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夏雨:比起鑒古,人心才是最難鑒的
2020-05-28 09:07: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鑒古易,鑒人難。這句話貫穿了《古董局中局》的兩部始終,正如作者馬伯庸所言,世上最難分辨的不過是人心。前不久,《古董局中局》主演夏雨接受新華網記者採訪時,也談起了關于鑒別古董和鑒別人心自己的見解。

  “鑒人其實包含兩方面,鑒別他人和鑒別自己,我覺得鑒別自己比鑒別他人更難。”劇中,夏雨飾演的許願是一位鑒古專家,而鑒古的過程,其實也是許願回歸本性、找到自己的過程,“古,是形而下的器;人心,才是形而上的,是最難鑒的”通過鑒古這件事,找回初心,找到真正的自己,才是這部劇的深層意義。

  拍攝《古董局中局》以前,夏雨對古董古玩並不了解,為了盡快找到感覺,夏雨沒事就會去十裏河潘家園逛一逛,和商販們聊聊天,觀察他們的言談舉止,甚至會和老板對一件古玩討價還價摸索感覺,來呈現最真實古董市場的狀態。

  《古董局中局2》的播出,還吸引了很多年輕觀眾對古董古玩鑒別的興趣。夏雨自己也發現,如今越來越多的90後甚至更小的年輕人也開始喜歡上了古董古玩,但在他看來,盤個核桃珠子、穿著古風服飾,只還是停留在表面,“其實咱們老祖宗留下的好東西都在裏面呢,如果能從器具等裏面看到老祖宗真正想讓你看到的東西,這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

  拍《古董局中局》到潘家園找感覺

  新華網:拍攝《古董局中局》前研究學習了很久古董知識嗎?

  夏雨:拍《古董1》組裏就有古董顧問,我就是跟這些老師學了一些皮毛,包括該怎麼拿一個碗、一個罐子,怎麼看怎麼觀察,只是把戲裏面能用到的背景的東西學習了下。

  新華網:拍攝這部劇有哪個你覺得意想不到的有意思場景?

  夏雨:拍《古董1》時候裏面有個鴻雁香薰,我覺得“哇”!這個東西原來是我們老祖宗發明的!因為我之前在一個魔術大會上看過一個表演,它是個魔術道具,裏面的機關就是鴻雁熏香,當時看了魔術之後覺得發明者好聰明,怎麼能想到這樣的一個機關?結果後來拍《古董》時發現鴻雁熏香這個東西並不是老外發明的,其實在咱們中國一千年前就有的。所以我就覺得這個東西讓我覺得很有意思,還是少見多怪了,看到以後才明白,其實很多東西只是因為看得太少了,老祖宗可能那時候都已經有了。

  新華網:你過去對古董有興趣和深入的研究嗎?

  夏雨:過去應該説完全不感興趣,但是我通過拍這幾次跟古董有關的戲,對古董背後的文化還是很感興趣。因為古董本來就是對古代文化的參考,我們可以通過古董來了解過去。

  新華網:為了快速進入角色,有沒有去潘家園等地方逛一逛看一看?

  夏雨:這些都有,去找找感覺。當時拍《尋龍訣》的時候也是跟古董有關係,那時候也會經常去看、去逛,這次也是跟古董有關,所以沒事就會去逛一逛,看看這些古董商販的行為舉止,包括他們怎麼吆喝,會去跟他們聊聊天,看看他們的狀態。(新華網:聽説還會跟老板討價還價來看看他們的反應?)對都會有,因為一切我覺得有可能在戲裏涉及到的方方面面,我都希望在生活中看看能不能捕捉到一些。

  新華網:現在拍完了還會去嗎?

  夏雨:偶爾也會去,因為這種地方就當逛街也挺好玩兒的,裏邊賣一些雜七雜八的小玩意兒也挺有意思。

  鑒古的文化價值遠大于其經濟價值

  新華網:《古董局中局》中有哪個細節是顛覆你過去對古董市場的認知的?

  夏雨:其實過去也沒怎麼關注,我就是普通吃瓜群眾中的一員。大家都在收藏古董,目的是什麼?就是升值、能賺錢,可能大家收藏古董考量的都是它的經濟價值,但拍攝這部戲以後讓我意識到,古董的文化價值才是它對我們人類貢獻最大的作用,也就是我們為什麼去研究古董,肯定不是説要拿它去賺錢,其實是為了了解古時候、了解古人、了解過去以古鑒今,這個才是它的主要目的。

  新華網:怎樣理解劇中“鑒古易,鑒人難”這句話?

