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南極蓋房子的中鐵人
2019-12-02 09:37:2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1月20日,中鐵建工集團的建設者隨中國南極科考隊抵達南極中山站,開啟了第17次南極建設徵程。此次中鐵建工派出的20名建設者,將承擔中山站內陸車庫及維修間施工、直升機停機坪施工、羅斯海新站海水淡化設備修復、臨建試運行等多項重要建設任務。自1984年第一次踏上南極大陸以來,中國人已在南極科考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2002年,中國科考站開始了大規模拆舊建新,經過16次艱苦卓絕的建設,永久性的中山科考站矗立南極。它的建設者就是來自中鐵建工的南極勇士。他們像厚重的基石,深埋南極大地,默默奉獻。

 

  中鐵建工集團南極青年突擊隊

  永不磨滅的“南極印記”

  茫茫冰雪,極度寒冷,暴風雪更是家常便飯。“在南極蓋房子,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冰雪,再普通的施工都異常艱難。”時任項目經理的劉篤斌回想起了第一次踏上南極大陸的場景。

  那是2002年,劉篤斌的任務是拆除長城站文體棟、發電棟基礎、西湖引水橋、泵房等共計300噸的鋼材板材。拆除工程,看起來容易,但只要在南極,就沒有容易幹的工程。和劉篤斌一起拆除舊站房的工人只有他的兩個師兄弟。不遠處,雪龍號正在卸載這一年的科研物資。一條2米多寬的大冰縫橫亙在雪龍號和南極大陸間,如果一不小心造成冰塊崩離,機械設備和人員都會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因此,卸載速度極慢,工程用的機械施工設備遲遲上不了岸。三個工人站在與冰雪融為一體的建築物前,有點傻眼。劉篤斌無計可施,但又不能坐等時間流逝,就帶著弟兄,用大錘、鋼釬,一點點鑿,一點點拆。進度緩慢,但劉篤斌知道沒有退路,再苦再難,也要在75天內完成任務。大家開始了24小時輪班作業。累了,就倒在床上和衣而眠;換班了,就揉揉眼睛衝出去。當時正值南極極晝,大風伴著冰雪,刺透他們的五臟六腑。暴風雪把頭發、眉毛、胡子都凍上了厚厚的冰碴。寒冷的天氣下,大家一幹就是10多個小時,衣服一次次被汗浸濕、結冰。強烈的紫外線使他們皮膚變黑、灼傷、結疤、脫落,倣佛結了痂的茄子,走到哪裏,碎落的皮膚就掉到哪裏。更可怕的是,大家都得了黃眼症,眼睛畏光睜不開,總是流眼淚。劉篤斌有土辦法:在冰冷的海水中,睜開眼睛,一下一下地刺激治療,居然很有效。

  2008年,南極勇士們遇到了施工史上最大的挑戰。中山站地區降雪量大,上一年存放的物資、機械和建築的基礎早已被埋在了2米多深的積雪下。為了盡快將積雪清理幹凈,大家鐵鍬、鏟車、挖掘機所有可以用的工具齊上陣。6個人在狂風暴雪中奮戰了5天5夜,終于從2萬余立方的積雪中清理出了所有配件和鋼結構。在南極,真正適于施工的只有一月份短短的31天。進入2月份,白天正常氣溫已經下降到-12℃。挂在工地的中鐵建工旗幟,被吹成了20厘米的小布條。白天,建設者頂著6級大風艱難吊裝。大雪紛飛的夜晚,工地鑽機仍在轟鳴。梁柱焊接時,他們趴在鋼梁上一焊就是半個多小時,直接和鋼梁接觸的屁股冰涼涼的,兩只腳都凍僵了,一個焊口焊完後,起身活動活動,繼續下一個,一焊就是十四、五個小時。

  比暴風雪更可怕的是極夜,因為它帶來的是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挑戰。“極夜裏的暴風雪太可怕了,只要半天,雪就能堆起3米高。大風刮得人都站不穩。”參加過兩次越冬施工的羅煌勳説,“極夜是越冬施工最大的考驗。”極夜的52天裏見不到陽光,連續缺鈣和維生素是常見病。他們經常關節發軟,身體乏力,原本能扛200斤的人,越冬期間只能扛80斤,其中的艱苦可想而知。長時間超負荷地勞作,體能透支十分嚴重,每人平均都瘦了十五六斤。“每當躺下的那一刻,大家都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爬起來。我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踏踏實實地美美地睡上一覺,但這個願望在南極從來沒有滿足過。”漫天風雪、日照冰山和極夜中那絢爛多彩的極光,這些在人們眼中難得一見的美景,在羅煌勳的記憶裏,卻是最為艱巨的挑戰,也是他心中永遠不能磨滅的“南極印記”。

  中山站的科技含量

  “科考站的這些房子裏面有好多高科技呢。”項目經理姜秀鵬一提到南極科考站就興奮了,“科考站所有的施工材料都是雪龍號運去的,每次去南極,項目部至少提前3個月做方案。即使這樣,仍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有一次,預制板在運輸中磕壞了,只能在現場澆築。但是南極多變的天氣卻讓他們愁眉不展。剛才還風和日麗,一轉眼就是狂風暴雪,一天之內氣溫能下降10幾度。盡管他們採用了一切可能的保暖措施,第一層岩棉被、第二層高質纖維塑料袋、第三層帆布加鋼架、中間還加了兩個電暖器。但南極就是南極,超低溫使混凝土改變了特性,遲遲不能凝固。眼睜睜地看著四天過去了,依然沒有凝固。就在大家都束手無策的時候,劉篤斌想起了灌漿料。他按照3:1的配比往相同的水泥中加入灌漿料,做了三個試塊,對比混凝土、帶灌漿料的混凝土和灌漿料三者在低溫下的凝固效果。經過17個小時的連續試驗,帶灌漿料的混凝土果然早早凝固了,而且硬度絲毫不亞于其他兩個試驗塊。回國後,項目部對從南極帶回來的新混凝土做了化驗,竟然比國內的混凝土強度高出兩倍。這項技術也得到了權威部門的認證,獲得了住建部科技評比一等獎。

