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李安 做電影,我蠻貪心的
2019-10-17 08:47: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由李安導演,威爾·史密斯主演的電影《雙子殺手》即將于10月18日全國公映,影片講述了特工亨利正準備退休,卻發現自己被一個年輕殺手追殺,而這個人竟是比自己年輕25歲的克隆人。該片也是李安導演繼上一部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之後,再次採用4K/3D/120幀的技術拍攝的作品。雖然《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全球票房並不理想,但這並沒有阻止李安對于新技術的探索,“打擊是一定有的,但我實在太好奇了,之前沒有做到的東西,我想繼續往下試,試到沒有人出錢為止。”李安承認,在拍電影這件事上,自己是一個蠻貪心的人,各種題材都想嘗試,因為不掙脫別人給你限制的框框,只貪求安逸,自己也會覺得索然寡味。記者獨家專訪導演李安,談拍攝這部電影的幕後故事以及未來拍片計劃。

  李安(右)在拍攝《雙子殺手》的第一場戲:威爾·史密斯(左)飾演的角色在執行一次高難的狙擊任務,這也是他退休前的最後一役。

  技術

  “假史密斯”比真人片酬還要貴

  生活中的李安不使用數碼産品,他自稱一個“低科技”的人,但近幾年他在好萊塢電影技術探索方面走得最遠,先是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創造了一個虛擬老虎,又用4K/3D/120幀的技術拍攝了《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這次沿用上次拍攝技術的同時,又在銀幕上創造了一個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這個角色完全由數字技術創造出來,沒用到一般動作捕捉等輔助手段,在目前電影視覺特效中是最難的一道關卡,成本也是最昂貴的,比威爾·史密斯的片酬還要貴兩三倍。

  為了創造出數碼junior這個角色,導演李安研究了史密斯年輕時候的很多照片,臉上的各種細節放大6000倍。李安説,我對威爾·史密斯的臉可能比他媽媽還要熟悉。在李安看來,這部電影真正難的不是創造出這個數碼人,而是怎樣讓觀眾投入到角色中去。從科學上來講,通過技術完全可以做到對人臉部的100%還原,但觀眾對于人臉辨識又是很奇怪的行為,不是完全科學的,必須還要從臉部一些細節上慢慢摸索,工作量巨大。

  動作

  節奏感放慢,在細節上下功夫

  因為採用了4K/3D/120幀的技術,李安這次在動作戲的拍攝方式上都不一樣,因為要看得更真切,過去的很多手法都不能用了。李安解釋道,普通的3D動作片講究的是速度感,拍攝時喜歡從側面拍,再加上快速剪切,可以讓本來速度30邁的車子看起來像70邁那麼快,而120幀是為了讓觀眾看得更清楚,在速度感上沒法跟24幀的比,“糊弄不過去,只能在細節上下功夫,搞創意”。

  電影中有一場摩托車追逐戲,如果按照傳統拍攝,就是從側面拍,以制造速度,但演員的臉就看不清楚,而李安則是通過細節來制造混亂,比如子彈換膛,表情的捕捉等等,“我們的節奏感是放慢的,可是裏面塞了很多東西,表演加進去,戰術加進去,讓觀眾心裏更忙碌更興奮。”這場戲拍攝花了差不多兩周時間,但是計劃了很久,先把這場戲用動畫的形式做出來,再開會、現場測量、拍攝,最後還要進行數碼處理。李安覺得,完全用數碼技術並不見得最好,用數碼加實拍相結合的方式出來的效果是最好的。

  關鍵詞

  最貴鏡頭:制作一年

  觀眾在片中第一次看清楚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的那個鏡頭,導演稱是全片中制作難度最高的鏡頭,幾百人前後花了一年時間。因為這個角色在之前的動作戲中,大都是戴著墨鏡,動作很快,觀眾看不清楚他的臉,而這個鏡頭中是觀眾,也是老年威爾·史密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臉,在制作上的要求也是最高的。

  最高目標:純搞笑片

  雖然導演李安總是喜歡嘗試各種題材,但他表示鬼片是不敢拍的,怕投入太深。他希望自己最高的目標是能夠拍一部純搞笑的片子,“有的人搞笑可能很簡單,但對我來講,老是要講個什麼道理,所以純搞笑的話可能是一個高難度”。他之前的片子中也有些喜劇元素,但是對他來説很感傷的橋段,觀眾往往會哄堂大笑,而他試圖搞笑的部分,觀眾卻沒有什麼反應,這也令他很困惑。

  最愛笑星:黃渤

  對于最想合作的喜劇演員,李安表示想合作黃渤,“他是很有天分的喜劇演員,臺下也好,銀幕上也好,怎麼樣都好笑,我很佩服那樣有天分的人”。(記者 滕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14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