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沙溢 這幾年作品不多,因為水瓶座怕重復
2019-10-14 08:32:2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軍藝時的沙溢。

  今年的國慶檔,在眾多上映的影片中有一部溫情小品——《親密旅行》,這是演員沙溢的導演處女作,他找來了大兒子安吉當男一、自己演男二。“大家都説,小動物和小孩是最難拍的,我也真是勇于挑戰。”

  而在《親密旅行》前,2019年還有一部熱播作品裏也有沙溢的身影,那就是電視劇《小歡喜》中的喬衛東。這個原本只是“友情出演”,為了陶虹飾演的宋倩母女做鋪墊的角色,最開始只有八集戲份,但由于他的表演為劇情增加了很大的亮點,作為編劇的黃磊和導演商量後,直接把沙溢的戲加成了主演之一。

  記者採訪當天,沙溢還因參加某綜藝節目被趙薇誇讚演技自然而上了熱搜。當記者問他演戲的秘訣時,他苦笑著,想了半天:“我就是搞這個的,研究半輩子了,其實我一直演戲都是這樣的。”

  沙溢自導自演電影《親密旅行》,帶著兒子安吉一起演戲。

  首次做導演——

  連蒙帶騙,把兒子嚇哭卻喊“好”

  《親密旅行》講述的是沙溢飾演的網約車司機沈童和安吉飾演的男男,帶著一只名叫伽利略的小狗進行的一次奇妙旅程。第一次當導演,就挑戰了高難度的“拍孩子”,沙溢一臉無奈,“不過好在,這孩子是自己的,比較聽話,而且拍攝過程挺辛苦,有一些要熬大夜的戲,還有在山路上摔倒的戲,要是別家孩子,我還真不敢這麼用。”

  其實早在三年前,電影投資方就找到沙溢,希望他導一部科幻題材影片,“我覺得我不行,還是得做自己有感觸、有把握的東西。”所以才有了這部,沙溢參與劇本創作的《親密旅行》。

  對沙溢而言,最大的壓力除了導戲,更擔心、害怕大家覺得他演得不好。“我特害怕最後觀眾一看,説‘他演得不怎麼樣’那就完了。”但他給安吉的表演打了滿分,10分。可能很多人認為,父親和兒子在電影裏面表演類似生活中的片段,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拍電影,要根據劇情設定還原劇本中的場景,而且一個鏡頭要拍很多遍,這對于小朋友來説,並不簡單,尤其是片中安吉的幾場哭戲。每次安吉痛哭流涕的時候,沙溢第一反應不是心疼,而是:太好了,哭出來了!

  “有一場戲講的是安吉吃芒果過敏,躺病床上告訴我他沒有爸爸。拍第一遍,他沒哭,我覺得不行,還是要哭出來。我就想了一個招兒:因為這次拍攝,他媽媽全程都在,就那天沒來,我就説趕快把這場戲拍了。開機前,我在安吉耳邊惡狠狠地説了一句:安吉,你一會兒要是不哭,我就讓你媽再也不回來了!安吉眼圈立馬就紅了,一把拉住我的手,哭得可好了。”

  《小歡喜》劇照。

  《小歡喜》——

  那句“英子開門,爹地”,原來是忘詞了

  不久前的熱播劇《小歡喜》讓沙溢收獲一大波好評,大家紛紛表示,喬衛東這麼個中年“油渣”角色,如果不是沙溢來演,恐怕不會這麼討喜。而那句“英子,開門,爹地”的經典臺詞,不但被網友們做成了表情包,也是劇中幾位小演員最愛模倣的橋段。但很多人並不知道,那場戲,其實是沙溢忘了詞,臨場編出來的一句。

  劇中,沙溢飾演的喬衛東和黃磊飾演的方圓是一對無話不説的好朋友。但沙溢其實是黃磊的學生,“我跟海清是一屆的,都是黃老師的學生,他們是電影學院97班,我是解放軍藝術學院97班,我們班跟他們班是交換生,總去他們班,我對黃老師一直都很尊敬。再加上導演汪俊之前和我老婆胡可合作過《如懿傳》,也是我很喜歡和尊敬的導演。而且合作的海清、陶虹,全是好演員,這樣的劇組為什麼不來呢?”

