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影視畢業生求職路上時刻在線
2020-03-28 09:36:19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20年對影視專業畢業生有多難?因為疫情,學校延遲開學、畢業時間待定、就業崗位縮減、實習轉正難度變大、只能宅家線上找工作……根據BOSS直聘發布的《2020年春節後10天人才趨勢觀察》,今年應屆生新增崗位規模同比降幅達49%,其中文化、體育、娛樂類崗位在春節後10天同比下降54.4%。記者採訪到三位影視專業應屆畢業生,他們雖處在求職的不同階段,但都在行業“逆風”中奮力前行。

  簽了合同卻無活兒可幹

  在收到學校不返校通知的前幾天,關巧巧趕回北京,在三裏屯一家民宿租下房子,開始了線上工作的生活。作為某知名影視院校戲劇影視導演專業學生,關巧巧雖然已經在國內一家頭部電影公司找到了工作,但仍然感到有些焦慮。

  “我們這屆畢業生真的太難了。之前一直是‘影視寒冬’,行業內沒有很好的崗位,工資也低,現在疫情一來,就更糟糕了。

  關巧巧就讀專業這屆共36人,七八個去考研,四個同學在去年秋招中找到工作,剩下的都等著今年春招。關巧巧能趕在疫情暴發前找到工作,跟她的努力分不開。從上大學開始,她就嘗試各種專業相關的兼職和實習,拍廣告、做宣傳片、當藝考培訓老師,去年暑假還在騰訊實習了兩個月。

  因為公司要求返崗,關巧巧不得不提早結束“學生生涯最後一個寒假”,沒想到即便在北京結束隔離,公司依然沒開始線下復工,她只能在家工作。她的崗位是電影宣發,因為疫情,影院歇業、影片撤檔,這也意味著她幾乎“無活兒可幹”。

  更令她擔憂的是,這幾天公司反復強調,等疫情恢復後,“大家表現好就擇優轉正。”“這不就變成一句空話了嗎?”雖然她已和公司簽署協議,拿到畢業證就能轉正,連待遇明細都寫得很清楚,但合同中的一句“不可抗力因素”,成為她能否保住飯碗的一顆隱雷。“疫情就是傳説中的不可抗力,這種情況下公司是可以解約的。”

  剛回北京時,關巧巧還能給藝考生上網課賺點外快,但不久前藝考政策大改,也沒人找她上課了,“現在也沒人有閒錢拍廣告、企業宣傳片,我回來一直都是零收入,很怕到7月工作又‘涼掉’。”現在,她已經重新在網上看招聘信息,每周還去蹭學校給師弟師妹開的網課,“經濟學、市場營銷、電影發行、行業法律的都聽,要多多積累,為將來做準備。”

  給自己設定“生存下線”

  曾歡找工作的經歷堪稱神奇:導演專業的他自稱是一名“虔誠的電影信徒”,卻最終去了一家知名遊戲公司;今年2月中旬才開始找工作,兩周內便拿到好幾個offer,而且全部在線完成。

  “第一天投的阿裏影業,點了十幾個崗位,10分鐘後收到十幾封拒信,然後就有點崩潰。”曾歡説,他當時反思,發現自己找的崗位都有工作經驗要求,待遇水平在業內也較高,“我想,全國這麼多畢業生大家薪資五六千就挺好的,我憑什麼要這麼多?這些工資高的工作不要我,説明不適合我,或者我還不夠好。”他隨即調整目標,給自己設定了一條“生存下線”,“六千以上就行,能讓我在北京活下來。”

  “我主要通過一些公司的官方投遞平臺和簡歷投遞軟件來找工作,如果通過第一關,就會約初試。初試電話和視頻都有,大概四六開,聊的也比較簡單,看看人怎麼樣、有沒有簡歷作假、你想做什麼事情。接下來,有的公司會讓你做筆試題,有的公司可能需要提交作品,比如劇本、短片等。第三輪基本都是視頻面試。”

  因為疫情,傳統的線下面試變成了攝像頭裏的線上面試,一開始曾歡也有點不適應。“面對面交流你能從對方肢體語言裏獲得很多信息,但視頻面試沒辦法識別面試官的表情,能得到的就是語氣。有點像拆盲盒,不知道面試你的是什麼人。”最開始的幾場面試,曾歡都很緊張,有一次跟一家知名公司的一位面試官聊,不多久面試官就説:“你不是我們想要的那個人,但我們還是把面試進行完,這是對彼此的尊重。你別緊張,放松,把你的優點都展示出來,誰沒有缺點呀?我們就想看你身上好的部分。”這次面試後,曾歡的心態就很輕松了,他甚至會在鏡頭前刻意“放飛自我”,擴大自己的表現力,“極限突出我的長處。”

  對于最終選擇遊戲公司,他也有自己的解釋。在他看來,沉浸感、互動性更強的遊戲,沒準兒是未來電影發展的一大方向,就像斯皮爾伯格電影《頭號玩家》裏的那樣。

  “多線並舉”保持信心

  戲劇影視專業的應屆生杜子建,目前一邊在新華網實習,一邊在老家找工作,兩件事情都是在線進行的。“年前沒想到會暴發疫情,現在只能在網上找工作,感覺有點兒麻煩。”

  “在學校上學的時候也跟過小劇組,但看到一些編劇猝死的新聞,就被嚇到了。也是機緣巧合,拿到了新華網實習的機會,從去年12月開始一直做到現在,主要工作是搜集資料、電話採訪、寫稿。”杜子建説,他將自己的求職目標分為兩類:一是媒體工作,以央視、中視前衛、字節跳動等大企業或事業單位為主;另一類是影視相關工作,多為中小影視公司。這幾天他開始在智聯、拉勾網上投簡歷,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到回音,但他還是挺有信心的。“我從2016年開始就做自己的公眾號,還給中國詩詞大會做過撰稿,運營過劇院、政府部門的公眾號,現在就盡力而為,讓自己更有競爭力吧。”

  “我給應屆生的建議是兩個字:堅持。”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戲劇教研室主任説,從目前看來,國內疫情會最快過去,國家也出臺了恢復影視生産的相應政策,對畢業生來説可能頭幾個月會困難一些,但過了這個階段就會好很多。“尤其是現在網絡多媒體平臺蓬勃發展,電影全民化時代到來,連抖音都能拍出戲,就業空間大大拓展。只要大家放平心態,眼界更開闊一些,找工作並不難,不是只有拍藝術電影才是職業出路。”(記者 袁雲兒)

  (文中關巧巧、曾歡、杜子建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陜西西安:桃花灼灼鬥春芳
陜西西安:桃花灼灼鬥春芳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8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