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綠色産業 厘清邊界只是發展的起跑線
2019-03-26 08:07:48 來源: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視覺中國

  《綠色産業指導目標(2019版)》主要綠色産業分類

  《綠色産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將綠色産業劃分為了6大類別,包括節能環保産業、清潔生産産業、清潔能源産業、生態環境産業、基礎設施綠色升級以及綠色服務,在這6大一級分類下又細分為30項二級分類以及211項三級分類。

  綠色産業終于有了明確界定。

  為進一步厘清産業邊界,將有限的政策和資金引導到對推動綠色發展最重要、最關鍵、最緊迫的産業上,有效服務于重大戰略、重大工程、重大政策,國家發展改革委、工信部等7部委日前聯合印發《綠色産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以下簡稱《目錄》),明確了包括節能環保、清潔生産等6大類200多項綠色産業內容,並設立了綠色産業專家委員會,為《目錄》在各領域的落實、細化目錄和子目錄的制定、綠色産業標準制定等工作提供相關專業意見。

  “這是我國第一次對‘綠色産業’做出較為明確的界定。”綠色産業專家、中國自然資源學會政策研究專業委員會委員、辦公室主任臧紅印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目錄》必將進一步促進綠色産業的有序健康發展。

  何謂綠色産業,在有了明確界定後又該如何更好促進其發展?

  並非獨立的第四産業

  臧紅印告訴科技日報記者,關于“綠色産業”,在西方工業文明進程中可以找到其蹤影和起源。“綠色産業”這一概念最初發源于20世紀70年代末的歐洲。1989年,加拿大環境部長在政府官方文件中提出“綠色産業計劃”,第一次在宏觀層次上把“綠色産業”同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規劃結合起來,隨後有12個工業化國家提出了20多項“綠色産業計劃”。

  “我國的綠色産業從節能、環保等産業發展而來,近年來隨著國家對生態環境的日益重視,綠色發展貫穿經濟和文化等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加快綠色産業發展是推動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路徑,其重要性逐漸凸顯。”臧紅印分析。

  “綠色産業並不是指獨立于傳統的第一、二、三産業之外的第四産業,也不是單指環保産業,而是泛指企業採取了低能耗、無污染的技術,使産品在生産、使用和回收等過程中不會對環境造成污染、破壞,這樣的企業聯合體就構成了綠色産業。”臧紅印説。

  他進一步闡述道,綠色産業是在滿足經濟社會發展有效需求的前提下,按照生態文明建設、綠色發展的具體要求,符合國家和區域産業發展,在全生命周期推行清潔生産,資源消耗較少、資金投入合理、科技貢獻性明顯、經濟産出和社會貢獻性較高,並能夠與生態環境進行良好互動且可持續發展的所有産業業態。

  概念太大導致有空子可鑽

  近年來,各地區、各部門針對綠色産業發展,出臺了一係列政策措施,有力促進了綠色産業的發展壯大。今年1月初,發展改革委、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等9部委聯合出臺文件,推動建立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參與、市場化運作、可持續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

  不僅是中央層面,各地方政府也加大了對綠色産業發展的政策支持力度。貴州省今年計劃籌集綠色産業扶貧資金500億元,旨在做大綠色産業扶貧投資基金規模。湖南、湖北、雲南等省份也出臺各種措施,從末端治理到源頭控制,嚴格限制建設高能耗、高排放、産能過剩和簡單重復的項目,統籌規劃高新技術産業、現代農業、綠色旅遊等綠色産業體係。

  但與此同時,綠色産業邊界界定不清、産業政策無法聚焦等問題一直存在。

  “任何一個新興産業都是在摸索中發展起來的,都會經歷起步發展、混亂無序生長到逐步成熟完善的過程,綠色産業也不例外。”臧紅印説,不可否認,現階段確實存在“泛綠色”“偽綠色”的現象。

  “一個大樓用了幾個太陽能板就被稱為綠色項目,這種現象不少。”北京盈創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總經理常濤分析,這主要是因為綠色産業概念太大,各部門各管一攤,有些甚至是互相矛盾的,導致很多企業鑽空子,沾政策的光,其實並沒有做“綠色”的事。

  除了這種一眼能識別的“泛綠色”,有業內專家分析,還有一種現象更需警惕。例如,在市縣進行産業準入政策的制定過程中,制定的政策會阻擋一部分達不到綠色發展要求的企業進入,而新興的産業又沒能及時替代,從而造成地方稅收減少,失業增加。此時,地區的利益受害者會形成“利益共同體”,一起抵制污染治理;而當地政府很有可能迫于壓力而妥協,降低綠色發展的標準和強度,甚至主動幫助污染企業“披上綠色外衣”,進行不利于綠色發展的工業發展。

  這其中的悖論在于,造成污染的企業的産品可能是維持當地稅收和就業的重要保證,而治理污染企業的目的,是為了“可持續性”地發展該企業,而不是尋找新興替代産業。為一時的環境利益而簡單地治理,不可能從根本上達到消除污染的目標。這種帶有妥協、被動特點的綠色發展,實際上是一種“偽綠色發展”。

  答好“綠色”題還需多管齊下

  《目錄》的出臺為解決這些問題開了個好頭。

  “廣義的綠色發展貫穿于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各領域和全過程,但我們人力、物力和財力等資源有限,應該把有限資源利用在綠色發展的重要領域。”臧紅印説。

  國家發展改革委環資司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制定《目錄》參考了國際通行的綠色産業認定規則,以我國近年來生態文明建設、污染防治攻堅重點工作和資源環境國情為重點,廣泛聽取了各部門、各地方、各行業協會的意見建議。

  “在此基礎上,我覺得國家應該確定綠色産業優先發展級別,明確哪些産業是迫切需要優先發展的。”常濤認為,現在各級政府動起來了,但難的是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重點該抓什麼。

  “比如説在再生資源領域,是應該先解決快遞包裝,還是廢塑料或舊衣物的回收?有關部門是否可以從全局考慮,出臺一些綱領性的文件。”常濤説。

  此外,常濤特別強調,在發展綠色産業時尤其要重視體制機制的創新。“現在都在強調簡政放權,減少政府對市場的幹預,給企業減負。但環保産業情況不一樣,政府在這一領域管理、監督、扶持的力量不能少。”常濤説,以生産者綠色責任制為例,短期看是給企業增加了負擔,但長遠看,如果大家都增加了綠色發展的責任擔當,那對所有企業就是相對公平的,而且企業在這個綠色發展過程中,會想方設法提高技術水平,降低成本,從而促進整個行業的升級。

  臧紅印認為,各地應在吃透國家相關政策基礎上立足本地區具體情況,做好綠色産業的梳理和規劃,有條件的可以創建綠色産業發展智庫和綠色産業發展的大數據平臺,大力培養相關人才隊伍,做好相關技術創新和技術轉化工作,千方百計開展綠色産業導入工作,同時還要加大對綠色産業發展的金融支持力度,進一步推進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發展基金等工作。

  “大力發展綠色産業,增加本地區就業和本地政府財政收入;大力發展綠色産業,培養本地區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協調發展的新動能和新活力。”臧紅印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花開映坦途
花開映坦途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281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