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再治宮鬥、翻拍,對影視行業是良性警示
2019-07-16 08:01:1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月9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電視劇司召開調研座談會,會議要求各省級管理部門重點加強對宮鬥劇、抗戰劇、諜戰劇的備案公示審核和內容審查,治理“老劇翻拍”不良創作傾向。這已是本月總局第二次“點名”宮鬥劇、翻拍劇。早在7月3日,中宣部副部長、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長、黨組書記聶辰席便強調,“針對注水劇、宮鬥劇、翻拍劇、演員高片酬等問題,深入挖掘瓶頸症結,始終保持高壓”。

  從網傳“限古令”到“限宮鬥”成實錘,從多部翻拍作品“蓄勢待拍”到流産,新京報記者根據廣電總局電視劇備案平臺公示,盤點了已備案的翻拍劇以及劇情中或涉及宮廷鬥爭的古裝劇,並採訪業內人士,了解總局多次“強調”背後釋放的行業信號。

  嚴肅歷史題材本就不該娛樂化

  近兩年,“古裝”已淪為懸在制作公司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自2018年,業內便盛傳相關部門將對古裝劇嚴格管控,隨後《如懿傳》《三國機密》等劇選擇了網播。2019年年初,網絡再次傳出武俠、玄幻、宮鬥等古裝題材劇不允許播出,《九州縹緲錄》等相繼撤檔。直到如今,總局對“宮鬥劇”的限制成為實錘。

  武俠、玄幻、傳記、歷史等古裝劇中,為何“宮鬥劇”被兩次明確點名,在編劇汪海林看來,主要在于其價值觀的錯誤性。“例如《武媚娘傳奇》等劇都是後宮女性用極其兇殘的方式,把阻擋自己權力道路上的人謀害了。從文化角度上講,這類後宮文化其實並沒有所謂的文化價值。”

  但究竟如何為“宮鬥劇”定性,目前業內也尚未有明確口徑。在劇評人李星文看來,涉及後宮女性輔佐前朝君王的故事,或不應屬正宗的“宮鬥”。例如《大明風華》中湯唯飾演的孫太後便在歷史上擁有極高政治作為;而《羋月傳》中的秦宣太後也曾執掌朝政,她們作為歷史人物的作為遠超後宮范疇,“她們都不再僅是《延禧攻略》這類用稀奇古怪的手段在後宮爭寵,或幹掉在後宮欺壓自己的對手,而是有很多政治作為,所以我認為需要被限制的宮鬥劇,應當是以求得君王寵愛為終極目的,使絆子互相陷害的後宮女性鬥爭劇。”

  而汪海林則認為,若是嚴肅歷史題材,且故事是現實主義而非泛娛樂化的,也不應在限制范疇內,例如《雍正王朝》等,“當然,如果是玄武門之變這類為了權力不顧一切、殘殺兄弟的,顯然也是不行的。”

  明確限定“老劇翻拍”屬“利好”

  而對于翻拍劇,雖然過去也曾網傳總局將對該類作品加以限制,但從未有政策明確“翻拍”的定義。此次總局強調治理“老劇翻拍”,無疑為受限的翻拍劇首次劃出明確范疇——即翻拍依托的原始版本應是一部老劇,而非小説、漫畫等其他載體。例如《王子變青蛙》《綠光森林》等屬受限范疇。

  在李星文看來,總局此次對“翻拍劇”的明確界定,對制作方而言其實是好事,“雖然典型的‘老劇翻拍’肯定暫時無法播出,醞釀的項目也需要停下來,但大量不屬于此范疇的、原先可能界定不清的翻拍劇,例如根據小説、傳説等改編的作品,相應的也能得到解放。”

  但汪海林對“翻拍”的定義仍存疑惑。在他看來,翻拍劇受限更多是由于部分作品翻拍得過于頻繁,且相隔年份較短,“例如有些劇五六年前已經翻拍過一版了,不到十年再翻拍,基本上成功的可能性會比較小。但對于已經播出超過十年或者十五年的老作品,是不是有翻拍的價值?是否也在受限范圍?目前好像也還沒有定論。”

  規避風險堅持現實主義原創

  電視臺明天能播什麼劇,在近兩年已成為了“玄局”;而總局本月的“兩次強調”從某種程度上指明了未來創作、制作劇集的方向。

  在制片人C看來,對于在以上被治理題材中已投入重金的公司,無論是作品停拍或被積壓,都會造成極大的資金回籠壓力。但這對于行業長久發展而言卻是良性警示,“我們能明顯看到近兩年宮鬥劇快速減少,翻拍作品也不再大量冒出,這不僅是政策的引導,也是由于觀眾對同質化的宮鬥劇産生審美疲勞,對翻拍更是大為不滿。觀眾如今更期待《都挺好》這樣的現實題材,也期待更多原創作品。這是市場的選擇。”

  而在政策的變化之下,把控創作源頭,則是制作公司應對風險的最佳手段。在汪海林看來,項目的播出或受限,必然存在偶然性和特殊性,但政策的趨勢無疑是鼓勵原創和現實主義作品,“哪怕是古裝劇,也可以突出現實主義風格。只要創作時把握好這幾點,並不會對未來劇集的播出造成影響。”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客家土堡允升樓
客家土堡允升樓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4757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