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臨難不避,舞臺上站起緊扣時代脈搏扎根生活的感人精品
2020-11-24 09:02:26 來源: 文匯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去年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話劇《柳青》《谷文昌》等帶來的驚喜與感動猶在眼前,一批講述當代典型人物的現實題材新品又在舞臺嶄露頭角,甚至未演先熱。

  這之中,有廣東省話劇院創排,謳歌“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隱姓埋名三十載嘔心瀝血打造國之重器的話劇《深海》;也有集聚印青、田沁鑫等大家,講述扶貧書記黃文秀為廣西扶貧事業奉獻年輕生命的話劇《扶貧路上》;還有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講述援鄂醫療隊故事的昆劇《眷江城》;而由常州市滑稽劇團帶來的《陳奐生的吃飯問題》,則譜寫出“一出戲救活一個劇團”的當代傳奇……

  都説現實題材難,英雄人物更難,而要刻畫老百姓們熟知的時代楷模,更是要投入巨大的創作熱情和過硬的專業藝術創造力。這些作品臨難不避,走出一條緊扣時代脈搏、潛心打磨、敢于創新的典型人物文藝創作之路。它們扎根生活,扎根人民,展示了生活與藝術的辯證法——生活孕育了藝術,藝術反過來為人們追求美好生活提供精神能量。

  牢牢守住劇種特點與扎根基層,讓一出戲救活一個劇團

  常州市滑稽劇團團長張怡把高曉聲筆下陳奐生搬上舞臺的想法由來已久,為此北上力邀原總政話劇團團長、著名編劇王宏加盟執筆重述,而起源則是一個處于“把飯吃飽”基層院團破釜沉舟的決心。張怡告訴記者,隨著方言戲劇市場的演出版圖不斷收縮,劇團近十幾年只能以下社區、下基層演出為主,爭取外地觀眾、拓展年輕受眾群更是不敢想。

  “既然已經面臨生存困境,不如沉下心花大力氣、大手筆做一臺拿得出手的精品。”然而“大戲”“大題材”並不意味著“大人物”,身為小劇種藝術和基層院團從業者,張怡很清醒滑稽戲的特長和優勢,因而選擇了“小人物”陳奐生作為表現對象。套用現在的流行語,“漏鬥戶”陳奐生曾是全國家喻戶曉的IP。

  通過高曉聲的一係列小説與影視改編作品,一位憨厚、正直、淳樸又難免有點狹隘、落後的形象,映射出社會變革時期作家對于農民群體命運的深刻思考。

  而此次將人物搬上舞臺,編劇王宏沒有改編、續寫原作,而是提取經典形象身上的性格,用近半世紀的縱深眼光,另辟蹊徑講述全新的故事,延續高曉聲對于農民命運的憂思與人文關懷,折射改革開放為普通人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也是為什麼在劇本論證階段,《陳奐生的吃飯問題》就得到全國專家的認可,並主動幫助這個基層小劇團鼓與呼,邀請到名導胡宗琪等頂尖主創,一路從江蘇演到北京國家話劇院。回頭看,正是狠抓“一劇之本”釋放出的強大藝術張力,讓一個小劇團小劇種塑造的小人物,成為近年國內舞臺上一匹黑馬。正是牢牢守住劇種特點與扎根基層的基因,讓舞臺上的《陳奐生的吃飯問題》解決了現實中劇團的“吃飯問題”。

  從真實中孕育高尚,才能在舞臺上凝聚起強大精神力量

  而同樣從劇本階段就扎根真實、潛心打磨的還有廣東省話劇院的《深海》。最初,是前輩看到關于黃旭華的一則報道,向廣東省話劇院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春榮推薦。“還記得當天午休時間,我就打開電腦搜索黃老的事跡,一則他在央視節目《開講了》的視頻讓我淚流滿面,當即打定主意要完成這個作品。”

  《深海》破題的關鍵在對于還健在的國家功臣、尤其是涉密行業的舞臺呈現。“寫英模人物,一定要從生活裏來,從他講述的真實經歷裏來。所以排這部戲我們一定要見到黃老本人,真正走近這個人物”,抱定這樣的信念,楊春榮通過一切可能的方式聯係到了黃旭華本人,帶著主創團隊同他一起生活了數天。最開始,考慮到專業性與涉密性,黃旭華老人講得不多,團隊的工作人員也總愛對主創講一句話:“請翻閱已有的報道,我們能説的都在裏面了。”劇組並不放棄,從生活裏找答案,對每一個故事的細節,乃至涉及其他人物的性格特點也要刨根問底。從劇本到舞臺呈現一改就是十幾稿。

  著名文藝評論家仲呈祥説:“正是黃旭華為國家、為人民、為世界和平作出的重大貢獻的動人業績,孕育了這個優秀的藝術作品,而這樣一位英雄,連同他偉大的母親和妻子在舞臺上的呈現,又會反過來化作巨大的精神能量,推動我們當代的中國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前行。”

  破題傳統藝術的創新創造,關鍵在于“誠”

  讓600年歷史的昆曲演出現代戲,聚焦的故事還發生在數月之前,這樣的創作選題,不得不説是大膽。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的《眷江城》,自公布創排計劃以來,難免會聽到不同聲音。對此,《眷江城》主演施夏明回應:“600年的水磨腔,唱慣風花雪月、才子佳人,然而這並不是昆曲能表達的全部。在全國人民齊心抗疫之時,我們沒有理由袖手旁觀。”

  今年3月,編劇羅周就以“九轉貨郎兒”率先完成了一組《眷江城》套曲,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集結石小梅、龔隱雷、施夏明等老中青三代獻唱,取得良好的傳播效果。在此基礎上,生發出《眷江城》的劇本,經由江蘇省京劇院和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以“一戲兩排”的模式分頭創作。

  如果説京劇演出現代戲尚有前例,那麼昆曲展現當代故事幾乎可以説是“從零開始”。要探索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關鍵在一個“誠”字——既要有對所身處時代與故事忠實記錄的“真誠”,又要有對所從事傳統戲曲的“赤誠”。施夏明説,中國人民打贏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戰“疫”,這是文藝創作的最大基礎。“我們要做的是在守正創新的基礎上不斷實驗創新,用最本源的唱念做表,贏得觀眾的接受和認可。”(記者 黃啟哲)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77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