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賴聲川、何炅與多多共“著”《水中之書》
2020-10-26 09:39:0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部帶著強烈賴聲川哲學色彩,由何炅領銜,黃憶慈(黃磊女兒)特別出演的話劇《水中之書》,10月23日在天橋藝術中心開啟高清戲劇影像版首映。賴聲川、何炅、多多(黃憶慈)、丁乃竺等在臺上分享拍攝體驗,而黃磊則與《暗戀桃花源》劇組在臺下助陣,倣佛讓今年因疫情爽約的烏鎮戲劇節的聚會又回來了。

  “高清劇院現場”讓賴聲川

  説服自己放棄百老匯定律

  在英國國家劇院高清戲劇影像的潮流引領下,“上劇場Live”(Theatre Above Live,TA Live)的首部作品《水中之書》應運而生。這部賴聲川創作于2009年、重編于2016年,並于2018年7月在上劇場完成錄制的作品。

  首映式也是賴聲川、何炅、多多等人第一次在大銀幕看到這部作品,相比賴聲川和何炅的忐忑,小女孩多多反而最為淡定,一如她在劇中的角色,對世界充滿未知,卻又篤定未來。放映中,何炅的收放自如,多多的純真美好,都在大銀幕中得到了放大。放映結束後,觀眾意猶未盡無人退場,何炅的一句“謝謝大家”才將大家拉回到現實中。

  據悉,“高清劇院現場”的概念在進入21世紀後逐漸在歐美興盛,目前已經被引入中國的NT Live係列放映是其最為著名的係列。它甄選當今世界舞臺上最優質的作品,採用多機位取景攝制,通過衛星向全世界劇院影院進行高清直播,或者通過數字拷貝等介質進行循環錄播放映。“上劇場Live(TA LIVE)”的開啟會讓上劇場的優秀舞臺劇作品不受時間和地域的限制,以更低的票價觸及更多觀眾,讓人們認識劇場,愛上劇場,最終走進劇場,而這也正是賴聲川最終被説服的理由。

  從2009年賴聲川應香港話劇團之邀創作《水中之書》探討和反思生命之快樂的途徑與意義,到2016年重修劇本、改變主角性別、由何炅領銜首次在上劇場演出,直至2018年多多加盟出演劇中神秘小女孩“水兒”,再到2020年,“快樂”與“生命”的探討在大銀幕上繼續發生……歷經十余年,作品終于完整。

  從看到英國國家劇院的戲劇電影而逐漸認同“劇院現場影像”的形式在美學上成立,賴聲川也終于説服自己放棄一直認同的百老匯定律——戲不演了才會拍電影。

  何炅唯一擔心是

  登上大銀幕會變成表情包

  《水中之書》的拍攝是分三天進行的,八個機位同時捕捉,但之前的彩排和兩場演出,攝制團隊都會在現場觀看,更不會因為機位犧牲觀眾的座位,不使用搖臂,就如同正常演出一樣。剪輯時,賴聲川只是在途經倫敦時去看了下剪輯的現場,提了一點小意見,便完全交給拍攝團隊了。

  何炅則表示:“這個戲在巡演三年後才選擇把它記錄下來,可能這是最好的時機。而且拍攝中賴老師告訴我們一定要忽略攝像機,要讓技術服務于劇場,而不是遷就攝像機,所以我完全沒有調整表演幅度的顧慮,唯一擔心的就是也許上了大銀幕我會變成表情包。”400多場《暗戀桃花源》給了何炅劇場人的底氣,而他自己也稱大學時是以話劇小品出道,後來才走上電視做主持人的。“舞臺是我習慣性的地方,是我熟悉和喜歡的,所以高清影像這種尊重舞臺表演的記錄方式我欣然接受。”

  何炅與賴聲川自去年烏鎮一別,此次是一年後的再度重逢,賴聲川用“就好像消失的一年”來形容2020年,“我們1月底回臺灣過年,從冬天再回來變夏天了”。如果沒有疫情,何炅本來應該在9月啟動《水中之書》在澳門的演出,11月開啟《暗戀》在全國的巡演。“因為疫情,每個人都有機會沉淀,而這次也真的是我第一次坐在臺下看自己演戲。賴老師讓我做什麼事我都會去做,不會去問為什麼,但在做的過程中會逐漸悟到賴老師要做什麼。就像《水中之書》創排時,賴老師説一個戲請我來演,沒有劇本,而且不是喜劇,我當時就答應了。我知道賴老師一定會寫一個雖然很適合我但又不是我的角色,但那時我並不知道我和劇中的何實是什麼樣的關係,那個過程甚至有一點點剝離。這次的影像版我同樣沒問過賴老師為什麼,但我知道做這件事的意義,做試驗的人一定要相信自己,也許會對戲劇有改變,但絕不會影響舞臺。”

  兩年前的拍攝,今年終登大銀幕,似乎在這個因為疫情讓戲劇從線下轉線上的元年推出,更加順理成章。而眼下,何炅和賴聲川都已經被黃磊發了通告,兩人即將參加黃磊參與策劃的一檔綜藝《戲劇新生活》。

  多多第一句臺詞出來

  就讓賴導感覺是對的

  直到戲劇電影首映,何炅和賴老師才知道了多多心裏的一個小秘密:從1歲半便被父母帶到《暗戀桃花源》的後臺,後來幾乎能夠脫口而出每個角色的臺詞,而她心中一直有個小願望,就是如果有機會演話劇,那第一個戲一定要是《暗戀桃花源》。直到爸爸問她是否願意參演《水中之書》,她開始拒絕,後來考慮了一下,如果演《暗戀桃花源》可能還要等上很多年,便答應了出演“水兒”這個角色。

  2018年影像的拍攝現在看來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何炅説:“如果那年不拍,多多很快就會比我高了,那樣我再演她的哥哥就不可信了。”

  話劇首演前,多多形容自己緊張到心臟已經到喉嚨了,但開口講第一句臺詞後就不緊張了。不過彩排時一個忘詞的瞬間還是讓她記憶至今:“當時我坐在木馬上,突然就忘了詞,那時我覺得我看了小何炅一個小時,那一刻真的害怕了。”不過何炅説其實也就2秒鐘,後來他們很快就調整了一下,直接説下面的臺詞了。

  從小看《暗戀桃花源》,又是賴聲川大大看著長大的,多多對于看起來與她年齡不符的賴聲川哲學有著通感般的認知。賴聲川説:“多多之前,‘水兒’都是大人來演的,但是當一個真正的孩子來演,一張口的感覺就是對的。如果碰到一個其他的小孩,我可能不知道怎麼去解釋‘水兒’這個角色,但多多不用解釋,她就懂。”

  一直以來,都是媽媽陪她對詞,而她其實來劇組時就已經背下了所有臺詞。何炅説:“多多第一句臺詞出來,我就像被電打了一樣。她是我從小抱著長大的,我怕她接受不了劇中角色悲慘的人生,但她反而是臺上最淡定的那個。多多是神奇的寶貝,她在片場不會要吃要喝,是非常有規矩的小孩。她很少流露出孩子的淘氣,非常有禮貌。記得有一次演出結束,她和每個人告別道謝,但上車就哭了,她雖然舍不得大家,可是不會流露出來讓別人也難過。雖然年紀很小,但是她已經很有一些擔當了。”文/本報記者 郭佳統籌/滿羿

  攝影/記者 王曉溪

【糾錯】 責任編輯: 蘇姍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6656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