  在南極“蓋房子”講究多,尤其是對房子的地基要求極為嚴格,一般要建在基岩上。而這千年的基岩、萬年的凍土令工程進展舉步維艱。2007年的度夏施工中,劉篤斌再次因為鑽機的問題頭疼不已。普通的鑽機在超低溫的情況下很難提供足夠的動力,而且故障頻發。南極復雜的地形,讓他們每鑽一個孔,都要重新調整鑽機的角度,耗費大量的人力和時間來為鑽機找平。眼看著工期越來越緊,鑽機卻不爭氣。劉篤斌和同事們商量,必須就地解決鑽機的問題。他們根據這幾年在南極施工的經驗,決定從改進鑽機的動力和平衡係統入手,進行了反復的試驗,終于改良出了不受氣溫和地形限制的“萬能鑽機”,大大提高了鑽孔速度。施工機械化程度的提高,也大大提高了鑽孔的精度。他們在綜合棟基礎施工時還創造了連續鑽孔22天、報廢4個鑽頭機械卻無任何故障的紀錄。

  沒有邊界的南極責任

  在南極每一個螺絲釘都彌足珍貴,隊員們對材料、半成品的保護,就像呵護自己的孩子一樣。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材料受損,就意味著一年的工程沒法幹了,所帶來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在中山站和長城站老站房的拆除過程中,他們為了保證拆卸下來的零碎物品不被風刮走,不被雪覆蓋,採取先裏後外的拆除順序;把拆下的小件物品隨時裝袋;把拆下的大件物品,分門別類的捆在一起。他們施工完的建築垃圾、滲入地下的鐵銹等,也是一點一點地鏟除,一捧一捧地裝入回收袋中。每次物品運輸完後,還要把雪地上的污跡鏟除,還其本色。按照施工要求,清理完現場,工程就算完了,但他們又額外給自己增加了一道工序,每拆完一棟房子,都要平整地基,從遠處拉來卵石,鋪撒在上面,恢復自然地貌,做到看不出上面曾有建築物。這樣不但增加了作業難度,更增加了數倍的工作量。但他們都認為,不這麼做就會在南極留下終生遺憾。國際環保組織曾組織14個國家的代表考察南極的施工現場,代表團對拆除過的房址上看不出任何的建築物痕跡大為驚訝,對中國人的環保意識大加讚賞,並被作為中國環保經驗推薦給國際環保組織。

  中鐵建工勇士們是雪龍號上最忙的人。在雪龍號上,哪裏有任務,他們的身影就出現在哪裏,成為雪龍號上名副其實的“護航使者”。雪龍號出廠時一些氣罐堆放在甲板上,他們一手一個,將氣罐從船尾搬到了船頭貨倉;食物冷庫沒有整理,他們二話不説把食物一一搬到了零下二十幾度的冷庫;甲板淩亂,他們拿起消防水龍頭將其衝洗得幹幹凈凈……隊員張貴軍,從沒坐過船的他一上雪龍號就暈乎,三天下來只吃幾口飯,就是這樣,在雪龍號需要他的時候卻一點也不含糊,每次“義務勞動”都衝在前頭,船上科考隊員開玩笑説,“一天24小時,小張躺床上要暈20小時,但就是這剩下的4個小時,就是為雪龍號揮汗如雨的4小時”。每次船到達中山站後,他們又主動承擔了義務卸貨的任務,僅180斤重的大油桶就有一千多個,頭頂上直升機螺旋槳打下的冰淩擊打著他們。隊員韓桂軍被冰塊打得鮮血直流,但由于精力太過集中和寒冷麻木了神經,他愣是沒有感覺出來,縫了三針後又馬上繼續投入搬運工作……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後來,只要船上有事,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找“中鐵”,“中鐵”在船上成了一個服務品牌,成了能工巧匠的代名詞。隨船的韓國科考隊員深有感觸地説:“以前只聽説中國有個雷鋒,現在從中鐵項目隊身上體驗到了雷鋒精神,雷鋒出國了!”

  “南極不分國界,誰遇到困難,大家都會趕來幫忙。”2003年,3名韓國科考隊員來到站上參觀,回程時風浪太大,其中一人掉進了海裏。中山站一聽到消息,全部人馬立刻出動。中鐵建工的勇士們也自告奮勇,投入搜尋之中。隊員們一起一個挨一個的排查附近的避難所。他們穿著特制的巨人服,翻過了雪山、越過了冰懸崖,爬過陡峭的雪壁,整整搜尋了一夜。終于在第二天清晨,在一個避難所找到了那名爬上岸的隊員。“後來,韓國總統還特意發來賀電,感謝我們。”隊員吳浩笑著説。

  從2002年至今,中鐵建工的南極勇士們16次參加中國南極科考站的建設工作,為中國南極科考工作提供了強大的後勤保障作用,圓滿完成了中國南極中山站、長城站改造項目和永久性中山站的建設任務,他們不畏艱難、奮勇拼搏,在強風、暴雪、低溫等極惡劣天氣的影響,每天完成超過12個小時的工作,被科考隊譽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的“南極勇士”。

  

+1
【糾錯】 責任編輯: 門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香街點燈
巴黎:香街點燈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神奇“不凍河”
神奇“不凍河”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96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