  夏雨:這是非常好的一句話。我覺得“鑒古易,鑒人難”主要是鑒人,因為鑒人其實包含了兩方面,一個是鑒別他人、一個是鑒別自己,我覺得鑒別自己可能比鑒別他人更難,這一點在《古董2》的許願身上也有特別好的體現。

  因為許願他是一個鑒古高手,最後還是回歸本性,其實他也是對自己的一個鑒定。在這個過程裏面,他真正的找到了一個真實的自己,所以他才能取勝。人是多變的,關鍵的是用器具的人和怎麼對待器具的人心是最難鑒的,因為人心是形而上,所以形而上其實是最難鑒的,所以我覺得這句話它有很多的意思在裏面。

  總而言之,也是希望大家通過鑒古這件事能夠真正的找到自己。

  新華網:這部劇像懸絲診脈、隔空斷金、煮浸法、火沁法、鈞瓷筆洗這些對于很多觀眾來都是比較吸睛的名場面,哪段戲給你印象最深?

  夏雨:在過去鑒寶行業裏面真的有這個名詞,就像金庸的武俠小説裏邊的各種招數,可能是有這個名兒,但是有這個名兒是不是這麼使的呢?不一定。當然拍戲是為了能夠讓大家在各種感官上、心理上都能夠得到一些滿足,所以《古董1》的時候就用了一些比較玄乎的手段、拍攝方式來詮釋鑒別古董的這些手法,我覺得也這些挺有意思。到了《古董2》導演就把這種比較玄的鑒古手法,更加返璞歸真、接地氣、更現實的表達,所以我覺得各有各的好,見仁見智。

  借“鑒古”找到自我是這部劇的真正意義

  新華網:古董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小眾的一個領域,希望通過《古董局中局》向大眾傳播哪些方面的文化知識?

  夏雨:其實這個戲對公眾普及的知識是特別多的,從頭到尾都在普及各種的古董知識,它確實是很小眾的,可能對古董有興趣的人會對古董知識更感興趣,如果對古董不感興趣的人,可能就不會對古董知識那麼的感興趣。

  但是我覺得其實是馬老師這本書寫得好,他只是用古董來打一個比方,看的其實你怎麼鑒人,是跟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所以如果大家能夠在這個戲裏面看到鑒人這個環節,也能借此找到自我,這個戲它就起到應該起的作用了。

  新華網:希望年輕人能從《古董局中局》中有怎樣的收獲?

  夏雨:其實我也是年輕人(笑),首先我已經從這裏邊收獲了很多,但我不是“他”,我也不能變成其他人,我沒有辦法説我想給你們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因為同樣一本書、同樣一個電視劇,每個人看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每個人的經歷不同,他get到的點也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只能説我們盡心盡力的拍了這麼一部戲,希望大家喜歡。

  當然看是第一步,看完以後,每個人如果能在裏面,感受到一些東西,我覺得我們的工作也就沒白做,沒感受到我覺得也挺好,就看一點,如果不喜歡看棄劇了,那也沒辦法,沒準再過兩年回頭再看,可能就能看到些新的東西。

  其實我就是這樣,一些戲或者一些書年輕的時候看覺得好無聊,沒什麼勁,也不知道在説什麼,等到有了一定的人生閱歷的時候,再反過來看,發現不一樣,能get到的東西更多。其實大家如果現在在裏面沒有感受到,或者沒有吸取到什麼你想要的也別著急,等過個一兩年、兩三年、三四年、七八年、十來年再回頭來看也行。

  新華網:你是否會發現現在古董、鑒寶行當中,多了很多年輕人?

  夏雨:現在穿漢服的也特別多,然後回頭穿唐裝了,就是穿包括挂珠子挂鏈子、盤核桃的,我覺得現在好多都是90後可能還有更年輕的,當時我都有點奇怪,為什麼他們會喜歡?但喜歡自有他的道理,我也覺得其實你挂個珠子、核桃或者穿個什麼衣服,這其實都是比較表面的東西,咱們老祖宗留下的好東西都在裏邊,也就是説這些東西它只是作為傳道的器具,就像古董一樣,它只是作為一個傳道的器具,作為一個器具,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如果你能夠從器具裏面看到,我們老祖宗真正想讓你看到的東西,它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文/楊 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3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