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院”之思:在觀眾認可後,導演才可輕裝上路-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20 09:00:13
來源:北京青年報

“劇院”之思:在觀眾認可後,導演才可輕裝上路

字體:

同電影相比,話劇似乎很少以代際來劃分戲劇創作者,但作為一種尋找共性的標簽,卻也不失價值。戲劇界的中生代導演們,或許不一定年齡步入中年,但大都通過創作獲取了多多少少的資源。10月19日第三場烏鎮戲劇節“小鎮對話”中,孟京輝與劉暢、楊哲芬、何念三位來自京滬鄂三地的中生代導演展開對話。

不敢表達,但卻找到聰慧的表達方式

來自滬上的導演何念,上戲畢業後便進入上海話劇藝術中心,高産一直是他的標簽,最多的一年做了七八部戲,連孟京輝都驚詫于他的創作能量,“我們還聊著呢,人家已經做三部了”。

前段時間,何念甚至挑戰同一時期做三部戲,“開始時我也一直思考這樣行不行,那段時間的工作狀態是一天三班,但結果是每部都比我單獨做要好。做第一個戲時有很多問題,第二個戲排著排著幫我解決了第一個戲的問題,第三部戲則又交錯解決了前兩部的問題。”劉暢在一邊補充道:“這叫自己偷自己的。”

這些年,何念也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是否一定要做觀眾喜歡的東西?“這兩天我們在上海做了一個關于母女關係的戲,制作人認為是青春喜劇,但實際我們想做的是青春親情。這種定義上的偏差,其實是和觀眾的喜好有關係的。”

在何念看來,我們創作者之間也是在吵架中找到自己坐標的,“我們在不斷的創作中要挑戰自己的表達,剛畢業時不敢表達,會有禁忌,現在依然不敢表達,但卻可以找到聰慧的表達方式,與觀眾充分交流,就像那種説了又好像沒説,但其實又説了。”

而公認的票房導演孟京輝則表示,“導演是在觀眾認可後才可以輕裝上路的,沒有任何一個創作是不在乎觀眾的,但絕對不能觀眾要看什麼我們做什麼,有時越想到觀眾越做不好。”

不在文化中心,一切都要獨自去面對

執教于武漢傳媒學院的楊哲芬,身處不在文化中心的武漢,在她個人強大的願望和自己要走的路之間,她就一個字“難”。“烏鎮青賽獲獎後,我有了一些機會,比如做《幺幺洞捌》的副導演,《李煥英》話劇版的導演,在北京上海做戲,賴老師形容就像進入了一個機房,你只需要看機房內機器的燈亮不亮,其他不用管,但是回到武漢,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準備,一個人獨自去面對。”

楊哲芬的出道和創作,是伴著烏鎮戲劇節的軌跡一路成長的。這次已經是她第六次來到烏鎮,“作為對談嘉賓候場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對我説,看著我一年年的變化,為我高興。我的記憶也一下被拉回到2015年,第一年是參與小課堂,我的報名資料至今還存在烏鎮戲劇節一直沿用的郵箱內;2016年我來參加嘉年華;2017年是青賽;2018年是青賽參賽作品返場;2019年是作為嘉賓來參與分享;2021年則是帶著作品來參演。雖然我們不在文化中心,但是要堅持。是烏鎮戲劇節告訴我:你可以。如果你有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我們常説:相信一切會好起來,這是半句話,相信的同時一定要去做,喘一口氣再加油。創作者應該相愛,不在京滬的創作者,團結的力量就更為重要。”

文/記者 郭佳  攝影/記者 劉暢 柴程

【糾錯】 【責任編輯:張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