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無廢城市建設吹響集結號
2019-02-12 10:22:50 來源: 中國環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手機掃碼,箱門打開,投入物品,稱重後就能獲得相應環保金,金屬、塑料、紡織物、紙類、玻璃及有毒有害廢品在這裏都能找到相應的投放箱。環保金滿10元後,可以通過與手機APP綁定的銀行卡提現。記者近日體驗了安裝在小區門口的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投入的舊衣物和廢塑料共獲得1.69元環保金。截至2019年1月,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在全國落地突破9000組,覆蓋33個城市、6250個小區,用戶總量達到210萬人。

  不僅是生活垃圾,我國在工業固廢、危險廢物以及廢舊電池、報廢汽車等新興固廢處置領域,都存在一些問題。而正在開展的“無廢城市”建設試點,正是著眼于提高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水平,深化固體廢物管理制度改革,探索建立長效機制。隨著這項工作的推進,必將給相關産業帶來更大的發展機會。

  無廢城市試點帶來的市場有多大?

  萬億元市場空間待挖掘,2030 年,我國固體廢物分類資源化利用産值規模將達7萬億~8萬億元

  清華大學教授李金惠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無廢城市”理念描繪了環境管理與資源能源利用實現理想化配置的美好願景,其內在要求就是實現全方位的資源能源可持續管理,預防廢物産生,降低廢物管理中的環境風險。

  “我國固體廢物産生量大、利用不充分,非法轉移、傾倒、處置事件仍呈高發態勢,距離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還有較大差距,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瓶頸與短板。”中國環保産業協會固體廢物處理利用委員會在剛剛發布的《2018年固體廢物處理利用行業發展評述和2019年發展展望》中,這樣描述行業發展情況。

  循環經濟專家曲睿晶告訴記者,“無廢城市”建設涉及到大宗工業固廢、農業廢棄物、生活垃圾、建築垃圾、危險廢棄物等多個領域,給相關産業帶來的最大機遇就是産業政策明晰,標準科學合理,協同度提高,精細化提升,資源化加強。“10個試點城市確定後,才能估算出市場規模,但根據這幾個領域的基數以及關聯度和協同性看,萬億元市場空間是有的。”

  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曾撰文指出,建設“無廢城市”的潛力和潛在效益巨大,據估計,到2030 年,我國固體廢物分類資源化利用産值規模將達7萬億~8萬億元,帶動4000萬~5000萬個就業崗位,成為我國戰略性新興産業的重要支柱和經濟增長新動能。

  如火如荼的産業發展背後也有隱憂

  多種固廢全産業鏈協同利用少,多種工業固廢協同利用的技術創新和成熟技術的快速大規模推廣受限等

  2018年,生態環境部抽調執法骨幹力量完成了“清廢行動2018”,對長江經濟帶11省(市)2796個固體廢物堆存點進行現場摸排核實,共發現1308個問題。

  李金惠認為,隨著國家對固體廢物處理處置工作的重視,大量政策出臺、環保督察等行動如火如荼進行,逐漸形成環保政策倒逼、綜合利用政策引導、稅收優惠政策扶持等局面。

  固體廢物處理處置行業2018年也整體發展火熱。但是,問題也不容忽視。比如,在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方面,單種固廢利用較多,多種固廢全産業鏈協同利用少,再加上行業壁壘的束縛,使多種工業固廢協同利用的技術創新和成熟技術的快速大規模推廣受到限制。再比如,我國危險廢物處理處置産業産能總體過剩,但存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企業規模小等問題,單位質量的危險廢物在不同省市之間的處理價格差別巨大。而在生活垃圾處置方面,城鄉處理水平差距巨大,雖然衛生填埋的方式已經“力不從心”,但垃圾焚燒的“鄰避效應”仍未破除。

  曲睿晶説:“在循環經濟發展方面,目前存在的短板是部門之間、地區之間對資源化利用方式認知不同,行動不齊、標準不一,特別是根據其所屬行業、所轄地區的站位,過度強調‘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中的一個方面,導致資源利用率低、資金投入浪費、設施不平衡不充分,使得我國生態環境沒有得到根本好轉。”

  杜祥琬曾在文章中表示,我國在固體廢物資源化的制度落實和管理方面,令出多門和職責不清的現象比較突出,而且資源化利用過程中環境污染防治和環境風險控制技術等規范,綜合利用産品的環境健康風險質量控制等標準嚴重缺失。同時,由于現有稅收和政府補貼等覆蓋范圍有限、技術創新不足等原因,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普遍存在處置成本高、盈利點不清晰、經濟效益差的問題,影響了整體市場活力。

  積極探索産業發展新模式

  加強頂層設計,完善法律基礎,增強投資強度,強化科技支撐能力

  杜祥琬表示,要做好“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要加強頂層設計,完善法律基礎,還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增強投資強度,強化科技支撐能力。強化國家財政專項資金、政府性投資等直接投入對市場的帶動作用,加大國家財政預算在固體廢物資源化領域的投入,同時引導社會資本進入資源化利用産業市場。

  近幾年,我國固廢産業始終保持高昂的發展勢頭,行業內企業積極探索,找到了不少好的模式,而“無廢城市”建設也必將成為産業發展的助推劑。

  比如,貴州開磷集團實現了以磷石膏、黃磷爐渣等“三廢”資源綜合利用技術的産業化發展。目前已形成了資源綜合利用産品的研發、生産、檢驗、應用體係,完成了在民用建築、工業廠房、辦公和廣場等公共場所、公路、礦山井下充填等領域的推廣應用,均取得較好效果。公司的産品生産與應用徹底改變了企業傳統意義上的“資源—廢物—排放”的線型物質流動過程,實現了“資源—産品—再生資源—産品”的循環物質流動模式。

  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虎哥回收”(浙江九倉環境有限公司)構建了一條從“居民家庭—服務站—物流車—總倉”的生活垃圾分類高速公路。借助這條生活垃圾“高速公路”,實現了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和分類處置,回收垃圾資源化利用率達到95%以上。

  曲睿晶認為,這些模式和做法的共性,是準確把握了循環經濟的三原則(減量化、循環化、再利用)和固體廢物污染防治“三化”(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企業若想抓住‘無廢城市’建設試點機遇,就要根據行業和企業特點抓好節能環保、清潔生産,做好精細化管理,合理配置資源,發展循環經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河北吳橋:雜技燈會迎客來
河北吳橋:雜技燈會迎客來
叉尾太陽鳥懸停採蜜
叉尾太陽鳥懸停採蜜
麗江古城夜色迷人
麗江古城夜色迷人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03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