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1/ 22 08:37:22
來源:文匯報

《戲劇新生活》成為2021開年綜藝黑馬 “綜藝紅利”能否幫助戲劇正向破“圈”

字體:

  生活化鏡頭下的戲劇人機智、可愛又率真,對生活能隨遇而安,但對藝術執著而又較真,面對創作永不滿足。 (愛奇藝供圖)

  “賺錢,還是不賺錢,這是一個問題。我賺到了錢,但靠的可不是舞臺上我愛的那一畝三分地。他們沒有賺到錢,但他們始終屹立在筆直的追光燈下。雖然陰影中,也有著柴米油鹽帶來的煩惱。這兩者究竟哪一種才是真正的遺憾……”

  演員黃磊以一段哈姆雷特式的獨白,拉開了愛奇藝最新綜藝《戲劇新生活》的序幕,也將戲劇行業最本質、最直接的問題拋給觀眾。首期節目亮相的七位嘉賓,集合了導演、編劇、演員、舞美等主要舞臺工種,他們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48小時之內,從“0到1”創作完成一部兒童劇作品。

  播出後不到三天,《戲劇新生活》豆瓣評分一路飆升至9.3分,成為2021年開年的“綜藝黑馬”。它的口碑相傳讓市場看到,在流量、唱跳、顏值、人設以及各種刻意的話題炒作之外,國産真人秀綜藝還有更具價值的發展空間。在大眾眼中“高冷”的戲劇,也被綜藝感彌合了距離。這是一次“小眾”戲劇與“大眾”綜藝相互破題的機遇。第三方視角的觀眾得以看到戲劇舞臺之外的故事,于瑣碎中描摹出它的高光,在痛苦中見證它的甜蜜。正如劇評人周黎明認為,戲劇的“酷”是有門檻的,而且需要用心來體會,綜藝也許能提供一種戲劇入門的趣味指南。

  不回避夢想與現實的主要矛盾,也不刻意賣慘制造話題

  劉曉曄、修睿、吳彼、趙曉蘇、劉曉邑、丁一滕、劉添祺——首期節目,七位戲劇人是流量榜單上的無名之人,但在戲劇界的履歷閃閃發光。

  最年長的劉曉曄42歲,他和孟京輝導演合作了20年,出演話劇逾6000場,是以戲為生的“舞臺老炮兒”。最年輕的丁一滕和劉添祺今年29歲,前者曾受尤金尼奧·巴爾巴的力邀去歐丁劇團學習,後者是“烏鎮青賽單元冠軍”,除了修睿身在相聲界,吳彼、趙曉蘇、劉曉邑都有著豐富的話劇表演經驗和多部優秀作品傍身。

  節目組拋給他們的第一個任務,是為“戲劇能否賺錢”尋找答案。“掙多掙少不一定,反正我這麼多年,是靠一場一場演出活下來的。”40多歲的劉曉曄兜裏常年只有兩萬元存款。

  和影視同行們的收入相比,戲劇人不是哭窮,而是真窮。談起生存,趙曉蘇説,自己沒錢了就只能去拍影視劇。最艱難的時刻,舞臺劇《戰馬》的中方木偶導演劉曉邑擺攤賣起了烤串,“沒覺得有錢過,但是也沒覺得苦過,反正堅持到後來我就掙著錢了”。就是這樣一群常年在“有錢了”又“沒錢了”之間掙扎徘徊的戲劇人,就算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搞創作,堅持自己的熱愛。

  七個戲劇人在這檔真人秀裏完成了“真”而沒有“秀”,兩天的時間裏拿出了一部“零預算”卻極其走心的作品。“一只不願意下蛋的雞,它想看海。這真的很美,很浪漫,很詩意。”名導賴聲川動情點評《養雞場的故事》,“這是小孩子看得懂、大人也會向往的一個故事。”鏡頭掃過觀眾席,有淚水從眼角汩汩滑落的黃磊,有目不轉睛的小觀眾,有散場時感慨萬千的家長……笑點密集卻催人淚下,這個故事的寓言是淺顯易懂的:願所有的“小蘭”都能找到大海,願所有的夢想都能喂飽現實。

