的時期。劇中的主人公大多處在物質條件短缺的條件下,艱難困苦如影隨形。可以説,《功勳》弘揚的是我們這個國家、我們這個民族窮且益堅的精神底蘊。窮且益堅不易,達而益堅更難。今天,在新中國經過70多年奮鬥,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之時,在國家實力和物質條件強大充裕的條件下,我們如何保持堅毅的進取精神,如何創造新的功勳,這或許是《功勳》帶領我們在緬懷英雄前賢功績之後,留下的思考。

猶記得,電視劇《功勳》開播于中秋佳節之後、第八個烈士紀念日和國慶七十二周年之前。在它所講述的八章人物傳記故事裏,有離合、有悲歡、有家園、有河山,有風華正茂,有滄海桑田。從“保衛千千萬萬個二妞”語出,它就觸及到“但願人長久”的柔情與美好,從“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語出,它就涉及到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課題。

《功勳》的片頭題記寫到“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一個國家和民族有英雄,未必就一定有“人長久”,但是如果沒有英雄,就只剩下了“但願”。

(趙彤 作者為中國文聯電視藝術中心副主任)

【糾錯】 【責任編輯:張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