  沙溢和陶虹在《小歡喜》中飾演一對歡喜冤家,兩人因為離異,所以關係微妙,也因此,陶虹飾演的宋倩對女兒極為看重,表現出來的就是管得嚴。而沙溢飾演的喬衛東就成了女兒英子情緒上的一個宣泄口。“我經常聽説,好多孩子心裏話寧願跟樓下賣汽水的大爺説兩句,都不願意跟家長説,我覺得就是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缺少陪伴和溝通,所以我現在就是盡量多陪孩子。”

  而生活中的沙溢則有一位嚴父,“我父親一直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這樣的教育模式也影響著沙溢的教育理念。但在演了《小歡喜》以及自導自演的電影《親密旅行》後,沙溢在教育方式上有了很大的改變,“柔和了很多。比如我現在已經開始玩遊戲了,以前覺得那都是玩物喪志,我也讓孩子玩。”

  《武林外傳》劇照。

  情景喜劇!

  《武林外傳》火了,他卻在跑龍套

  沙溢成名是因為那部火遍全中國的情景喜劇《武林外傳》,而這部劇的導演尚敬也是他至今最感恩的人。其實他們最早合作的作品是《炊事班的故事》,那也是他大學畢業後,拍的第一部正經作品。

  “一拍就是三部,最後一部還是在《武林外傳》之後拍的,然後還有《都市男女》《健康快車》。其實《武林外傳》這些演員跟導演至少都合作過兩三部作品,最多的就是我。”

  對尚敬最深的印象,沙溢説就是脾氣大,“我很害怕他,他一喊我就忘詞,我那會沒拍過那麼多戲,也沒那麼強悍的心理支撐。其實有的時候他也不是衝我喊,可能是跟道具、燈光或者別的部門喊,嚷嚷完了説:好了,你準備開始。接下來第一句是我,我就‘對不起,導演,我忘詞了。’”

  《炊事班的故事》劇照。

  但這些都無法阻擋沙溢對尚敬的感恩,感恩其對自己的培養,“拍《炊事班的故事》第一部時,我還挺較勁的,很青澀。他看我對于表演、對于喜劇沒有完全放開,但覺得我還是一個可造之材,所以願意一直帶著我。《炊事班的故事》後又去上海拍了《都市男女》,我才慢慢自信起來。”

  尚敬曾在採訪中提到,他對沙溢的第一印象特別好,“那會兒他剛從軍藝分到空政,每天笑呵呵的,一看就是一個陽光明亮的小青年。我對他印象很深的就是他很刻苦,當時他和其他老師合作小品,每天戲排完,他還在那琢磨角色,也是因為這個緣由,2002年籌備《炊事班的故事》的時候,我找他來演帥胡。”

  而在2006年上半年,《武林外傳》播得最火的時候,沙溢卻還在另一個劇組跑龍套,“我可不是幫忙跑龍套,我就是去演一個龍套。那個時候沒有發達的新媒體和自媒體,不像現在一夜之間一個人因為一部作品就紅遍大江南北,我大概都過了兩三年,才陸陸續續接到演主角的邀約。”

  無論演白展堂時還是如今,始終伴隨著“減肥”二字。

  無論演白展堂時還是如今,始終伴隨著“減肥”二字。

  校草?減肥?

