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外專家告訴你,好的戲劇長什麼樣?
2019-12-09 08:17: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2月8日電 題:中外專家告訴你,好的戲劇長什麼樣?

  新華社記者白瀛

  近年來,我國戲劇市場日漸繁榮,戲劇這一藝術形式見證著中華文化的復興、國人情感的遷徙,以及每一個生命個體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也成為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形式。

  然而好的戲劇長什麼樣?如何做出一部好戲?戲劇創作者和觀眾是怎麼樣的關係?日前在京舉行的“世界好戲·中國觀眾論道周”上,來自中國、法國、立陶宛的戲劇工作者,圍繞“好戲在哪裏”這一議題展開了討論。

  好戲促使觀眾持續思考

  “我認為好的戲劇可以讓觀眾圍繞它展開討論。”法國蒙彼利埃演員之春戲劇節主席讓·瓦雷拉説。

  作為法國官方支持的大型藝術節,蒙彼利埃演員之春戲劇節是法國除阿維尼翁戲劇節之外,又一享譽世界的戲劇節,每年6月在地中海沿岸城市蒙彼利埃舉行。

  瓦雷拉説,一些藝術性很強的戲劇,在市場上不一定非常成功,但能在很長時間內會停留在觀眾腦海和心靈中,促使觀眾不斷思考,提升對內心和外部世界的認識,這也是好的戲劇。

  立陶宛國立考納斯劇院院長埃吉迪尤斯·斯坦奇卡斯也認為,好的戲劇能讓觀眾看過之後持續地思考。“有些戲在劇場裏面你可能不會想很多,但第二天甚至多天之後,你還是會在想那個戲到底帶給我們什麼,這是我認為好的戲劇。”

  立陶宛是歐洲戲劇大國,俄羅斯劇作家安東·契訶夫的侄子、藝術家邁克爾·契訶夫曾于20世紀30年代在立陶宛國立考納斯劇院,教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及瓦赫坦戈夫的戲劇理念。

  法國導演埃裏克·拉卡斯卡德曾三次在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主場教皇宮劇場導演劇目,明年將導演中國劇作家曹禺的經典話劇《雷雨》和曹禺女兒、作家萬方續寫的《雷雨·後》,並參加2021年法國蒙彼利埃演員之春國際戲劇節。

  拉卡斯卡德説,好的戲劇是關于生命不斷發問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追求生命意義和真諦的過程,如《雷雨》和《雷雨·後》,都探討了家庭關係和社會關係,呈現以人的生命為核心的世界。

  好戲鼓勵觀眾積極行動

  中國香港導演和編劇、香港演藝學院教授司徒慧焯,近年來因導演話劇《親愛的,胡雪岩》《德齡與慈禧》為內地觀眾熟悉。

  他説,好的戲劇應該具有一種穿透世界表象、直抵人心的力量。“我特別認同德國戲劇家布萊希特的理論:戲劇不在劇場裏面,而在劇院外面,觀眾看完戲會對世界有一種提問,然後積極行動起來。”

  瓦雷拉説,好的戲劇可以和現實發生聯係,可以鼓勵觀眾參與社會生活,甚至帶來世界的變化。

  他舉例説,18世紀,法國資産階級意識到戲劇作為宣傳手段在革命中的作用,提出“戲劇應該教育民眾”的口號;1784年在巴黎首演的博馬舍喜劇《費加羅的婚禮》,揭露和諷刺了封建貴族,成為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前奏。

  瓦雷拉再次舉例指出,古希臘戲劇都是從失敗者的角度展現人生的悲愴,這給當代人很大啟示。“我們面對困難時,可以從這種傳統當中去尋找、建構答案,那是一種永不言棄、超越困難的精神。”

  好戲對話觀眾共享創作

  曾參演萬方話劇《你還彈吉他嗎》的演員張亮認為,一部好戲不是用故事結局或者表演手段直接告訴觀眾對錯喜悲,而是讓觀眾按照自己的主觀意識去理解,得出各自的答案。

  “人性是可以拋開語言、讓不同觀眾心靈互通的,所以好戲一定要跟觀眾建立一種靈魂的理解和溝通。”張亮説。

  司徒慧焯説,好的戲劇,需要創作者對世界、對人性有深刻感受並表達出來,但更重要的是要和觀眾形成一種對話。“與觀眾發生對話,演出才能夠表現出一種能量、一種生命力。”

  斯坦奇卡斯指出,創作者需要從排練到演出過程中不斷尋找與觀眾對話的方法:為觀眾提供相關背景資料,舉辦演前談和演後談,和觀眾一起討論戲劇對他們的影響。

  拉卡斯卡德認為,在網絡時代,戲劇把人群聚集在同一個地點,有利于把人們從虛擬世界拉回現實世界;而好的戲劇,是創作者和觀眾一起完成的。

  “從寫劇本到排練、演出,我始終和觀眾一起創作,整個排演的過程就是高潮。”拉卡斯卡德説,“我們把編劇、導演、演員、觀眾聚集在一起,共享真正的生活和自由,增強每個人的創造力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然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22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