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三角戲曲大傳播大流動勢在必行
2019-03-15 08:47:28 來源: 光明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乘著“東方名家名劇月”(前身為“長三角名家名劇月”)于本周歸來的東風,如何推動民族戲曲在當代壯行,如何強化和提升長三角戲曲的交流、聯動與傳播的話題,又躍入眼簾。

  長三角地區文化地緣相近,文化傳統相通,文化風俗相融,在中國文化版圖上有著鮮明而獨特的色譜。改革開放以來,長三角地區憑借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和觀念優勢,率先在經濟上崛起,城市化與現代化的發展步伐也越來越快,與此同時,依附在長三角地區的地域傳統文化特別是地方戲曲藝術也正經歷著時代審美的轉型。

  社會經濟的繁榮發展,最終體現為人的生活方式和文明意識的進步,在越來越尊重中華傳統文化的新的時代背景下,應當重新審視長三角地區戲曲藝術的發展歷史與生存現狀,以促進更為自覺的協調發展和區域聯動,進而推動長三角地區戲曲藝術的新的繁榮。

  起源不一,卻你中有我

  富庶繁華的長三角地區,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戲曲的發源之地,南戲發源于浙江永嘉,昆曲發源于江蘇昆山,安徽安慶的大批徽班藝人進京直接導致了京劇的誕生,上海則催生了代表著現代戲曲品格的越劇和海派京劇。滬蘇浙等地除了都擁有具有全國性流播范圍的劇種京劇、昆劇、越劇外,還擁有豐富多樣的方言劇種,如江蘇的錫劇、淮劇、揚劇、蘇劇、淮海戲、柳琴戲、梆子戲、泗州戲等,浙江的紹劇、婺劇、甌劇、甬劇、姚劇、杭劇等,上海的滬劇、滑稽戲等,以及安徽的徽劇、廬劇、黃梅戲、池州儺戲和鳳陽花鼓戲等。

長三角戲曲大傳播大流動勢在必行

  圖為蘇昆與白先勇合作的《白羅衫》劇照 許培鴻 攝

  這些地方劇種雖然各自的發源地不同,但在滬蘇浙皖地區的傳播卻不受方言流行區域的限制,而成為共同欣賞的表演藝術。以上海為例,20世紀中期以前,上述起源于蘇、浙、皖的各地方劇種不但經常來滬演出,多數劇種還在上海建有職業劇團,有的則是在當地發端、在上海成熟乃至正式確定劇種名稱。如越劇起源于浙江嵊州,進入上海之前被稱為“的篤班”“小歌班”“紹興文戲”,進入上海並站穩腳跟後才被稱為“越劇”。蘇浙的大多數劇種直到20世紀50年代在上海仍擁有職業劇團,如揚劇、錫劇、甬劇、姚劇等,而今天作為一個劇種僅存一個劇團的寧波甬劇,20世紀50年代在上海市區活躍著的職業劇團就有11家之多。20世紀下半葉,黃梅戲音樂受到普遍歡迎,江蘇曾建立多家專業劇團,黃梅戲更在蘇浙滬地區廣泛傳播。同理,上海的滑稽戲、滬劇劇種在蘇浙兩省不但傳播廣泛,而且都有專業劇團,有的劇團在今天的發展繁榮勢頭甚至不亞于起源地上海,如蘇州滑稽戲劇團、杭州滑稽戲劇團等。

  淮劇起源于蘇北,原為地方小戲,清末受到徽劇影響方才形成大劇種格局,20世紀上半葉,淮劇(時稱“江淮戲”)隨著大批蘇北移民遷居上海而流播到申城。淮劇在上海最興盛的時期,職業劇團多達百家,一度淮劇在上海演出的勢頭竟壓過了京劇,以致有些京劇演出不得不借助淮劇演員的影響拉動票房,從而産生了京淮同臺的“京夾淮”現象。由于淮劇、越劇在上海的歷史影響和深厚的觀眾土壤,這兩個本屬于蘇浙方言的劇種已經漸漸成為上海的本地劇種,名聲顯赫的上海越劇院、上海淮劇團現已成為上海的戲曲文化品牌。

  由此可見,滬蘇浙皖地區的戲曲藝術向來是不分邊界,相互滲透,相互影響的。換言之,正因為長三角地區的各地方劇種擁有了跨地域跨方言的傳播土壤,局限于方言一隅的地方戲劇種才有了更為廣闊的流播空間,並因之得到發展壯大。

