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深夜食堂》遭吐槽 中國式改編為何“買了電器忘帶電源”
2017-06-14 08:26:2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改編自日本著名漫畫的中國電視劇《深夜食堂》前晚在北京衛視開播兩集。陣容號稱請來了半個娛樂圈、導演之一又是曾執導《流星花園》、《白色巨塔》的蔡岳勳——按説在日劇改編引進上很有經驗。因此,該劇原本被寄予厚望,至少也應是“水準在線”,沒想到昨天觀眾反饋卻令人大跌眼鏡:在整體視覺效果明顯優于同期作品的前提下,豆瓣評分卻只有2.4,甚至有不少直接給了1分,各路評論幾乎是一邊倒的批評、吐槽。中國版《深夜食堂》成了“尷尬食堂”,究竟哪裏出了問題?

  從觀眾的不滿中基本可以總結出中國版《深夜食堂》至少犯了水土不服、植入太多、演員偏差等N宗罪。這其中既有劇組自身的問題,也有引進外來IP一直沒能解決的頑疾。

  吐槽一:編劇根本沒動腦子?

  劇情:明明是翻拍,為何服裝美食都照搬日本?

  在眾多不滿中,首當其衝的是明明翻拍的是“中國版”,卻依舊沿用日版的人物造型、生硬的居酒屋復制。連臺詞都“料理料理”的,“哪個中國小餐館的老板把做飯叫料理”,“滿屏日本的服裝、日本的特色美食,難道中國沒有服裝沒有美食嗎?”

  這一點,的確讓人很難理解,但截至發稿,劇組並沒有出面回應。此前在看片會時就有很多媒體提出黃磊沿用日版造型不合常理的問題,當時導演蔡岳勳的回答是:“其實黃磊身上的廚師服是中國漢唐時期的古裝,只是因為日本保留了很多那樣的衣服,所以大家一直把它歸類為和風。”

  深夜食堂是一位大叔經營的料理店,營業時間是深夜12點到第二天早上7點,所以被稱為“深夜食堂”。原版是日本經典電視劇《深夜食堂》,翻拍無可避免會出現情節高度相似的情況,但中日文化畢竟不同,入鄉隨俗的改編是必備功課,然而觀眾看了兩集卻忍不住吐槽“編劇根本沒動腦子”。

  日版裏,深夜食堂菜牌上只有豬肉套餐和酒,到了中國,改成了大鍋菜和酒,排版基本沒變。

  日版裏,大叔在自己的日本料理店給客人煮東西,所以無論是醬料還是餐具,都是濃濃的日本風。中國版,餐廳布置得跟日本料理店一樣,黃磊卻給中國顧客做蝦仁炒蛋、泡面。“那麼問題來了,顧客為什麼要到日本料理店裏吃中國菜?”

  日版裏有一個戴墨鏡的客人,常常帶一個跟班來吃東西。這個,中國版也有——日本墨鏡大叔點的菜是紅色的香腸,中國墨鏡大哥也要點紅香腸,日本老板問墨鏡大叔需不需要把紅香腸切成章魚的樣子,中國老板黃磊也問客人同樣的問題。網友無奈地指出:“請問中國人吃香腸是喜歡插著一根來吃,還是喜歡切成章魚的樣子來吃?”

  吐槽二:在精準廣告植入上確實絞盡腦汁了

  劇情:女演員説想吃老壇酸菜面

  在日版裏,女演員每次到店裏只會點茶泡飯,在日本文化裏情有可原,“可是中國人深夜吃東西會吃什麼呢?不去大排檔炒個菜,也會到路邊烤個串吧?為什麼要深夜跑到外面吃泡面?”當女演員説出想吃老壇酸菜面時,觀眾們吐槽成災自然不可避免了:“編劇不是沒動腦子,在精準廣告植入上確實絞盡腦汁了。”

  吐槽三:黃磊倣佛和氣生財的小商人

  劇情:有原版小林薰臉上的刀疤卻沒有其清冷的氣質

  《深夜食堂》演員號稱請了半個娛樂圈,不乏演技派撐腰,走人文路線。在之前的媒體看片會上,播放的趙又廷和拳擊手兩個故事剪輯版,呈現也非常完整緊湊,很有電影質感。然而整劇的開局卻非常不利,吳昕的演技讓人出戲,三姐妹故事過于拖沓,連戲緣和人緣都極好的黃磊也沒能挽回局面。黃磊近年參加綜藝和參與制作都市劇都順風順水,但群讚和群嘲往往發生在一念之間,從《麻煩家族》到《深夜食堂》,兩部日本IP就輕輕松松將這位“人生贏家”送入票房毒藥和風評危機的“黑名單”。

  按照蔡岳勳最初的設想,想拍出有別于原著、日版和韓版的《深夜食堂》,先決條件就是在老板這一角色上做出一定的改動,“我們想做出一個跟日本那個瘦瘦、硬硬、冷冷的老板不一樣的老板形象。”然而黃磊的出場,除了造型上的不適感先入為主外,他的表演方式也不被接受。既有原版小林薰臉上的刀疤,又模糊了身上清冷的氣質轉而走所謂“拯救者”的溫暖路線,居高臨下地“端著”,讓很多觀眾接受困難,“和日版小林薰有故事的中年男人形象相比,站在招牌下的黃小廚倣佛和氣生財的小商人”。

  事實上,中國版《深夜食堂》的制作從技術上可以達到優秀劇目的水準,但觀眾不但不買賬反而對此視而不見,究竟哪裏出了問題?這絕對不僅僅是《深夜食堂》一部劇無解的死結。

  著名影評人卓別靈昨天針對這個劇的差評如潮在朋友圈發表評論説:“美劇、日劇、韓劇中,日劇是最沒希望翻拍成功的,因為日本人在這個星球上有著獨一份的價值體係,低欲望,對矛盾衝突沒興趣,淡淡的解決一切;美劇難翻拍除了文化差異還有價值觀和尺度,把《欲望都市》的性去掉,就成了《好想談戀愛》的不痛不癢;韓國人有著和我們一樣的喜歡掐架,喜歡狗血的審美體係,按説應該好翻拍,但也沒太多成功案例。為什麼?想起史航説過,他們只顧著帶回國外先進的電器,卻忘了帶回來電源。”

  文/本報記者 楊文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碧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60121121138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