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折衝樽俎之間的壯志與豪情——評電視劇《外交風雲》
2019-11-08 08:38: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舉國同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一部講述新中國外交史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外交風雲》在電視臺播出後,引起了觀眾熱烈反響和輿論廣泛關注。這部電視劇,以獨特的歷史視角,真實的歷史事件,鮮活的人物形象和恢弘的史詩品格,描寫了從1949年到1976年新中國波瀾壯闊、驚心動魄的外交風雲,記錄了新中國外交領域從奠基到不斷發展壯大的輝煌而艱辛的歷程,謳歌了新中國的締造者們為中華民族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嘔心瀝血、奮鬥終身的豐功偉績,也再現了共和國第一代外交官們鮮為人知的工作和生活經歷。

  《外交風雲》是一部題材新穎、歷史內涵豐厚、現實關照強烈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的優秀之作,是一部生動形象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黨史和國史教材,是一部對中國道路、中國制度、中國理論、中國文化充滿高度自信的藝術史詩,更是一部將歷史思維與審美思維相統一、將思想高度與藝術高度相結合的正氣充盈、大氣磅薄的咏史之作。這部作品,在題材選擇角度、主題立意開掘、思想深度表達、人物形象刻畫、虛實之間呼應以及表演制作水平等方面,都為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的創作,提供了許多具有啟發意義的經驗。

  一

  拓展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創作領域,將中國革命史和新中國建設史做了貫通性銜接,為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提供了一個新的藝術敘事空間。

  以往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創作,往往採取的是一種“斷代史”的書寫方式,就是把中國革命分為建國前和建國後兩個階段,而絕大多數創作,又都是集中在對建國前中國革命鬥爭歷史的書寫方面。這部劇的總制片人兼主演(宋美齡扮演者)文馨坦言,從創作之初到正式播出,主創團隊面對挑戰,勇于創新。在作品中將以往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的敘事終點,作為這部作品的敘事起點,打破了對中國革命歷史在藝術書寫上的“時空停頓”,一氣呵成地勾連起了建國前後兩個歷史時空,並將其熔鑄成了一個新的藝術敘事空間。這一新的創作視角,既是一種在題材創新上的勇氣,也是今天我們對中國革命歷程更深層面的思考和提煉。這不僅僅是一種藝術構思上的創新,更是要將新中國成立的歷史意義放在世界歷史發展坐標中的解讀。因為新中國的建立,不僅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命運,而且改變了世界的格局,新中國在外交領域的鬥爭,其實質依然是中國革命歷史的延續,是中國在世界范圍內爭取獨立自由的又一個戰場。正如劇中毛主席對外交戰線鬥爭特點的描述:“外交是一種與戰爭相對的國家行動,戰爭是以武器和鮮血進行的,外交是以筆墨和口舌進行的。”新中國成立後,面對帝國主義對新中國的政治扼殺、經濟封鎖、軍事威脅和國內一窮二白的局面,創立者們依然無所畏懼,高揚革命鬥爭的旗幟,發揚革命鬥爭的精神,以革命者的鬥爭膽略、勇氣和智慧,衝破重重封鎖,挫敗一個個陰謀,戰勝了一個個對手,折衝樽俎,縱橫捭闔,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世界冷戰的舞臺上,又取得了一個個勝利,最終實現了毛澤東代表中國人民向世界發出的錚錚誓言:“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外交風雲》正是在這一宏大立意的基礎上,將革命的主題做了歷史性延伸,讓新中國的外交史和百年來中華民族的奮鬥史目標相承,精神相通,豪氣相貫,氣韻相連,也讓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創作具有了世界性的敘事空間,呈現出通史意義上的風貌。

  二

  在紀實性的基礎上,追求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相統一,在記錄歷史風雲的同時,努力拓展藝術表達空間。

  紀實性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創作的基礎和原則,而藝術創作又必須要有想象的空間和虛實結合的筆墨。《外交風雲》以宏大歷史敘事和正史品格為作品基調,具有堅實的歷史質感,同時又以其詩性的藝術表達,對劇情、事件和人物進行了審美意義上的開掘與提升,這就克服了以往在同類作品中出現的“史有余而詩不足”和以紀實性取代藝術性的通病。這一特點,主要體現在作品在敘事方式上,該劇營造了兩個敘事時空,即歷史時空和藝術時空。在歷史時空敘事裏上演的故事,都以史為據,它是歷史邏輯本身所具備的戲劇邏輯,它的精彩、曲折、神奇和雄壯,遠勝于任何藝術虛構。如日內瓦會議風雲、克什米爾公主號歷險、亞非會議上周恩來震驚世界的風採和智慧、炮轟金門,以及毛澤東三個世界劃分的戰略宏圖,還有中法、中美、中日建交的戲劇性歷程……

  與此同時,作品又虛構了一個藝術敘事空間。有些故事情節、人物表情、對話環境,顯然是虛構的劇情,但放在與歷史時空並行的藝術時空當中,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藝術真實感。這就是當歷史邏輯和藝術邏輯相通之後,虛實互映的效果。這也為歷史題材創作在既忠于歷史又不為歷史所束縛,在歷史敘事中進一步拓展藝術敘事范圍,提供了一個參照。