  交流萎縮,需破地域藩籬

  有一個時期,尤其是在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長三角地區各戲曲劇種的影響均在逐步萎縮,曾經在異地建立的專業或職業劇團也在逐漸減少。如上海在這段時期除了擁有國有背景的京、昆、越、滬、淮、滑稽戲等專業戲曲院團之外,已經沒有其他劇種的專業或民營劇種劇團。江蘇不但沒有了滬劇團,甚至連越劇團也僅存一家,而錫劇、揚劇、甬劇、姚劇、徽劇、黃梅戲等上海劇場的常客,也是往來稀少甚至難得一見了。

長三角戲曲大傳播大流動勢在必行

  圖為《我,哈姆雷特》張軍定粧照 李偉 攝

  地方戲曲流播區域的萎縮,固然與傳統文化和民族藝術在一段時期裏于現代化城市化進程中所遭遇的時代轉型背景有關,但是,善意動機下的地方性保護意識,在客觀上影響了各戲曲劇種在更大范圍裏的競爭與傳播,這個因素同樣不容小覷。如有些地方採用地方政府為地方劇團演出買單的戲曲惠民工程,政府出資降低本地劇團的演出票價乃至進行免費公益演出,這項舉措表面上看是支持了戲曲演出並使普通觀眾得到了文化實惠,而實質上是對正常戲曲生態的破壞,使得外來劇團劇種無法在該地區進行平等的演出。為了享受政府採購當地劇團演出的本土保護優惠政策,許多劇團劇種不願意再走出原生地,從而加劇了劇種影響力與傳播力的萎縮,甚至滋生出消極演出的消極市場,進一步弱化了戲曲藝術在文化轉型時期的自身發展能量,不利于形成和健全戲曲藝術發展的良性生態土壤。更有甚者,畫地為牢,限制甚至拒絕外來劇團與本地劇團的市場競爭,客觀上形成了自給自足的戲曲演出狹小區域。

  有些在多地區都有專業和職業劇團的劇種,如越劇、淮劇、滑稽戲等,往往在政府主辦的劇種匯演評獎等節慶活動中,只允許本省的劇團參加,而把同一劇種的外地劇團排斥在外。再如以國家部委名義主辦的一些單劇種節慶,由于幾乎成為承辦所在地越劇院團的戲曲匯演,外省市院團即使勉強參加,但大都既不派出最強的陣容,對于獎項本身也缺乏榮譽感。

  亟待重建戲曲大區域、大傳播、大流動

  重建大區域概念。歷史地看,長三角地區地緣相近,人口交流密集,滬蘇浙皖四地文化傳統以及民俗趣味相似相通,且大部地區同屬吳方言區,較少語言與風俗障礙。許多劇種如京劇、昆劇、越劇、黃梅戲、滑稽戲以及帶有戲曲藝術成分的評彈,大都是共享的劇種,各地大都擁有國有或民營的專業或職業劇團,相互間的市場演出、劇目創作和人才交流十分頻繁,有著彼此賴以生存的共同土壤。現實地看,滬蘇浙皖四地由于改革開放以來的建設發展,現代化和城市化的程度很高,戲曲消費市場的潛力很大,在實現“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傳統藝術時代審美轉型的過程中,城市劇場藝術得到了領先的同步發展。尤其近年來隨著國家層面對戲曲藝術的保護和各地方政府對本土戲曲藝術的支持,各地方劇種、劇團都在充分享受到公益保護和體制機制改革的實際好處之後,出現了良好的發展勢頭。戲曲院團實力不斷增長,演出市場日漸繁榮,交往交流逐步頻繁,傳統藝術和民族戲曲的生存環境也隨之得到改善。值此時機,應該恢復地方戲曲發展的信心,打開格局,開放地域,收復失地,開拓市場,進而重新建立長三角地區地方戲曲的大區域概念。

