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李飛熊 從紀錄片名導到文學新人
2019-09-23 08:43:46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家出版社近日推出了一本長篇小説《沒有終點的列車》,作者李飛熊,是一個對讀者而言陌生的名字。這其實是作者有意隱藏了自己之前的身份。

  李飛熊的真名是李維,作為四川電視臺的紀錄片導演,他從2001年開始從事非虛構影像制作,紀錄片作品《北川中學》《超級按摩師》《撼天記》等在業內頗有影響,斬獲了“星光獎”“金熊貓獎”“中國民族志紀錄片學術獎”等紀錄片界幾乎所有的頂級獎項。

  然而,就是這樣一名在非虛構影像領域已經卓有成就的導演,卻決定以一個新人的身份,跨入虛構的文學世界——寫小説。用李飛熊的話來説:“寫小説實際上就是一種紀念,對我的青春、對改革開放元年前後出生的一代人的紀念。”

  “北漂”經歷成了故事源泉

  1978年出生的李飛熊是踏著改革開放的腳步而來的一代人,他們面對的是國家劇烈的變革和社會日新月異的面貌,同時伴隨的也有他們每一個個體命運的起伏。1999年,李飛熊從寧夏大學畢業後,進入銀川電視臺做新聞節目。但是這時候的李飛熊並不安于現狀,他有一個詩人的夢想,想寫詩歌,出詩集,于是第一份工作沒幹一年,他就毅然辭職,獨自來到了北京,做起了“北漂”。

  《沒有終點的列車》中的主人公周行健正是李飛熊“北漂”生活的投影,書中寫到周行健去北京大學看望朋友王立言,看到當時的北大周圍租住著大量的“旁聽生”,他們沒有北大的學籍,卻因為仰慕北大的師風校風,在這裏過著每日蹭課的日子。李飛熊初來北京的時候,也是他們之中的一員,在這裏他聽了很多名家大師的課,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留下了一段漂泊卻難忘的歲月。

  後來李飛熊在央視的欄目組當編導,開始從事紀錄片的拍攝。他參與的最大一個項目,就是全景式反映我國航天事業的20集紀錄片《撼天記》,而且直接擔任分集導演。為了拍攝《撼天記》,李飛熊到中央新影廠調取了所有美國、蘇聯和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資料影片。同時,他還採訪了眾多航天事業的大家,如梁思禮、孫家棟等,“聽他們的故事,對我是一種洗禮,我內心中那種家國觀念被他們點燃了。”

  李飛熊的人生逐漸找到了航道,一頭扎進了紀錄片的世界中。在北京待了五年後,他南下去了四川,拍攝了《北川中學》《超級按摩師》《彝問》《成都建川博物館的非常記憶》等紀錄片,獲獎無數,在業內也聲名鵲起。

  2014年2月,離開北京九年的李飛熊考上了北京大學的藝術碩士,終于以一個正式學生的身份重回北大校園。但是這時候的他卻發現,當年自己曾經蹭課追捧的那些大師們已經一個接一個離去,連北大南門那個自己經常光顧的風入松書店都沒了蹤影,巨大的變化一時讓他無所適從,他感到一個時代結束了,頓時升騰出一種使命感,要將當年那段青春歲月寫下來。

  “我是1978年出生的,往前往後推五年,這十年出生的可以算是一代人,我好像還沒有看到有反映這一代人特別優秀的作品,所以我就想,自己寫一個吧,至少為這一代人發發聲,”李飛熊説。因此,在動筆之初,李飛熊就對這部小説確定了兩個方向:始終如一對這個社會進行關注,始終如一關注大時代下的小人物。

  為一代人的青春寫一部小説

  小説最初的名字叫《迷惘時期的愛情》,李飛熊覺得不好,後來在他的設計下,小説每一章節的開頭都是主人公周行健在西行列車上的所見和所思,這成為勾起小説故事脈絡的一條線索,因此他才將小説更名為《沒有終點的列車》。這個書名,正契合了書中周行健、馬洛等人物的命運,他們在迷惘中尋找人生的出路,然而生活卻宛如一班沒有終點的列車,駛向遠方。

  李飛熊坦言,這部小説有一些半自傳體的色彩,幾位主要人物在現實生活中都存在一個或幾個人物原型。他在寫作之前,將每一章的大綱都整理了出來,那些人物是什麼樣的人,最終走向何方,想反映什麼樣的狀態,就都漸漸清晰了起來。

  在李飛熊看來,“男一號”周行健是那種最堅決不妥協,最叛逆的人,而且他的身上有中國傳統文人的特點,“我比較喜歡唐朝文人,比如李白,他腰裏挎著劍,手裏拿著書,我覺得周行健身上有這種精神。”至于書中和周行健一起來到北京闖蕩的馬洛,則更像一個魏晉名士——詩意、浪漫、偏激、感情用事,“你讓我不高興,我立馬翻臉,我跟你有感情了,就立刻爆發出來。”李飛熊在書中還描寫了一個留在家鄉鳳凰城的人吳先鋒,他的名字就充滿了反諷,他曾經想做一名先鋒詩人,後來卻成為一個保守、中庸、向現實投降的人,“書裏還有一個反諷,就是在所有的主人公裏,只有他一個人最終結婚了,可他的妻子卻是媒人介紹的,他們根本沒有感情。”

  從北大畢業那年,李飛熊將小説的文稿完成了。他覺得,這個時候寫這篇小説反而是最合適的,“如果當時寫,一定會充滿著無邊的想象,寫出來會很生澀。只有當你各方面都成熟了再來寫,才能寫出深度來。”李飛熊表示,自己很長時間都在做非虛構影像工作,做得多了會發現影像的力量也有它的不足之處,而虛構的文學創作反而讓他能夠丟掉束縛,放開手腳,更加遊刃有余地去進行人物心靈的刻畫。不過,書中情節的推進常常能夠呈現出鏡頭感的效果,這也得益于他在影像敘事方面的嫻熟。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副主編、文學評論家崔慶蕾認為,《沒有終點的列車》的書名透著濃重的象徵意味和哲學氣息,在這部小説中,作者通過對一代人青春的重塑和復現,完成了對一代青年的精神塑形和對一個時代歷史面影的掃描,它擦亮了一代人的青春,也進行了深入的歷史反思,提出了諸多重要的社會性話題和問題。記者 成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2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