  三

  運用豐富的細節,刻畫人物性格,展示人物內心世界,增強作品的情感衝擊力。

  這部作品在藝術上的成功,還在于其情節敘述的過程中,用豐富和飽滿的細節,再現典型環境中典型人物的音容笑貌和內心世界。細節是最生動、最傳神、最有感染力的人物塑造方法,也是歷史題材創作中最難捕捉的精彩瞬間,運用得當,則如驚鴻一瞥,風神俱現。在《外交風雲》這部恢弘大氣的作品中,細節的作用,使作品具有更加感人的情感溫度,也增添了大氣磅薄之中的精致和細膩。其中最成功的細節描寫,集中體現在對偉人毛澤東的性格形象刻畫和內心世界的展示上。這一特點,在作品中,可以説比比皆是。例如,毛澤東在訪問蘇聯的閒暇時刻,以手蘸茶水在桌子上對照字帖練習書法時專注投入的動作神情,和他向身邊工作人員細心講解書法藝術在筆墨、間架、輕重、大小之間的妙義要道,並從中體悟出辯證統一哲學思維的情節;他喝完茶後,又吃掉茶葉的生活習慣;他睡不慣軟床,要和衛士長換床睡的情節;出國時他自己不做新衣服,但卻叮囑要給宋慶齡多做幾套衣服的情節;在和外國友人的交談中,他講到自己的三大愛好就是讀書、遊泳和抽煙;他告訴基辛格説,自己還想到美國的密西西比河遊泳……這些都細膩而生動的表現出毛澤東平實樸素的生活習慣和平易近人的性格特徵。特別是在晚年毛澤東的形象刻畫上,細節的作用更具有了打動人心的力量:病中的毛澤東,有時會用右手慢慢捂住左側胸口,默默忍受病痛的折磨,但當在得知聯合國恢復了新中國的合法席位後,毛澤東突然從床上翻身坐起來,眼神中瞬間煥發出了光芒,他招呼身邊工作人員“拿酒來”之後,又轉身低頭,用手悄悄抹去眼角浸出的一滴淚水……晚年的他在和人談話時,手裏總拿著一支細雪茄,但不抽,只時不時放在鼻子下聞聞……這些細節,通過演員的出色表演,在讓觀眾看到一個偉人豐富內心情感世界的同時,也隱隱地泛出一股酸楚之情……這種細節感染力,已經讓觀眾不必再追究其歷史的真實性,而完全被一種藝術真實和情感真實所折服。這大概就是亞裏士多德所説的詩比歷史更普遍、更真實的含義吧。

  除了在情節動作表情上的細節特點之外,《外交風雲》中毛澤東的語言細節特點也很突出。毛主席本來就是一位語言大師,他語言的豐富性、獨特性和幽默性,最能體現出他的性格特點和深厚的文化修養。在決定對朝鮮出兵後,毛澤東站起來,鏗鏘有力講出了一句文言:“朝鮮,寇能往,我亦能往!”可謂一言九鼎,擲地有聲。在赫魯曉夫拒絕了對中國核武器研制的技術支持後,毛澤東説了一句湖南的民間諺語:“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表達了中國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絕不依附他人的決心。

  四

  折衝樽俎之間的豪情與壯志,賦予了作品英雄史詩般的旋律與基調。

  老一輩革命家所開創和領導的新中國外交,是百年中華民族奮鬥史的延續,也是中華民族爭取獨立自由的精彩華章。正是基于這種歷史高度,讓《外交風雲》這部作品,充滿愛國主義精神和英雄主義氣概,充滿了民族性、正義性和鬥爭性,也充滿了對現實的觀照。正如毛澤東在劇中多次所説的那樣:“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事業,正義的事業是任何敵人也攻不破的”。“新中國外交,必須高揚民族精神的旗幟”。正是在這種英雄主義精神力量的感召下,新中國外交,才能一洗百年屈辱,並從此拉開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序幕。開創偉大基業的那一代人,是真正的民族英雄。《外交風雲》所譜寫的,正是這部英雄的史詩。這一點,就是劇中的蔣介石也不得不承認説:“毛澤東這個人,我恨他,但也服他!”這雖然是一種藝術表達,但也是不爭的事實。《外交風雲》的英雄主義基調,是貫穿在劇中每一個人物性格和每一個情節故事之中的:劇中的毛澤東,一生奮鬥,從不屈服于外界壓力,即使在晚年,在病中,依然能縱攬世界風雲,剛毅而果敢,如“蒼龍日暮尤行雨”;周恩來風採超群,忠心赤膽,鞠躬盡瘁;鄧小平沉著穩健務實;陳毅豪放率真坦蕩……而新中國第一代外交家們,或持節海外,為國而忘家;或不幸殉職,忠魂不朽……他們既創造了新中國輝煌的外交史,也在中華民族的英雄譜係中熠熠生輝。今天的中國,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進程中,依然會面對復雜的世界形勢和各種壓力,《外交風雲》中所謳歌的英雄主義精神和前輩們所留下的精神財富,將會成為我們前進的動力。   

    (作者:李京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04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