  重培大傳播土壤。電影放映早已建立了全國以及跨地區的院線機制,電視劇播放也建立了多地電視臺的聯播機制,作為舞臺藝術的交響樂、芭蕾舞、話劇等藝術品種也在北京保利、上海大劇院和上海東方藝術中心等運營機構的牽引下建立了巡演連線機制。相比之下,戲曲雖不乏跨省市的個別劇目巡演運作,但離建立科學的巡演連線機制還相差很遠。在此情形下,單一定點的演出成本居高不下,圈地自保的地方保護意識尚未完全改變,由此造成的新劇目演出壽命短暫、劇種影響力、傳播力下降、戲曲觀眾看不到外省市好戲好演員的現象尚未得到根本改善,凡此種種,亟須有關文化主管部門或演出經營機構採取相應的對策。滬蘇浙皖地區戲曲本來就是相互養育、彼此滲透、血濃于水的關係,因此重新培育長三角地區戲曲傳播的大市場土壤就顯得尤為緊迫和必要。

  重建大流動氛圍。重視並促進長三角地區各地方戲曲的交流互動,不只體現戲曲商品的流通意識,更凸顯地域傳統文化的時代保護意識。設若徽班沒有進北京,京劇沒有進上海,越劇沒有駐留申城,也許會在很長時間裏局限在宮廷和地方的演出小環境裏。以京劇為例,唯有進入了上海並在20世紀初的上海,受到西方藝術和城市劇場的影響,才真正走向了市民大眾。昆劇如果沒有20世紀三四十年代“傳字輩”演員在上海新型劇場的風靡演出,也許只能局限在達官貴人的水榭廳堂。越劇如果沒有進入上海,就不會建立後來影響到全國戲曲藝術發展的編導創作機制,甚至不會有中國的第一部彩色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不會有尹、袁、范、傅、徐、王、金、呂、張、戚、畢等諸多流派,甚至不叫越劇。換言之,如果這些劇種進入上海後僅僅局限在上海市內傳播,而不是積極地向蘇浙皖地區及全國輻射發展,那麼長三角地區的戲曲藝術就沒有昔日的輝煌與今日的影響。因此,保護地方戲曲藝術的最好途徑就是促進地方戲曲藝術走出地方,向更廣闊的地域傳播。為此重新建立長三角地區地方戲曲大環境氛圍恰是在積極地保護各本土劇種。

  立足高遠,傳播戲曲就是傳播中華文化

  戲曲是地域文明的延伸。長三角地區及廣大的長江流域是中華文明尤其是江南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和傳承區,滬蘇浙皖地區也是中華戲曲誕生、發展、傳播、創新的重要區域。長三角地區人民曾經的生活生産方式以及先人們在這方沃土上的知識創造與精神追求,隨著時間的流轉,已經如鹽入水般溶解在包括戲曲藝術在內的各種文化形態中。歷朝歷代的江南人、蘇北人、上海人、寧波人、徽州人不斷向海內外遷徙發展,衣胞遍及世界。可以説凡有華人居住的地方,就有長三角文明的傳播,而戲曲藝術又是綜合的活態的傳播形式,所以保護長三角地區的戲曲藝術就是保護長三角地區的歷史文明,傳播長三角地區的戲曲藝術就是傳播中華文化。

  戲曲是百姓情感的慰藉。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氣質和品位,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表情與聲音,這種城市氣質與地方表情最能準確表達和深刻傳達生長于這個空間區域裏普通民眾的普遍情感。無論人生路途是否順遂,無論現實生活是否稱心,也無論是在家鄉的守望還是在他鄉的漂泊,方言鄉音永遠是最便利的人際溝通渠道和情感慰藉良方。無論何時何地,血濃于水的親情、鄉情與族情,永遠都是聯係彼此感情的心靈紐帶,也是愛國精神的具體體現。

  戲曲是社會進程的縮影。有什麼樣的時代,就有什麼樣的戲曲。有什麼樣的地方,也就有什麼樣的戲曲。戲曲與時代同行,戲曲用藝術的聲音和藝術的形象及時記錄、傳達著時代的風貌和時代的感情,把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風貌和時代特徵用戲曲作品凝聚起來,傳播開來,傳遞下去,使得今人與後人能夠不斷看到存在的現實和歷史的情感。因此,凡是健康存在著的戲曲藝術,往往都承載著那個時代的記憶,濃縮著那個時代的情感,並成為社會進程裏活的風景與活的檔案。

  從這些方面來認識和理解長三角地區戲曲藝術的傳播價值,就不會把戲曲簡單地理解為僅僅是一種娛樂商品或者是一項惠民工程,就會意識到戲曲傳播的深刻含義和對區域文化經濟發展的深遠意義。(羅懷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碧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春到貝魯特
春到貝魯特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60121124237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