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徐靜蕾:小時候爸媽常吵架對婚姻有恐懼
2017-03-12 09:03:18 來源: 法制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演員到導演,一直以來都是女強人形象,當徐靜蕾以朗讀者的姿態站上舞臺,則又展示了她感性、小女人的一面。

  徐靜蕾執導的新片《綁架者》即將上映,近日她又站上了央視《朗讀者》的舞臺,昨晚徐靜蕾接受了《法制晚報》記者電話採訪。在《朗讀者》舞臺上老徐一改往日優雅形象,泗涕橫流、哽咽不已,只因“我奶奶絕對是我的軟肋!”

  徐靜蕾和黃立行的戀情一直備受關注,而奉行“只戀愛不結婚”的徐靜蕾坦言,她對婚姻確實有恐懼感,但她只是以自己認為好的方式去生活,“大家覺得自己開心幸福就行,這個東西真的沒有絕對標準。”

  感性朗讀者 想起奶奶泗涕橫流

  法制晚報:參加了《朗讀者》你個人有什麼感受?對這個節目有何評價?

  徐靜蕾:我覺得挺高興熒屏能出現像《朗讀者》、《中國詩詞大會》這種(文化類)節目。原來我有不鬧騰做不了節目的感覺,當然了鬧一鬧其實也挺好玩兒的,也非常有意思。但如果每個節目都是這樣的話,好像太單調了,所以《朗讀者》這樣的節目還是挺好的。我想以後觀眾應該看的東西越來越多,會慢慢的分類,其他類型的就只是他們的一個調劑,觀眾的分類會更細化。

  法晚:在錄制這次節目之前,你和董卿認識嗎?

  徐靜蕾:我不是第一次見董卿,在一個節目中也見過,我聽説董卿小時候家裏也特別嚴格,我對小時候和我一樣都特別慘的人挺會有共鳴。

  法晚:對于她轉型“制作人”你認為成功嗎?

  徐靜蕾:我覺得主持人轉成制作人,其實跟我們演員轉成導演、制片人還是有挺多相似的地方,因為其實演員來做導演,肯定比編劇更熟悉這個工作和整個流程,包括拍攝過程會碰到什麼樣的困難,雖然演員其實可以不用操心這些,但是常年拍戲不管怎麼説也會知道,其實拍戲時會碰到很多的問題啊,這個事情還挺重要。

  法晚:如果董卿轉型做演員,作為導演,你覺得她更適合哪類角色?

  徐靜蕾:如果她做演員的話,我覺得她其實是我們叫大青衣的那種類型,她可以演《杜拉拉升職記》裏莫文蔚[微博]那個角色,也可以演我新片《綁架者》裏白百何[微博]演的女警察的角色,還可以演黑社會老大。

  法晚:在節目中為什麼會選擇朗讀史鐵生的《奶奶的星星》這篇文章?

  徐靜蕾:本來最開始的時候我是想讀《相信未來》這首詩,後來他們給我開了一個會,問我朗讀想獻給誰,我説那就獻給不相信未來的人吧。後來大家建議我讀《陌生女人的來信》,可是我覺得那個對我來説好遙遠,本來《奶奶的星星》這篇有點抵觸的,我想朗讀比較正能量的讀本。後來他們説從《陌生女人的來信》和《奶奶的星星》裏面選一個,兩個如果一定要選的話就選《奶奶的星星》。

  法晚:朗讀的時候哽咽了,是跟奶奶的感情很深?

  徐靜蕾:我奶奶絕對是我的軟肋!以前做節目的時候也提到過,但不會像這次那樣。我覺得自己是失控了,因為我幾乎從來沒有在臺上哭過。有一次在金雞百花獎領獎的時候,在差點兒哭出來了時我就下臺了。前面採訪的時候,董卿問到奶奶的時候,其實我心裏有一點難受,但忍過去了,後來又問我在什麼時候想奶奶,我就從她那個問題開始失控,所以其實我並不是在讀的時候開始哭,上臺的時候我已經在哭了。

  法晚:覺得自己朗讀得怎樣?

  徐靜蕾:覺得挺好聽的,謝謝節目組把我所有擤鼻涕的畫面全都給刪了,其實讀的時候我都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讀什麼,一直在擦鼻涕。但我看完成片以後發現他們都給剪沒了,挺好的。

  恐婚小女人 自己覺得幸福就行

  法晚:你的童年父親對你管教很嚴,你是否覺得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有今天的你?

