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清潔電力發展領跑全球
2019-05-22 08:23:24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國積極踐行綠色低碳發展戰略。截至2018年末,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突破7億千瓦,煤電超低排放機組超過8億千瓦。”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由此宣告,“中國清潔電力發展規模領跑全球。”

  章建華是在5月16至17日在北京舉行的2019清潔電力國際工程科技高端論壇暨國家能源集團清潔能源國際高端論壇上做上述表示的。這個由中國工程院、中國電機工程學會和國家能源集團聯合主辦的論壇,吸引了來自國內外的院士和專家近200人,中國清潔能源發電的話題成為論壇熱議的一大焦點;國家能源集團在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産業技術(CCUS)領域的探索則成為論壇一大亮點。

  清潔能源發電:水風光核等裝機規模全球第一

  “本次論壇主題是奉獻清潔電力,推進能源革命。”作為論壇承辦方,國家能源集團董事長王祥喜在致辭中開宗明義。他説,論壇旨在為能源電力行業提供一個具有全球視野的高端交流平臺,共同探討能源綠色轉型解決方案。

  實現能源綠色轉型,首先是推動清潔能源發電。據章建華介紹,作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産和能源消費國,中國政府秉承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理念,在能源轉型發展取得了很多積極的成效,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能源供給能力大幅度提升,能源供給的結構持續優化,能源消費不斷低碳清潔化,在電力領域中國清潔電力發展規模領跑全球。截至2018年末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突破7億千瓦,其中水電、風電、光伏裝機達到3.5億、1.8億和1.7億千瓦,均位居世界第一;核電裝機達到4464萬千瓦,再建裝機1218萬千瓦,再建規模世界第一。總體而言,中國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佔比已達40%,發電量佔比接近30%。

  記者注意到,中國清潔能源發電、特別是以風電和光伏發電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快速發展,受到國內外能源專家的高度讚賞。國際能源署(IEA)署長法蒂-比羅爾在演講中表示,在中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光伏發電和風能發電快速發展,中國由此成為全世界光伏發電和風電發展最快的國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郭劍波提供的數據證實了這一點,他説,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國風電裝機增長了100倍;在過去的5年中,光伏發電增長了100倍。

  “隨著水電的綜合性開發,特別是隨著風電、光伏發電能效轉換的提高和成本的下降,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將進一步提速。”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晏志勇表示,“到2050年,我國可再生能源佔一次能源的比重可達50%,可再生能源發電量佔全社會用電量比重可達80%。”

  與此同時,中國可再生能源的消納問題,也受到專家學者的熱切關注。據中國工程院院士、美國工程院外籍院士、國家能源集團首席科學家謝克昌介紹,因為電力消納,2018年中國棄水、棄風、棄光而損失的電量達到1023億千瓦時,超過三峽電站一年的發電量。他説,可再生能源消納已成中國能源轉型中的一個突出問題。

  “我們將推動建立清潔能源消納長效機制。”章建華在演講中強調指出,中國將堅定不移深化能源市場化改革,還原能源的商品屬性,著力解決改革中出現的突出問題,力爭到2020年基本解決棄水、棄風、棄光的問題,最終實現到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為15%和20%,到2050年清潔能源將成為主體能源的總體目標。

  煤電超低排放:建成“世界最大清潔煤電係統”

  中國作為煤炭消費大國,以煤電為標志的傳統化石能源的清潔化利用問題長期以來吸引著世界的目光。正由于此,章建華在演講中宣告的“中國已經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清潔高效煤電係統,煤電超低排放機組超過8億千瓦,排放標準世界領先”的消息頗為引人矚目。

  “清潔高效利用的煤炭就是清潔能源。”謝克昌院士表示,先説燃煤發電,中國的運行數據表明,燃煤機組實現超低排放後,污染物的排放甚至低于天然氣發電,排放水平世界領先;同時,煤清潔利用的另外一個途徑是制造清潔燃料,煤炭在熱轉化過程化學轉化過程當中可以突出有害成分,煤中的有害物質可以達到負極,可以無害化處理,硫作為再生資源得到的油含硫量極低,達到了清潔利用的效果。比如國家能源集團攻克煤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核心技術工藝,建成世界首套百萬級煤直接液化和400萬噸/年煤間接液化工業示范裝置,為煤炭的清潔利用開辟了一條新的路徑。

