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節奏的熒屏上 慢綜藝能實現逆襲嗎?
2017-05-20 08:04:48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沈騰、張歆藝、林志玲、華晨宇、馬麗、金晨


  何炅、黃磊、劉憲華

  《朗讀者》嘉賓張艾嘉

  昨日,明星旅行體驗真人秀《旅途的花樣》在上海舉行發布會,宣布將于6月3日起在東方衛視開播。據了解,這又是一檔慢綜藝,和它同類的還有正在熱播的《花兒與少年3》,後者已經改變了前兩季放大明星矛盾衝突的做法,引起觀眾注意。可是,在刺激緊張的真人秀當道的今天,明星不撕、畫風清新、節奏不快的慢綜藝能成為真正的主流嗎?一切有待觀察。

  慢綜藝:話題不勁爆但制作手法新

  目前國內大多數真人秀,絕大多數都屬于“快綜藝”:緊張的競技感、鮮明的任務主線,嘉賓之間會有激烈的對抗、密集的笑點。《極限挑戰》《奔跑吧兄弟》等王牌綜藝都屬于快綜藝,《歌手》更是充滿了競技感,它們一直霸屏,也是收視保障。

  嚴格來説,慢綜藝不屬于一種新的綜藝節目類型,更像是一種新的制作手法。相比“快綜藝”,它在鏡頭剪輯和後期加工上沒有過多的修飾:節目不設置復雜的遊戲環節,也沒有過多的“劇本”幹預,不設定人物的角色性格,而是將合適的明星放置在相對寬松的環境下,讓其呈現出最自然的狀態。此前,國內的綜藝制作在這方面有所嘗試,但一直反響不大,今年走紅的《見字如面》《朗讀者》都屬于慢綜藝的范疇,沒有了強劇情快節奏的壓迫感,觀眾在會心一笑的同時得到放松。另外,黃磊、何炅和劉憲華三人搭檔《向往的生活》也被稱為慢綜藝,節目裏全是料理家務、做飯、招待朋友等事,沒有太過勁爆的話題,但收獲了一票觀眾的認可。

  實際上,《花兒與少年》的原版最早也是屬于慢綜藝的范疇,只不過在中國被改造成了“快綜藝”的范本,節目裏過度渲染矛盾衝突,明星嘉賓之間一言不合就開撕的“劇情”,常常讓許多觀眾看得心累。到了第三季,它沒有再聚焦和放大嘉賓之間的“不愉快”,而是回歸到他們最原初的旅行狀態。對此,觀眾的口碑出現分化,有不少觀眾很支持這種做法,但也有人認為如此一來節目的戲劇性不足,缺少了噱頭。

  慢綜藝口碑不錯,為什麼收視低?

  盡管在整體上,“慢綜藝”的口碑不錯,在觀眾心中屬于“小清新”一樣的存在,但是在收視和點擊量上,“慢綜藝”與“快綜藝”還有一定的差距。這是為什麼?

  首先是“慢綜藝”的節目模式比較固定。和戶外競技真人秀不同的是,《見字如面》和《朗讀者》等節目模式沒有太多變化,觀眾看到前幾期,會感覺到眼前一亮,再往後就會有審美疲勞的感覺,關注度不如以往。很顯然,這些節目都是“小火慢烹”式的,需要觀眾細細品味,接受起來要有一定的過程。

  其次,慢綜藝不會刻意博人眼球,而是會通過節目的文化內涵或者人情味吸引觀眾,因此這類節目會有一個通病:“雞湯味”太濃鬱。比如在後期制作上,大量字幕串起來就是一篇雞湯散文了,主題通常是“感恩成長”“相互理解”“友情萬歲”。《朗讀者》煲起“雞湯”來也毫不手軟,很多嘉賓的人生故事確實感人,但過分頻繁的煽情,也讓年輕觀眾表示厭煩。

  再次,“慢綜藝”節目的節奏既然不夠快,在部分觀眾看來,就會顯得比較沉悶和冗長,不夠刺激,損傷了節目的精彩度。

  新節目尋求突破:

  增加笑點和實用性

  在新的“慢綜藝”《旅途的花樣》中,林志玲、張歆藝、馬麗、金晨、李治廷、華晨宇、沈騰等7位嘉賓將結伴組成“花樣團”,前往摩洛哥、俄羅斯、挪威、丹麥等四國。

  制作了兩季《花樣姐姐》之後,總導演李文妤再次操刀《旅途的花樣》,在發布會上她表示:“目的就是要歡笑和溫暖,讓大家笑一笑很好。”她還説,“花樣團”還需要明星分工做筆記,親手記賬,記錄交通、住宿和消費等信息,制作完整的旅行攻略,增加節目的實用性。

