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們今天如何看戲
2019-03-15 08:38:05 來源: 光明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年去西安旅遊,友人相邀晚上看大戲《長恨歌》,是根據白居易的詩改編的,並雲“精彩”不容錯過。劇場是露天的,在驪山腳下一塊平地上,置放一排排塑料座椅,看戲者多為遊客,足有兩三千人。及至開場,才發現導演把驪山作為背景,凡燈光設計、場景置換,都在山的大背景下展示。

  確切地説,這是一場大型歌舞劇,歌聲和音樂都是事先錄制好的。由于背景過大,投影的宮殿等布景也巨大,所以,在戲臺上演出的演員就愈發顯得渺小。我坐第七排,算是近的,遠望除了在服飾上能分出男女,穿戴上略知身份,演員的俊美或醜陋、高低或肥瘦一概模糊不清,至于舞姿是否優美,表情是否豐富,喜怒哀樂,更是無法看清。翌日遊覽,開環保車司機問到《長恨歌》,説他在其中演了某個角色。原來,劇團都是拼湊起來的,主要演出陣容是藝校學生,還有公園工作人員,每人每晚得些演出報酬。

  其實,像這類酷似燈光秀的“大戲”,我已看過不止一次。説是一臺“文化大餐”,很大程度上都是舞美和燈光唱主角,演員反而成了陪襯,説明這類現象不在少數。

  是否現在看戲的觀念已發生了變化?我不太清楚。我只曉得,看戲嘛,主要是來看演員的演出和演技。用張伯駒的話來説,看京戲就是看那些“角兒”。除了扮相,還有唱、念、做、打,一招一式,皆有講究。以此類推,昆、越、川、贛、豫、黃梅戲等,中國的劇種多半是看演員的演技,而舞美設計和燈光照明都是為演員的表演服務的,處于配合地位。

  過去看戲,戲院一般並不太大,演員與觀眾的距離也不太遠,演員表情的變化和細膩動作,一個眼神,一個甩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特別是20多年前一次在安徽看黃梅戲,離演員僅三五米,我不僅能清楚看到他們的表情和動作,聆聽他們的唱腔,而且可以感受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演員之間似乎有著一種近距離的交流和呼應,有身臨其境感。而這些,是今天偌大的戲院所無法達到的。而今,一些戲院越造越大,越來越華麗,倣佛沒有一定規模就不是戲院似的,而演員與觀眾之間的距離和視線則越來越遠,這對觀眾如何更好地欣賞戲劇和演員表演可能會帶來一些問題。

  當然,現代劇場建築業的高速發展,如能給觀眾提供更舒適的座位、更寬敞明亮的環境,以便更愜意地欣賞戲劇,那無疑是樁好事。而現代高科技的發展,燈光和照明設備的多樣性,對舞美設計理念所帶來的突破和好處,也為傳統的戲劇舞臺注入了許多現代元素,讓它煥發了新的生機和活力,推進了傳統戲劇的發展,這一切也都無可厚非。然而,戲劇藝術的靈魂與核心還是演員。如果沒有演員的演出,那燈光設計和舞美藝術便一無依傍,形同虛設。絕大多數觀眾並非是來看燈光秀和舞美設計的,這就決定了劇場燈光設置和舞美設計應該是為表演服務的,是為了更好地彰顯演員的藝術技巧,達到更好的演出效果。切不可本末倒置,喧賓奪主。

  “距離産生美。”此話也很適用于對戲劇的觀賞。看戲未必是越近越好,但太遠則更不好。中國的傳統劇種甚多,凡歷史越悠久的劇種,表演往往越細膩,京昆、梨園戲等尤其如此。如京劇《呂布與貂蟬》,在殺董卓之前,呂布在臺上有一場戲,既無唱念,又無打鬥,純是一連串的動作,實際上是表現他內心的矛盾與糾結,最後才暗下決心為了貂蟬除滅董卓。像這一類的表演在傳統劇目中不勝枚舉,離得太遠,如何看得清?

  也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私下常想,我們在建造規模宏偉的大型劇院的同時,是否也可多擁有些規模不大,卻很適合于觀賞戲劇藝術的小劇院,配有現代的聲、光、電,這樣或許更能吸引和滿足戲迷的需求,也可給觀眾更多的選擇。(孫琴安)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碧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春到貝魯特
春到貝魯特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60121124237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