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萬方創作《雷雨·後》在《雷雨》這座大山上鑿了個洞
2020-11-25 09:05:4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央華戲劇的連臺戲《雷雨》《雷雨·後》眼下正在海口進行演出前的“衝刺”,曹禺先生的女兒,《雷雨·後》的編劇萬方心裏既緊張又興奮,她從沒奢望過自己的作品可以和父親的作品同臺演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這樣的共同演出需要特別合適的機會,恰巧落到我頭上了。”

  《雷雨·後》講述了在《雷雨》故事發生的十多年後,三位幸存下來的老人對《雷雨》那夜以及他們的青春進行了回憶,不僅在舞臺上虛實並進的再現了《雷雨》中更多的細節,也交代了《雷雨》故事前後更多的故事情節、人物心理、命運關係,呈現了周樸園與蘩漪、侍萍在經歷巨大變故後,如何鼓起勇氣共同面對回憶、愛恨、命運和死亡,求得彼此的原諒,以及與自我和解的故事。

  作為曹禺先生的女兒,萬方經常受邀去看各種改編版的《雷雨》,看到父親的戲八十多年來有了超過1000個版本固然是高興的,但同時也是編劇的她,總覺得還沒有看到特別喜歡的改編,和她心目中的《雷雨》是有距離的。有一次,濮存昕在聊天時告訴她,自己想排一版以周樸園為中心人物的《雷雨》,“回到家後我還在心裏琢磨他説的話,既然大家面對《雷雨》都想有自己的解讀,那麼我為什麼不能去做這件事。”在萬方看來,《雷雨》最棒的就是它的戲劇結構,像一顆寶石,打磨的面越多,光芒就越璀璨,改編它肯定會很有意思。

  改編父親的經典可不是一件小事,“《雷雨》像一座大山,改編就是你在這座大山上去鑿一個洞,但還得是它。”萬方看過次數最多的是北京人藝完全按照曹禺原著搬上舞臺的《雷雨》,“很長一段時間中國戲劇舞臺上只有現實主義話劇,我也一直認為現實主義是最棒的最好的。但近些年看到越來越多來自國外的作品,思想也越來越開放,我有心嘗試用不一樣的手段來改編《雷雨》。”

  在《雷雨·後》裏,萬方更看重的是對原著中人物靈魂的把握,想要呈現他們在經歷那樣一場可怕的事件之後,經過長久的歲月煎熬之後生命的狀態。因為在創作過程中從沒有想過它會和《雷雨》一起演,所以萬方寫的時候會照顧沒有看過原劇的人,讓他們知道發生過什麼,但又更傾向于人物精神世界的描繪。

  因為名字叫《雷雨·後》,很多人會誤認為這是《雷雨》的續寫,但萬方堅持自己所做的工作是改編而非續寫,“某種意義而言,我的作品就是《雷雨》故事的拉長,一方面講述後續的故事,另一方面也在補充之前的背景,我更想展現的是時間,是歲月。”

  《雷雨·後》改編完成後,劇本也很快就在雜志上發表了,自己的心願已經完成,萬方非常滿足,並沒有想辦法將它推上舞臺。央華戲劇負責人王可然聽説了這個劇本,看過之後表示非常喜歡。“萬方老師的作品中象徵意味特別鮮明和強烈,她不僅秉持著父親曹禺帶來的文學基因,更是一個具有深刻的女性本位思考,同時又突破了女性對于作品感性描述的作家。”

  有著豐富戲劇推廣經驗的王可然為這部戲設計了連臺戲的形式,“將他們父女二人的作品分別在下午和晚上連臺演出,從文學性到舞臺呈現的戲劇性都會是非常奇妙的,內裏的化學反應將會非常豐沛。”對于這種設計,萬方很好奇,她不知道觀眾會有怎樣的反應,“你給觀眾一個空間、一個距離讓他們把自己看到的圓成一個戲,這個過程應該會有更大的滿足。”

  父親的作品雖然只能仰視,但萬方並不怕同臺演出時會被比下去,“我們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會讓大家看到完全不一樣的呈現,從另一個角度回看《雷雨》裏的人,觀眾也許會因此對原著中的角色産生更深刻的認識和更復雜的情感。”

  據悉,連臺戲《雷雨》《雷雨·後》將于12月5日在海口灣演藝中心首演,之後還將巡演多地,12月23日至27日在北京保利劇院上演。12月24日,該劇還將在騰訊視頻雲首發進行唯一一場線上直播,讓更多的人感受經典的力量。(記者 牛春梅)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82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