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孫儷:大女主+古裝,本是不想觸及的題材
2017-09-08 09:00: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提起孫儷,很多人會想到四個字“人生贏家”——無論生活、事業,還是家庭,她似乎都完美地經營著一切。但這,並不是孫儷眼中的自己。

  對于此刻坐在新京報記者面前的孫儷而言,有什麼故事可以分享?出道這些年最大的變化?類似的問題她都很怕回答,她説真覺得自己沒什麼故事,也不願意説些階段性的話,一是很難定義,二是容易被別人當標簽。很多誇讚她的詞語,少女感爆棚、電視劇女王,她也不覺得是在説自己。

  34歲的孫儷,如今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如同她在微博上講述的那樣,帶娃、練書法、養生、養寵物。她不會去想,如何在忙碌的工作與充實的生活中尋求平衡,更願意享受當下的狀態,“就像我喜歡小朋友,就會盡量把時間留給他們;看到好的劇本,有想拍的衝動就回歸做個好演員。總之要做一件值得的事情,如果不喜歡硬去做,早晚會後悔。”

  A

  大女主+古裝,本是不想觸及的題材

  從2015年年末開播的《羋月傳》至今,不計重播,孫儷已在熒屏上消失了快兩年。

  當初看到《那年花開月正圓》(以下簡稱《那年花開》)的劇本,她的第一反應是“拒絕”,因為有三個關鍵詞她不想觸及——大女主、成長史、古裝。她把劇本甩在一旁,直到導演丁黑讓她再看一看,她才被劇中周瑩這個角色吸引,“她是個來自民間的普通女子,沒有突然的‘開挂’,樸實且貼近生活。”

  片場的孫儷像極了劇中古靈精怪的周瑩,身著囚服也要拉開弓步鍛煉,會毫無顧忌地啃雞腿……“甄嬛、羋月、周瑩,誰更靠近現實生活中的你?”“我很少拿自己的性格去和角色做對比,每個人的性格都是多面的,不能用某一個詞或是某個形象去定義。拍戲的每天都開心得肆無忌憚,是周瑩這個大大咧咧的角色傳遞給我的,我不知道是我在靠近角色還是她在靠近我,總之出來的感覺還蠻喜歡的。”

  接演周瑩,有人説孫儷“食言”又演起了古裝劇,“之前只是對宮鬥戲比較拒絕,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能再演成什麼樣。我現在依舊害怕重復,這是每個演員都想避免的。”而周瑩也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她,“我現在已不太在意是古裝劇還是現代劇了。只要角色好,無論她身處在哪個時代,依舊能夠跳出來站在我面前讓我看到。”

  B

  當年拍《玉觀音》,焦慮到滿臉青春痘

  《那年花開》拍攝前,孫儷就開始做惡夢,夢中的情節不是考試考不過,就是有人來追殺。她説,做惡夢的原因大概源于丁黑的嚴厲。她發微信問丁黑,“還沒開拍就這樣,真正開始演可怎麼辦?”

  回到19歲那一年,孫儷在雲南拍攝丁黑導演的電視劇《玉觀音》,非科班出身又沒什麼表演經驗,手上還捏著另一份和公司的合約,寫著“若是最終無能力演出,將取消合作”。只有廣告拍攝經驗的她硬著頭皮上陣,花了一年時間,學跆拳道,到醫院“觀摩”産婦生子,去雲南緝毒大隊實習,用DV拍下隊員執行任務的狀態。

  至今提起《玉觀音》,無論是孫儷還是她身邊的人,都會想到“青春痘”:她在演安心的時候腦子裏幾乎一片空白,壓力大到半夜和父母一通電話就哭,還長了一臉的青春痘。

  這部海岩劇播出後,孫儷迅速成名,而與丁黑導演再度合作,時隔14年,她依舊將其形容為一場“大考”,因為演丁黑的戲仍有壓力,拍的過程永遠都舒服不了。一起重聚的還有《玉觀音》裏的搭檔何潤東,在孫儷看來三個人的變化非常簡單,就是變得越來越好了。除了導演性情溫和了很多,她還在現場不斷給何潤東“催生”,“因為他拍戲時剛結婚。”

  C

  演戲就是生活,好作品不是主角獨大

  孫儷生于上海弄堂的一戶尋常人家,她喜歡跳舞,總覺得舞蹈美妙。母親發現後,就送她去了少年宮接受專業訓練,11歲那年她曾代表學校赴歐美出訪。四年後,孫儷成為了上海警備區文工團的一名文藝兵,但退伍後分配的工作卻是做服務員。並沒有服從分配的她,開始四處接演出、拍廣告,2000年還曾在電視劇《情深深雨濛濛》中客串伴舞。最終通過比賽被經紀公司發掘。

  或許孫儷天生就是做演員的料,出道多年,主演的電視劇《幸福像花兒一樣》《甜蜜蜜》《甄嬛傳》《辣媽正傳》《羋月傳》等,除了給觀眾留下深入人心的角色,口碑、收視均不差。

  問她有什麼秘訣,她只給出一句話,“我靠演戲生活啊,我如果都不鑽研、打磨我的演技怎麼生活?”

