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演員請就位》是如何一步步失去口碑的?
2020-11-21 13:45:38 來源: 文匯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韓佳政 崔剛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開播以來,爭議與爆點橫飛,然而話題熱度與創作好評度並未呈正向呼應關係,究其原因,主要與該節目編劇團隊在節目內在邏輯運作上的操控偏差有關。尤其是近期深度參與該節目的選手與嘉賓因對賽制和執行不滿而宣布退賽,表面看似是選手對遊戲規則生成出的結果的“力不從心”,抑或是嘉賓“商務合同”的終結,深層的原因卻是深度參與節目的選手和嘉賓對內圍綜藝編劇組織的節目內容和外圍宣傳傳遞出的核心理念的質疑,是對節目底層敘事機制運作生成出的節目價值的“否定”。

  “退賽秀”的相關“熱點”和“話題”被大眾廣泛消費的背後,其實蘊含著豐富的綜藝劇作倫理問題。

  賽制設置的結構性缺陷與競技真人秀底層邏輯衝突引起的價值認同危機

  區別于其他類型的真人秀節目,競技類真人秀綜藝節目在賽制設計上呈現出對賽制公平性的強依賴氣質,尤其在以演技比拼為核心的《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當中,競演選手對有相對統一判別標準的公平性的訴求相對較高。然而《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當中,編劇團隊模擬顯失公平的演藝行業生態,不論演技高下,單憑混亂無序、缺乏理性的演藝市場逐利品性主導的商業邏輯所形成的“市場定級”。

  作為《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的賽程起點,“遊戲機制”模倣現實演藝生態,看似酷烈且公平,但排布結果和呈現形式卻暴露出諸多有失公平的“劇作痕跡”,不得不讓觀眾和選手質疑所謂的知名制片人根據市場情況對選手進行的排位,是否是編劇團隊根據後續節目話題生成可能,蓄意編纂的一場“敘事陰謀”:第一,從排序結果上看,雙料影後馬蘇只因近年參與播出的影視作品少就被定位為演藝市場的末端,敢問近年來陳道明、唐國強等影人的影視作品數量也不多,如若參與市場定級,也會被置放于評級末端嗎?第二,市場評級是否有相關的量化指標?第三,參與市場評級打分的“制片人”是否對參賽選手的市場信息進行過相關調研?第四,參與評級的制片人是否具有評級打分的權威性?節目組未在節目中對上述問題做出任何解釋。假設上述評級權威且合理,接下來的問題是一檔以競技表演實力為核心運作邏輯的真人秀節目,不考慮演員的實際表演能力,單純以“亂象叢生”的演藝市場對選手加以定位是否妥帖?雖説演藝生態行業的確酷烈,生態運行的基礎邏輯大多時候不遵從演員個人“實力” 與“能力”,但這樣的賽制設置儼然違背了“拼演技比實力”的節目運行邏輯的初衷,相伴而來的是,演藝生態的失公和逐利本性,也在《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的節目運作過程中暴露無遺。

  再者,第一賽程飽受爭議的細節處置無疑是導演郭敬明毫不顧忌相關選手實際表演能力和他人的審美判斷,將S卡發給根本不具備表演潛質的何昶希,以至于點評嘉賓李誠儒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反對態度。作為觀眾,我們很難從節目內容中析得郭敬明的選擇是本意所為,還是受編劇團隊授意的無奈選擇?即使是郭敬明本意使然,編劇團隊緣何邀約一個根本沒有表演潛質和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的何昶希參加《演員請就位》?演技競演節目與女團真人秀節目不同,何昶希成為不了演技競技裏的“楊超越”。

  在上述顯失公允的結構性賽制缺陷的強推下,第一輪競賽結束,選手唐一菲只能扮演自己完全無法從情感、道德、心理上認同的《回家的誘惑》中的艾麗,最終 “無力”退賽。第二輪競賽結束,點評嘉賓李誠儒退賽,雖然李誠儒在節目中與郭敬明看似已“握手言和”,但在退賽後諸多場合的採訪中均透露出對節目公平性的質疑。

  一檔真正尊重表演實力的真人秀節目,本該以“演技”為名,替有實力無際遇的選手,向缺乏公平和公正的演藝市場中的怪誕運行邏輯宣戰,然而《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前兩輪賽程結束,參與節目的嘉賓和選手多對選手的表演技能和實力“敷衍”處置,很多情況下,賽點的結果、導演的選擇和發聲都基于如何在外圍關係中獲得彼此的認可,以至于讓觀眾感到,節目中嘉賓點評走過場、導演選擇走流程。真人秀綜藝節目核心審美價值——“真”失卻之後,編劇團隊自然很難讓觀眾在觀看節目的過程中自發地提煉和挖掘觀看一個節目應該獲得的價值啟迪。

