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介“少年”緣何挑落一幹大導?
2019-11-12 08:40:4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少年的你》10月25日上映。它上映前一周的10月18日,李安導演的作品《雙子殺手》公映;它上映後一周的11月1日,卡梅隆監制的《終結者:黑暗命運》、日本年度票房冠軍作品《天氣之子》上映。在左右夾擊中,《少年的你》始終保持票房榜首,迄今已接近14億,且剛一上映即成話題之作。

  反之,《雙子殺手》票房啞火;《天氣之子》未能復制導演新海誠前作《你的名字》在國內的票房佳績,豆瓣評分7.1,遜色于《少年的你》的豆瓣8.4分;《終結者:黑暗命運》盡管滿滿的情懷與特效,但依舊沒能撼動“少年”票房霸主的地位。

  《後天》《2012》的導演艾默裏奇執導的太平洋戰爭巨制《決戰中途島》11月8日上映,影片質量上乘,然而,它依然沒能把《少年的你》挑落票房冠軍寶座,《少年的你》反而在這個周末票房突破了13億,《少年的你》還是穩穩地出現在單日票房第一的位置上,佔據著30%的市場排片。

  技術派落寞了嗎

  《少年的你》的強勢,展示出中國觀眾對于現實主義題材的親近,這是否宣告了技術派的落寞呢?大導馬丁·斯科塞斯導演引發了“漫威電影是不是電影”的話題,把人們對于電影的關注引到藝術內核和思想啟示。120幀作品《雙子殺手》,延續AI與人類矛盾的《終結者》兩部科幻動作巨制都未能延續其神話。

  相反,人們對于《少年的你》的追捧,反而印證了斯科塞斯的觀點:“電影講的是‘啟示’——美學、情感和精神上的啟示;講的是‘角色’——人的復雜性和他們充滿反差、有時甚至自相矛盾的本性,他們能彼此傷害、彼此相愛,又能突然直面自我的那種方式。”

  “刻舟求劍”式錯誤

  《終結者6》和《雙子殺手》犯了“刻舟求劍”式的錯誤。《終結者1》震撼亮相的時刻是在35年前,《雙子殺手》所反思的克隆概念是在1996年。35年前的卡梅隆導演能夠預測到機器人對于人類命運的困擾,設想人性消失的世界是什麼樣子,這是一種超前思維,他們無異于電影界的思想先知,展現了那個時候人們根本想象不到的世界。這其中有一種當頭棒喝的力量,讓人們突然去思考未來格局的顛覆。

  然而,如今的社會技術飛速發展,AI已經進入了人們的生活,“預言”已經失去了吸引力。機器人與人類打架的故事已經讓人們倒了胃口,反倒沒有《美國工廠》中機器人直接讓中産階級下崗造成的震撼大。而且,這麼多年來,《終結者》係列已經有了六部,都是在消耗同一個概念,而沒有更大的突破,硬是把“警世之言”變成了套路。

  現實主義的崛起

  當技術的外在已經與電影內容産生了背離,人們開始回望自己的生活。《少年的你》中,不僅有生動的人格呈現,更是將人們引入了校園欺淩與少年成長的情景之中,看似平靜的校園中也有千鈞之勢,看似無憂的少年心頭卻有無法排解的苦難與尊嚴。

  《少年的你》突破國産青春片的狹小格局,不再只是呈現青春,不再去聚焦于戀愛情愫,而是在探討怎樣護佑少年和這個世界,這其中有對于教育、成長的反思,有對家長、老師責任的探討,也有法理與人性的較量。中國電影能從這樣的角度去呈現和記錄校園和教育的生態,本身就是一次進步。

  “少年”的命運與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這部影片憑借真實的殘酷意味去牽動觀眾、牽動那麼多的家庭,牽動整個社會。

  《雙子殺手》《終結者6》《決戰中途島》質量都屬中上乘,但像之前的《我不是藥神》一樣,《少年的你》這種現實主義電影,在那些超級英雄、鐵甲戰艦之外,更加能夠擊中人心。

  文/本報記者 肖揚 統籌/劉江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蘇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圓明園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京舉行
圓明園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京舉行
第二十一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第二十一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特寫:“流浪”到香港的阿富汗國寶
特寫:“流浪”到香港的阿富汗國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5219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