  徐靜蕾:我無法想象另外一種人生會是怎麼樣,如果我爸爸沒有那麼嚴厲,這個真的很難想象,但是我心裏還是願意試試,如果童年很自由和快樂,長大以後會是什麼樣子的一種生活。

  法晚:現在回想起來是慶幸還是有遺憾?

  徐靜蕾:好的地方我覺得當然是我的早期教育很好,很小開始寫字背詩。不好的地方我覺得是性格上會太容易緊張,老是會自我批評。因為從小就一個人,家長就一直在批評。這點上我覺得現在的小孩挺好,大多父母還都是鼓勵偏多吧,能長成一個自信的小孩兒,後期還是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設的。

  法晚:外界都覺得你活得特別自由,似乎也不太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經過一番歷練的,還是説從小就是這種性格?

  徐靜蕾:不是從小的,大概在我26歲的時候吧,反正我真的覺得不必在乎別人的看法,這個不困難,不能讓別人指導我們的生活吧,其實我們還是最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生活,我不知道別人的生活,我知道我自己的生活挺不容易的,而且我也不一定是對的。黃立行是我見過最幸福的人,他是從來都不會不開心的人,就覺得什麼開心就做什麼。

  法晚:在和董卿的對話中,提到感情你的觀點是只戀愛不結婚,你對婚姻是否有恐懼感?

  徐靜蕾:我可能對婚姻是有一點恐懼的,是不是因為我小時候看我爸媽吵架?但也有很多人看了爸媽吵架也還是挺想結婚的,所以我也不太知道原因。其實我真心覺得這個不是有所謂的選擇,這話題我説太多了!其實我並不想宣揚我的方式,自己認為好的方式去生活就最好了,可能適合我的方式但是未必適合別人,大家覺得自己開心幸福就行,這個東西真的沒有絕對標準。

  片場女強人 當導演歷經艱難苦楚

  法晚:2017年有什麼工作計劃?

  徐靜蕾:我現在就在忙我拍的一個動作警匪片叫《綁架者》,3月31日清明節檔期上映,所以現在基本上就是每天宣傳、採訪,我後面還會去跑路演、首映、去校園做活動。再往後的安排可能4月會監制一個網劇,4月6日開機。

  法晚:如今各種真人秀、綜藝節目改編搬上大熒幕大熱,作為一個導演,你認為《朗讀者》這類文化節目是否有機會搬上大熒幕?

  徐靜蕾:《朗讀者》本來就是一個美國電影,還挺好看。現在來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吧,但是説實話,經常有人跟我説:嘿,這個可以拍成電影。我真的覺得不是所有故事都能拍成電影的,你聽起來挺容易的,但是我們真正做這個劇本的時候,每次都覺得好難啊!

  法晚:在片場遇到困難怎麼解決?

  徐靜蕾:我覺得碰到困難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讓困難影響自己的情緒。因為其實困難是要解決的,如果自己的心情變得很糟糕或者是情緒不穩定的話,人就會變得不理性。像我們當導演抗壓能力還是挺強的,因為碰到問題以後沒有時間出去哭一場啊或者罵罵誰,第一件事情想的就是馬上解決困難,別的不會想太多。

  法晚:外界看來你的演藝之路格外順遂,但是否也有不為人知的艱辛和苦楚?

  徐靜蕾:我真的覺得導演這個工作,讓我整個人變得成熟。有時候大家有問我覺得特別難的是什麼,我真的覺得一直在難,可能別人看到的都是結果。但是我們在整個做的過程當中,一直都是挺艱苦的,沒有時間去耍性子,或者沒有時間去感性。

  法晚:演員、導演、才女,你身上有很多標簽,你最喜歡哪個?

  徐靜蕾:我無所謂別人稱呼我什麼,和我沒關係我也管不了別人怎麼稱呼我。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韋娟
新聞評論
    一棵開花的樹
    一棵開花的樹
    大堡礁珊瑚連續兩年出現白化
    大堡礁珊瑚連續兩年出現白化
    伊政府軍目標一個月拿下摩蘇爾城西
    伊政府軍目標一個月拿下摩蘇爾城西
    【圖片故事】“愛心煎餅”夫妻九年來的別樣人生
    【圖片故事】“愛心煎餅”夫妻九年來的別樣人生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