  《甄嬛傳》1800多場戲她佔了960場,平均下來每天就要十幾場,一天要背40多頁臺詞,四個月沒吃過一頓完整的飯;生完女兒後復出拍《羋月傳》,專門請來歷史教授學習秦史,研讀劇本三個月;《那年花開》她看過無數次劇本,還會一一過目搭檔的劇本,她説這些都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須要做到的,“一部戲是一個整體,任何人都是相互的,如果單獨只是突出我的角色,別的角色寫得很傻,這也不是一個好劇本,好的藝術品一定是個集體創作。”

拍戲期間“不用手機”的孫儷,會通過各種方式放松自己。

  經典是機緣——

  “角色之間,是無法借鑒的”

  演員一旦塑造出了經典,角色的標簽就像個緊箍咒,永遠套在了頭上。“經典的前提是,大家認真地在做,有合適的契機、合適的時間播出,它就會出現在觀眾的面前。作為演員只能追求經過,只能在過程中努力付出,至于結果,我們是很難把控的。”

  新作面前,孫儷也不免被旁人問及,擔不擔心觀眾會聯想起甄嬛和羋月,“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背景,角色之間也沒什麼可借鑒的,演戲不是流水線工作,至于觀眾要比較或是想起其他角色不是我能控制的,這是無可避免,但也沒什麼可怕的。”

  孫儷守則

  工作

  拍戲期間關閉一切APP

  入行逾十年的孫儷,一直不是個高産的演員,就算處于事業的巔峰期也不過一年一兩部作品,“慢工出細活”成了她的準則。她説,自己不能有太快的工作節奏與生活方式,太快心臟受不了。笑稱可能是年紀大了,作息時間緊張、混亂,整個人就不對了,“《那年花開》大多在棚裏拍,每天就像是上下班,很有規律。我慢慢也了解了自己,如果太混亂、太緊張,就會心情不好、頭疼,也容易感冒。”

  孫儷還有個不成文的工作規定,“拍戲期間手機裏的所有APP要完全停掉,包括新聞軟件、社交軟件。微信沒辦法,因為要和幼兒園老師、家人溝通,要不也可以不用。我一直認為做好一件事,需要極致的安靜,不能受外界幹擾,要完全沉淀。”

  生活

  作息規律+堅持泡腳

  不拍戲的時候,孫儷的生活比拍戲還忙,她愛寫毛筆字、看書、做運動,對她而言,每天穿著運動服,去菜市場和人討價還價,才最踏實。此外,養生一直是她關注的重點,“無論是泡腳,還是蒸大蒜都非常有用,我真的是有空就會泡腳,特別是拍戲的時候會很有規律,每天泡。”

  規律的生活也會傳染,不久前,孫儷在微博上曬了一組鄧超的今昔對比圖,配文“認真泡腳,認真吃飯,認真鍛煉,認真聽話。”雖然鄧超如今又做導演,又做演員,還參加綜藝節目,但是孫儷説,“其實他(鄧超)的作息也還算規律,不需要我專門去提醒,我發現周圍人的作息越來越和我靠近。”

  愛情故事

  網上寫的,大多是虛構

  因為鄧超,孫儷也改變了很多生活習慣及想法。以前,她不愛説話,在片場總是獨處,如今她學會了開玩笑,夫妻倆常在微博上“互黑”,鄧超還會公開她的醜照。孫儷説,不會因此而生氣,“我們和普通夫妻一樣,你們有的煩惱我們也有,你們有的開心我們也有,生活平常而普通。”

  她説自己不怎麼看網上寫的關于她的愛情故事,因為就像在看小説,大多都是虛構的,“例如某某夫妻離婚,就説孫儷説過一句什麼,我都不知道這些話是哪來的,因為我平時也沒太多的話;又比如有篇‘孫儷用一個橘子教會孩子’的育兒文章,有人轉給我看,還讚揚我説得有道理,我只能誠實地告訴對方,對不起讓你失望了,那些話不是我説的。”面對網絡的過分關注,孫儷説只要不在意、不走心,就不會被外界的評論打攪。

  育兒

  我不是一個暴力的人

  新京報:帶兩個小孩是不是很頭疼,他們會打架嗎?

  孫儷:開心多過苦惱,就像爭玩具是小孩的天性。如果有爭執,會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多數時候他們能解決。

  新京報:會打他們嗎?打完會不會心疼?

  孫儷:打屁股還是會有的。但我不會莫名其妙地打孩子,肯定是有原因的,是小孩先來投降,還是你先去解釋,要看具體情況。我不是一個暴君,也不是一個暴力的人(笑)。

  作品好與壞——

  “我不會被外界的言語動搖”

  如今孫儷對口碑、收視、票房,都越發看得淡然,“不光是電影,還是電視劇,都有它們自己的命運。從開機、收到劇本、研讀劇本到表演、後期制作、宣傳,這個戲對我來説就告一段落了,收視壓力不是我的壓力,它能讓觀眾喜歡是它的好運。對每部作品,我花了多少精力,付出多少自己心裏有數,不會被周圍人左右,被外界言語動搖。”

  採寫/記者 周慧曉婉

  攝影/記者 郭延冰

+1
【糾錯】 責任編輯: 蘇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孫楊,六金一銀!
    孫楊,六金一銀!
    都市鷺鳥圖
    都市鷺鳥圖
    守衛“萬裏黃河第一壩”
    守衛“萬裏黃河第一壩”
    老撾南俄湖風光
    老撾南俄湖風光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1627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