  據國家能源集團副總經理米樹華介紹,作為先進的燃煤發電污染控制技術擁有者,國家能源集團目前已有91%的燃煤機組實現了超低排放。特別是在對海南樂冬電廠實施環保設施改造之後,1號機組煙塵平均排放僅為0.38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碳的排放是2.7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的排放是4.4毫克/立方米,而燃氣機組的標準分別是5毫克、35毫克和50毫克,實現了近零排放。

  “作為我國電力主力軍,煤電不僅能夠實現超低排放,還可發揮自身靈活性發電技術,提高電網的調峰能力,為可再生能源發展提供支持和保障。”國家電網公司顧問、中國工程院院士黃其勵説,目前我國煤電裝機10億千瓦,提高靈活性潛力大、改造成本低。“未來在整個電力市場中,煤電將不僅僅以發多少電論英雄,還要看你為電廠做了多少調峰、為可再生能源發展出了多少力氣來論英雄。”

  章建華表示,高質量的發展是新時代對能源行業的根本要求,中國將全面落實“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的能源安全新戰略,大力推進能源改革開放,督促並舉推動能源高質量的發展。“堅定不移推動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帶動能源體係向清潔化低碳化方向發展。”

  二氧化碳減排:新“路線圖”助中國清潔電力再提速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著名環境能源專家馬克·列文教授在演講中指出,中國的煤電機組確實是技術非常領先,包括PM2.5、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水平都非常低,從這個層次上也許可以説煤炭是一個清潔能源。但是從氣候變化角度講,二氧化碳的排放還是一個問題。

  “事實上,中國已經在二氧化碳減排上邁出重要步伐。”法蒂-比羅爾説,比如説碳捕捉利用與封存(CCUS),中國國家能源集團的技術已非常領先。他表示相信,如同在風電、光伏發電等可再生能源領域取得的成就一樣,未來在全球碳捕捉利用與封存方面,中國也應該能夠成為“全球技術領先的國家”。

  誠如斯言,5月17日即2019清潔電力國際工程科技高端論壇暨國家能源集團清潔能源國際高端論壇召開之際,《中國CCUS發展路線圖(2019版)》同時發布。據介紹,新版路線圖聚焦新一代CCUS技術和二氧化碳利用技術,是在對2011年版路線圖評估的基礎上,結合CCUS技術發展現狀,全面、客觀、科學地評估和預測了我國CCUS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對于開展全流程CCUS研發與示范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新版路線圖的發布將進一步推動我國CCUS領域的科學研究和國際合作,為我國應對氣候變化和綠色低碳發展起到科技支撐作用。

  新華社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作為中國碳捕捉利用與封存技術的引領者,國家能源集團同期發布了“國家能源集團公司CCUS技術路線及發展規劃”。該規劃指出,國家能源集團公司在優化能源結構、強化節能提效實現減排的同時,特別重視CCUS技術,除了在已建立的鄂爾多斯二氧化碳地質儲存示范工程開展持續研究與開發之外,積極推進下屬國華錦界電廠15萬噸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全流程示范項目建設。在未來,國家能源集團將繼續推進CCUS技術研發,進一步拓展驅油、驅氣、驅水、強化地熱開採等利用方式,研發礦化利用、生物利用、化學合成、倣生利用等新型二氧化碳利用技術;利用體制機制創新,促成現有碳源和碳匯之間的合作,拓展開發更加廣泛的二氧化碳應用渠道,探索建立CCUS區域商業化運行模式,提升CCUS技術的適應性。

  這意味著,作為煤電大國,中國在致力于減少PM2.5、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排放物的同時,又全力推動二氧化碳減排。在全球清潔電力發展進程中,中國將繼續領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分水嶺上“山路十八彎”
分水嶺上“山路十八彎”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25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