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音的故事”中,《海上生民樂》開啟首輪駐場演出-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21 09:16:03
來源:文匯報

在“光音的故事”中,《海上生民樂》開啟首輪駐場演出

字體:

“光音的故 事”——大型3D Mapping墻體秀昨晚首秀。記者葉辰亮 攝

“演藝大世界”再推重磅演出,昨晚,上海民族樂團國風音樂現場《海上生民樂》在凱迪拉克·上海音樂廳開啟為期23天的首輪駐場演出,呈現海派民樂的國潮風范和當代表達。

當晚,“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墻體秀在音樂廳西側“藝術之墻”首秀,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下著秋雨的申城夜空,被這座91歲建築身上流動的光影和音符照亮,“國際風范”與“東方神韻”交融,成為彰顯城市軟實力的閃亮名片。

全新登場,秀出唯美“國潮范兒”

作為上海民族樂團近年來演出率最高的經典品牌,《海上生民樂》自2016年首演以來已上演80余場,代表上海向世界展現中國音樂。此次駐場版《海上生民樂》在延續海派民樂當代氣質和國際表達的同時,為演出注入了科技感和未來感,全方位秀出唯美“國潮范兒”。

八首風格多元的原創作品經過重新創編,包含中國文化意象或精神。比如手碟與尺八帶來《水行》,展現“上善若水”的哲學奧義;古箏獨奏《墨戲》盡顯中國書法的氣象萬千;一曲《酒歌》琵琶聯袂京劇,訴盡霸王項羽的柔骨豪情……演奏家們的二度創作則讓作品體現出完全不同的個人特色,比如嗩吶與電聲《穿越》有灑脫震撼的搖滾風,也有帥氣炫酷電音范。“觀眾如果想看到更多青年民樂人豐富的創造力和表現力,可能看一場還不夠。”上海民族樂團團長羅小慈説。

駐場版《海上生民樂》總導演馬俊豐介紹,演出在以音樂為核心的基礎上拓展其他表現形式,幫助音樂家建立“角色”。“為了展現《山水》的主題意境,我們選擇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讓音樂回歸山林,突出人與自然的古老主題、中國‘天地人和’的哲學觀念。而在《墨戲》中更是根據音樂情緒的起伏設計選取不同的書法素材。”多媒體視覺導演毛翹楚通過音樂與多媒體畫面的交互融合,為觀眾打造中國藝術的視聽盛宴。比如樂音舒緩輕柔時,選用北魏碑刻《張猛龍碑》,瀟灑古淡,奇正相生;激昂酣暢時,配合張旭的狂草《古詩四首》,灑脫不羈,快意磊落。

駐場版《海上生民樂》的舞美和服裝設計同樣頗具巧思。舞美設計胡佐以“流水”為靈感,展現中國民族音樂的源源不絕。為了充分展現傳統民族樂器的文化底蘊,服裝設計董桂穎著力展現歷史的厚重感和中國文化的國際化、時尚化表達。

音樂廳墻體光影流動,照亮申城夜空

作為上海音樂廳整體文旅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墻體秀由上海大劇院藝術中心指導,幻維數碼參與制作,通過序章、回響、變奏、新生、華彩五個篇章將上海音樂廳、上海文化和這座城市的故事娓娓道來。

八分鐘的墻體秀,宛如展開了歷史的畫卷——梅蘭芳大師粉墨登場,趙丹和周璇再現老電影《馬路天使》中的經典場景,證明音樂廳曾呈現過中國戲曲的永恒經典,也曾親歷中國電影的啟蒙與發展;色彩絢爛的提琴和音符,訴説音樂廳是上海市民心中連接東西方音樂的橋梁,更是中國文化與世界藝術交流的窗口;熠熠生輝的海上藍穹頂和重新拉開的帷幕,展現了音樂廳平移、改造的歷史,也意味著這座市民遊客心中的古典樂殿堂,將迎來更美好的未來……上海音樂廳始建于1930年,由中國第一代建築大師范文照、趙琛設計,原名南京大戲院,于1950年更名為北京電影院,1959年更名為上海音樂廳。它是上海現存最老的由華人建築師設計的歐洲古典主義風格音樂建築,也是最能反映中西交融、多元並存、與時俱進的海派文化精神的地標之一。此次墻體秀的設計融入了技術人員對老建築的敬畏之心。“我們採用激光和高亮度投影結合的技術,在保證墻體秀藝術效果的同時,不會對建築外立面産生不良影響。”幻維數碼總經理唐昊介紹道。

“‘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墻體秀是音樂廳‘文旅融合’的一次創意嘗試。我們的劇場和綠地有獨特優勢,以後更多的遊客和市民可以在這裏休閒,喝著咖啡飲料、慢慢閱讀城市歷史建築,感受生活在上海的美好。”凱迪拉克·上海音樂廳總經理方靚説。

【糾錯】 【責任編輯:張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