  在“花樣團”眼中,“二姐”張歆藝是最實用、賢惠的人,華晨宇説:“她對我就是哆啦A夢,要什麼有什麼,行李是最多的,超重的,做飯、燉燕窩、保養品,特別齊全。”

  喜劇演員馬麗則是首次常駐真人秀,她坦言節目非常令人開心:“大家都特別開心、合拍,我也完全不知道沈騰會來,他是最大的笑點,他那張大臉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很驚訝,難道這是在錄《花樣爺爺》嗎?”沈騰被稱為“沈叔叔”,張歆藝透露,整個節目中,“沈叔叔”是最大的開心果。

  業內人士:

  慢綜藝已經是一種潮流

  對于慢綜藝的潮流,《旅途的花樣》節目總導演李文妤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

  廣州日報:怎麼看待“慢綜藝”的出現?

  李文妤:最早的“慢綜藝”是《花樣爺爺》,這類節目沒有腳本和導演的幹涉,是用觀察的方式去做節目,它更真實,符合人們生活裏的習慣,通過鏡頭把細節放大去展示人。這類節目越來越多是好事,越來越被觀眾所接受,這是綜藝節目垂直細分的必然趨勢。現在生活的節奏很快,當觀眾的層面越來越高,越來越成熟以後,會更追求真實的東西,那慢綜藝就是這樣,觀眾分類越來越細,高學歷、高收入、高社會地位的三高觀眾更能接受這一類,通過網絡收看,慢綜藝的存在感會越來越強。

  廣州日報:但有人會覺得慢綜藝不夠“重口味”?

  李文妤:想看“互撕”的觀眾就去看電視劇吧,那裏有很多選擇。

  廣州日報:《旅途的花樣》會向這個方向靠攏嗎?

  李文妤:“花樣”係列從來就不撕,節奏挺慢的。而且對于戲劇衝突來説,“撕”是很狹隘的理解,一堆不熟的人,在旅途中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這同樣是戲劇衝突,是很有意思的地方。

  廣州日報:為什麼會定下林志玲、李治廷和金晨?

  李文妤:一方面是他們適合節目,我們也要對他們負責,而不是消耗他們的名氣和熱度。另一個是他們有檔期,我們旅行的路途遙遠,明星至少要請五到七天的假。

  廣州日報:你希望通過新節目展現他們怎樣的新特質?

  李文妤:每個人都會有新東西。林志玲本身性格溫婉,智商情商都很高,不是特別強勢的人。作為團長,她必須管理所有的成員,觀眾可以看出她積極主動的一面,而不是以往跟隨、附和的形象。李治廷一直很真誠,很適合真人秀,是整個團隊裏最好的調和劑。這次節目承擔了文化輸出的任務,李治廷是新生代裏的功夫明星,會在節目裏展現他的功夫和運動才能。

  廣州日報:喜劇演員沈騰和馬麗的加入,會帶來哪些變化?

  李文妤:旅行過後,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們是喜劇演員,這個定位太狹隘。他們都屬于喜劇出身,但性格和才能完全超越了。他們的幽默感會讓整個旅途都充滿歡樂。

  頭評

  慢綜藝

  要在生趣上做文章

  在“跑男”“極限”等王牌綜藝節目霸屏的環境中,“慢綜藝”就如一股清風,吵吵鬧鬧的熒屏暫時安靜了。隨著綜藝節目越來越多、分類更細致,它提供了一種新選擇。觀眾能靜下心來欣賞一檔慢綜藝,就是可喜之事。

  但不得不承認,“慢綜藝”還沒有出現絕對的爆款。盡管綜N代露出了疲態,但號召力還在,對于制作方和播出方都是保險的做法。所以,願意頂住壓力做慢綜藝的制作人都值得鼓勵,但要實現逆襲就還沒那麼容易。因為短時間內,大多數觀眾的收視習慣是沒辦法徹底改變的。

  我們更要看到,“快綜藝”的制作已經很成熟,而慢綜藝尚處于摸索階段,節目的本土化上還需要改善,原創能力有待提升。“增加生趣”就是制作人目前最應該考慮的事情,切勿讓“慢”淪為一個標簽,節目中的人其實可以有更多事情做,有興趣參與,讓熒屏外的觀眾産生代入感,慢綜藝才能早日變成主流,否則觀眾的新鮮勁一過,它就會瞬間被淹沒在快綜藝的大潮中。

  策劃:徐暉

  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曾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神農架高山杜鵑盛開
    神農架高山杜鵑盛開
    大馬士革玫瑰成脫貧“幸福之花”
    大馬士革玫瑰成脫貧“幸福之花”
    博物館裏看紐約
    博物館裏看紐約
    “共享”洗衣機亮相上海街頭
    “共享”洗衣機亮相上海街頭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1005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