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主旋律電影飄紅背後
2020-11-30 08:40:4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福州11月29日電題:主旋律電影飄紅背後

  新華社記者吳劍鋒、任沁沁、張逸之

  《我和我的祖國》《奪冠》等多部主旋律電影在廈門舉行的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提名者表彰儀式上獲得表彰。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主旋律”正成為一個熱議的話題。

  主旋律電影有多火?票房表現可見一斑。2017年,《戰狼2》以56.8億元票房橫空出世,坐穩國産電影票房總榜榜首的位置;2019年國慶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三大主旋律商業大片同臺競技,一舉刷新多項票房和觀影紀錄。

  時間進入2020年,疫情急劇冷凍電影産業的背景下,依然是主旋律電影上演了“冬天裏的一把火”——《我和我的家鄉》《八佰》兩部影片開啟逆勢突圍,聯手獻上約60億元票房,引領中國電影市場成為全球第一票倉。

  《中國電影報》社長、《當代電影》雜志主編皇甫宜川更願意稱這些主旋律影片為新主流影片,它們不僅具備了主流價值、主流意識等屬性,更囊括了受眾認同、大眾審美、市場認可等符合現代電影觀念的文化內涵和産業屬性。

  在商業化電影佔據市場主流的今天,主旋律電影何以擺脫傳統的窠臼,奪取票房和口碑的“雙贏”?

  在導演劉瀟看來,相較以往,近年來上映的主旋律電影主題明確、人物設定精準,無論故事結構還是敘事方法都具備成熟商業電影的框架。

  “以《湄公河行動》為例,影片圍繞營救這一主線,每個人物都為此服務,節奏合理,故事清晰。”他認為,這是我國主旋律電影脫穎而出的原因之一。

  近年來,不少主旋律電影都將敘事視角從英雄轉向平凡人。《八佰》中,一個個小人物成為推動故事進展的主角;而在《我和我的祖國》中,時代發展與國家巨變映照在平凡人的悲歡離合中,讓人為之動容。

  “任何一部優秀的電影,要想吸引觀眾,就要引起他們的共情,角色必須是個活生生的人,有愛有恨有恐懼。早年主旋律電影塑造英雄人物,往往對缺點避而不談,導致人物失真。”劉瀟説,而近年來上映的《紅海行動》等影片,更加注重呈現人物身上的瑕疵與成長,無形中拉近與觀眾間的距離。

  “只有創作者在情感上與民眾的情感能形成共情,才有可能創作出反映當代人民生活和國家發展的作品。”皇甫宜川説。

  近年來,主旋律電影不再拘泥于革命歷史題材,草根故事挖掘成為一道新的風景線。在青年導演韓一看來,主旋律電影大熱背後,是越來越多專業化程度高的創作團隊加入其中,以更具深度和寬容度的角度去講述時代的大主題。“例如影片《一點就到家》,通過幾個年輕人從大城市回到家鄉創業的故事,透視社會變化,它既是一部主旋律電影,也可以被視為喜劇電影。”

  960萬平方公裏土地上正在上演的真實故事,億萬人民生活奮鬥的火熱圖景,為廣大藝術家提供了創作的現實沃土、靈感源泉。

  由脫貧農民本色主演的真實脫貧故事片《一個不落》,在本屆金雞獎活動中展映。“與其説這部電影的拍攝是一場實驗,不如説是我們抓住了變革時代賦予的機遇。”該片導演郭嘯説,這是主旋律電影創作的最好時代,電影人應當忠于時代,以光影講述更多觀照現實、映照民心、推動進步的故事。

  《奪冠》取材自中國女排的真實經歷,一經上映便引發了觀眾對主旋律敘事的全新認識。憑借該片獲得最佳編劇提名的青年編劇張冀説,主旋律大片,需要真實、本土、充滿煙火氣的,區別于好萊塢或者其他國家形式的中國敘事。

  創新,也是當前主旋律電影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從《湄公河行動》到《紅海行動》的一係列軍事片、戰爭片的探索,從《我和我的祖國》到《我和我的家鄉》對電影新形態的嘗試,從《中國機長》到《奪冠》等影片在價值觀上更符合時代要求的取舍……它們的成功,無不是創新意識下藝術實踐的結果。

  “真正做成高質量、符合時代的審美需要的主旋律精品,需要不斷創新,尋找多樣化的表達。這是主旋律影片成功的核心所在。”皇甫宜川説,我們應該從強調“精品意識”,向“精品常態化”努力。

  “好的電影一定是傳播大愛,帶給人們真善美、正能量的,這些電影應該鼓勵大量生産和制作。”劉瀟説,未來,主旋律電影的創作依舊要著眼于用草根視角呈現宏大主題,同時從人性深度、人類命運等更高角度去思考電影。

  生逢好時代,更多青年創作者們得以參與到主旋律電影創作中。青年導演周洲説,國家與民族賦予我們文化的從容與自信,青年電影人當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以不竭的創作回應時代課題,承擔時代使命。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68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