  綜上,《演員請就位(第二季)》所謂模擬行業生態的初始邏輯設計,以及節目組給予導演的基于演技之外的過大的闡釋空間和選擇權力等有違“公平”的敘事機制的設定,與該節目以演技實力比拼這一底層運行邏輯衝突,給選手、嘉賓和觀眾均帶來“顯失公平”的審美判定,必定導致受眾對該節目的價值判定産生認同危機和審美質疑。

  審美“真”標準被商業“熱”邏輯削弱,節目的美學品質和審美效能由此大打折扣

  區別于影視劇的編劇工作的方法,真人秀的綜藝編劇需要尊重競技選手和相關嘉賓的日常人格和屬性,在對選手和嘉賓加以了解的基礎上,並在對賽制情境激發下選手的行為反應進行適度引導和放大的前提下,完成真人秀敘事所需的選手人設的塑形,再以此人設為基礎,進一步調整真人秀競技中的角色關係布局,挖掘、編排和呈現衝突序列。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囿于郭敬明、陳凱歌、趙薇已經在第一季節目中獲得了相對和諧的關係基礎,導師團隊內部已不具備生成實質衝突的動力機制,只能更多的從點評嘉賓以及競技選手兩個“關係對”著手開掘“矛盾”和話題,在作為編創者代言人的主持人大鵬的引導下,強化李誠儒和不同導演之間的矛盾,在後期剪輯師的操作下,強化競技演員與競技演員之間的衝突,繼而炮制出李誠儒與郭敬明的“S卡何昶希”之爭、李誠儒與陳凱歌的《無極》之爭、楊志剛與郭曉婷的“排練”之爭、唐一菲與新演員的“不服氣”之爭等話題“爆點”。

  然而,上述“爆點”不僅沒能增加觀眾對其價值態度的認同性,反而容易導致觀眾對節目“守正”態度的否定。以郭曉婷詬病楊志剛“不排練”為例,有影視從業經驗的人大都知道,為避免因反復排練導致演員在正式表演時的興奮度降低,很多專業導演都會拒絕讓演員反復排演影視劇中激情重場戲場面。楊志剛作為有經驗的老戲骨,對劇組安排的重場戲激情場面,採取了簡單完成調度、降低排練次數的方案,以保證其與郭曉婷在未來的正式表演中能保持充沛的情緒。正常情況下,有常識的演員也應該明白楊志剛行為的用意,不料選手郭曉婷在與楊志剛完成表演後,當眾拆臺並埋怨楊志剛“不排練”。觀眾無從判斷是郭曉婷本人缺乏基本的從業常識,還是編導授意而為?節目播出後不久,“楊志剛耍大牌不排練”相關話題成為熱搜,節目組在此前與此後均未站在楊志剛的立場上幫其做任何解釋,以至于眾多不明就裏的觀眾瘋狂在網絡平臺對楊進行“口誅筆伐”。

  一個有擔當的媒體平臺或編劇團隊,有責任澄清流弊並提升觀眾的審美認知。然而,話題和熱度是以流量高低判定經濟價值的真人秀節目的基礎指標,《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的編劇團隊在炮制熱點的過程中“惡意”炮制誤解的操作方法,儼然有違真人秀節目本該堅守的綜藝倫理,也有失成熟的網綜節目該具備的價值擔當。一檔競技類真人秀節目,競技的審美“真”標準被商業的“熱”邏輯削弱之後,深度參與節目的選手或嘉賓必然對此呈現以自我保護為目標的 “機制適應”,基于表演能力好壞的“真知灼見”的爭論感的削弱和基于表演技藝高下的“針鋒相對”的點評的鋒利感的降低,必然導致真人秀節目的衝突生成機制和戲劇動力結構受到損傷,節目的美學品質和審美效能的生成也必將大打折扣。

  作為國內土生土長的原創性真人秀節目,《演員請就位》能獲得受眾的持續關注和討論,一方面明證了國內綜藝“工業”的日臻成熟和制作團隊的用心良苦,另一方面節目當中呈現的諸多負面話題,也顯示出當前國內網綜節目的綜藝創作倫理亟待優化和完善。值得節目制作者尤其是編創團隊反思的是,如何在日後的創作中悉心呵護這一原創性品牌資源,如何通過具有編創智力的劇作手段對《演員請就位》進行品牌維護。避免流量奪位、避免熱點越位、避免邏輯錯位、避免價值缺位、避免為單純的追求熱度而喪失中國綜藝節目價值堅守的底線,讓節目和賽程在價值在位的跑道上奔騰出綜藝熱度,方為中國綜藝節目品牌構建與品牌維護的正確路徑。

  (作者分別為中國傳媒大學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副教授、講師)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然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6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