  在鏡頭前,劉曉曄説起自己一直想做一個戲,這是一個日本的故事,裏面的主角是一匹從未贏過比賽卻堅持不退役的賽馬 “春麗”。一時間,彈幕上刷過無數的感動與敬佩。“這種文化就應該走進大眾視野”“看到一群大老爺們在臺上跟孩子似的蹦啊跳啊,那是為了理想而噴薄的生命啊,太動人了”……觀眾從疑惑、好奇,到感動,開始願意了解他們所獻身的事業,綜藝用三小時創設了這場美好的“相遇”。

  “有趣的靈魂”加上專業的展示,碰撞出高質量的綜藝故事

  兩天時間裏,這群人在沒有一分錢道具服裝費的情況下,做出了一部20分鐘的高質量兒童劇。“並不意外,他們有這個實力。”周黎明説,“第一集從一個特別的角度反映了年輕戲劇人的狀態,現在國內誕生了不少能編能導能演的全才,出過很棒的作品。《養雞場的故事》的創作經歷,對于遍布全國的校園劇社和白領劇社也是有啟示意義的。”

  觀眾可以看到,他們是怎樣就地取材,把橡膠手套、蘆葦穗子、紙板變成雞冠、雞尾和哥倫布的帽子。他們是怎樣惟妙惟肖地表演母雞下蛋的不同狀態,他們是怎樣用戲劇的手法,在舞臺上展現一個渺小生靈的偉大旅程。

  正如制作人譚娜所言,打造這檔綜藝最根本的初心,是借由這樣一個喜聞樂見的綜藝形式,讓更多人看到這些戲劇工作者的才華與閃光點。第一期節目中,有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內容,全靠七個人自行閒聊産生,那些風趣幽默的對話裏,藏著觀眾會想要去發掘的“戲劇彩蛋”。

  “經營制”的新生活,需要戲劇人自己排戲掙錢交房租。因而有網友調侃,《戲劇新生活》好像是“貧窮版的《向往的生活》”與“藝術版的《極限挑戰》”。第一次試演後,他們坐在臺上情緒低迷,雖然表演流暢,但在他們眼中這只是一個勉強及格的作品。丁一滕和劉添祺連夜重寫劇本,而劉曉邑也忙著重新添置新的道具……此時距離正式公演已經不到12個小時。生活化的鏡頭下,他們機智、可愛又率真,對生活能隨遇而安,但對藝術執著而又較真,面對創作永不滿足。

  站在那一方舞臺之上,面對聚光燈下觀眾的期待,就會理解純粹的意義。這臺綜藝試圖展示一個戲劇作品從“毛坯”變成“成品”,再由“成品”變成“工藝品”的復雜工序,它試圖説明一個問題——一張幾百元的演出票,為何值這些價錢,為什麼值得你走進劇場去看。

  劉曉曄、修睿、吳彼、趙曉蘇……他們的名字因為一場“破圈”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戲劇新生活》能帶火戲劇,是所有業內人士都喜聞樂見的——希望它最終能成為一場既有趣味又不失營養的藝術傳播,讓越來越多的人從“綜藝觀眾”成為“劇場觀眾”,為行業生態帶來積極的改變與進步,讓戲劇真正成為國民的精神食糧之一。

  令人欣喜的是,圈住收視率的不再是“戲劇之外”的話題,“戲劇是1,其他才是後面的0”讓這檔綜藝有了更顯專業的底色和更高的價值追求。作為戲劇人的他們,是這檔綜藝最大的寶藏,無論是上臺前緊張到嘔吐的90後新銳,還是已經沿著這條道路跑向中年的“戲癡”,他們對藝術理想那顆滾燙的赤子之心,值得觀眾在彈幕裏飛過的無數高舉的雙手——“鼓掌,下一次我們劇場見”。記者 童薇菁

【糾錯】 【責任編輯:蘇姍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701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