  進軍藝時180斤,每天都餓著演白展堂

  在沙溢的微博裏搜“減肥”兩個字,最早的一條要追溯到2011年,而這個詞,一直都是沙溢的痛點,但並非他人到中年才遭遇的瓶頸。

  前一陣,沈騰曾在採訪中直言“在軍藝論校草,沙溢從來沒是過。”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沙溢還半開玩笑地説,當初因為覺得自己長得不夠好看,所以都沒敢考北京電影學院。其實,他在軍藝時,就曾因為體重,被老師以鼓勵的形式安排當上了芭蕾課代表。沙溢説,剛入學的時候,體重曾達到180多斤,別的同學休息了,他還要穿著減肥褲去跑步,“男同學裏只有我穿減肥褲。”上學期間,最瘦時保持在122斤左右,“拍《炊事班的故事》第一部,就是我剛離開學校的時候,也是我最瘦的時候。”

  後來演《武林外傳》裏的白展堂,沙溢最痛苦的還是減肥,“拍戲之前確實挺胖的,臉都是圓的。導演找我談話,説你一定要減肥,因為白展堂一定要帥。”全劇組的人都知道沙溢要減肥,每次沙溢一進食堂,剛一排隊,所有人都跟沙溢説:減肥啊,臉又胖了。“菜我就只敢盛一點,其實我已經餓得不行了!”

  導演尚敬還曾經爆料,當時因為《武林外傳》是在北京郊區的山上拍的,飲用水和生活用水都是山泉水,全組人多多少少都因為水土不服鬧肚子,只有沙溢沒事,“而且沙溢還好幾天都不去廁所。”

  “最可氣的是,演李大嘴的姜超當時被導演要求增肥,我這不能吃,他得使勁吃,還老氣我。他宿舍住一樓,總拿著奶茶隔著紗門看我在院子裏鍛煉,還沒事問我累不累,把我氣的!”

  沙溢走到哪裏,似乎都自帶“笑聲”。

  看見我就笑,是好事

  有人説,只要沙溢站在那裏,不用説話、不用動,就能讓人笑出來。“大家對我有這樣的感受,也是來源于我最初的那幾個作品,《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傳》……對那幾個喜劇角色的印象比較深刻,而且這兩年我節目上得比較多,這種印象可能會更深刻。這是好事,大家喜歡我,總比不喜歡我好,我挺高興的。”

  而作為演員,讓觀眾一看到就想笑是優勢也是劣勢,“優勢就不用説了,有的時候,可能明明沒有那麼好笑,但觀眾一看見你,還是哈哈大笑。劣勢可能就是演悲劇時,觀眾還在笑,那你們也太不善良了吧?”沙溢説。

  步入四十歲的沙溢説,現在是最好的階段。

  男人四十啊,一枝花

  今年,沙溢已經41歲了,都説中年女演員有年齡危機,那男演員是不是同樣有這樣的擔心呢?“男人四十一枝花,我正是一枝花呢,一點都沒有危機。”“我覺得40歲,是男演員最好的階段,有家、有孩子了,對生活、對愛的理解,對朋友、對周圍事物的理解和心態都已經很成熟了,不較勁了,也平和了。而且,40歲的男演員,在精力和體力方面也是最佳狀態,需要40歲男演員更多地去展現自己的魅力。”

  兩個月前,沙溢剛剛攜手妻子胡可主演了話劇《革命之路》,定期回歸話劇舞臺,沙溢覺得這是演員對自己的打磨,他覺得很重要。“反正我是這樣的,話劇舞臺有這樣的魔力,它就像是一座學校,定期都要回去打磨自己。”

  【新鮮問答】

  新京報:之前的《小歡喜》中,和陶虹的對手戲最多,合作下來有什麼意料之外的感受?

  沙溢:沒想到她是這麼逗的一個女演員,早年看她演的《空鏡子》,都是比較悲情的。真正在一起拍戲了,才發現她整個一喜劇演員,比我還逗,所以我倆在一塊經常笑場,有一些現場發揮,跟導演一溝通,就變成創作了。

  新京報:在表演上還有什麼企圖心嗎?

  沙溢:你看我近幾年,在影視劇上作品並不是特別多,我一直想演自己覺得有興趣的,不管從哪個方面吧。我是水瓶座,怕重復,特別希望能在某一個領域或者某一個角度開啟我另一扇創作的大門。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00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