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化工帶”深陷轉型陣痛
2019-02-12 10:13:30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化工圍江”造成的環境問題長期困擾著長江流域。《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在長江經濟帶沿線多個省市調研發現,各地正採取“關停並轉搬”等多種措施鐵腕護江,一些化工企業也不斷增加環保投入,加快轉型升級步伐。但在轉型過程中,化工企業和化工園區普遍面臨歷史欠賬多、治理水平不高、手段不足以及資金、人力、技術投入短缺等問題,亟待探索綠色循環治理模式,突破資金、技術和管理難題。

  錨定綠色發展 各地鐵腕治“化”

  在長江流域,化工産業星羅棋布,密集區不斷向上遊、支流拓展。近些年,隨著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戰略的深入推進,長江大保護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沿江各省市紛紛下大力氣布局化工帶的轉型。

  出于運輸成本、取水、環境承載力等多方面考慮,我國化工企業多沿江、臨海布局。40多萬家化工企業,化工産量約佔全國46%,幹線港口危險化學品年吞吐量逐年攀升……目前,處于長江上遊的宜昌、長壽、萬州、涪陵等地相繼建成化工園區,加上位于長江中下遊的南京、儀徵、安慶、九江、武漢、岳陽等地是我國傳統石化産業聚集區,長江岸線成了“石化走廊”。

  為了破局“化工圍江”、治好“長江病痛”,多地紛紛展開長江經濟帶化工污染整治工作。

  從湖南株洲市高新區經石峰大橋過湘江,映入記者眼簾的是一塊塊平整的土地,一座座新型的廠房……那是曾經聚集數百家冶煉、化工廠的清水塘老工業基地,一度是全國工業污染重地。2017年初,株洲吹響了清水塘搬遷改造攻堅的號角,去年底,最後一座運行中的冶煉爐停爐,清水塘老工業區261家企業的工業産能全面關停退出。如今,這裏不斷“變綠”,煥發生機與活力。

  “搬遷涉及2萬余名職工,影響工業年産值兩百多億元,需要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刮骨療毒的勇氣。”株洲市委書記毛騰飛説。

  “化工大省”江蘇將修復長江生態環境作為壓倒性任務,大力推進化工企業“四個一批”專項行動。2017年立案查處環境違法行為1.48萬件,處罰金額9.6億元;立案偵辦環境污染犯罪案件534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217名。

  江蘇還明確規定,嚴禁在長江幹流及主要支流岸線1公裏范圍內新建布局化工園區和化工企業。對距離長江幹流、重要支流岸線1公裏范圍內污水不能穩定達標排放,污水處理設施尚未建設、配套不完善、運行不正常以及利用暗管偷排、滲井、滲坑等方式排放污水的化工企業,依法責令停産,限期搬離原址,進入合規園區,整頓改造後仍不能達到要求的,依法責令關閉。

  湖北計劃2020年12月31日前完成沿江1公裏范圍內化工企業關改搬轉。據湖北省環保廳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湖北省各地環保部門共立案2134件,已實施行政處罰案件1527件,罰款金額約1.26億元。

  企業的環保意識也在不斷加強。中韓(武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于2013年建成投産後,始終堅持環保高標準起步,除建設期間投入的14億元外,2013年以來又累計投入3.6億元,安排環保項目41項。2017年主要污染物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較2014年下降25.8%、96.5%、88.47%和61.05%,危險廢物妥善處理率100%。

  産業依賴深 歷史欠賬多

  “化工圍江”問題由來已久,一些重化工基地歷史欠賬多、産業依賴深,化工産業綠色轉型也面臨不少困難和問題。

  岳陽市雲溪區地處湖南省東北部,有著27.28公裏的長江黃金岸線,因工業而設區。20世紀六七十年代,隨著中石化長嶺煉化、巴陵石化的落戶,圍繞著兩大企業的上下遊産業鏈,一大批化工企業進駐雲溪,一度吸納200余家化工企業,是名副其實的“化工區”。

  不過,由于發展方式粗放,環保意識淡薄,三四十年的“化工獨大”、高密度的生豬養殖等問題使雲溪區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以致于農民賣出生豬後,要靠買桶裝水解決安全飲水問題,而城區部分常住人口往往在睡夢中被化工氣味嗆醒。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雲溪區陸城鎮涇港村走訪發現,位于村部前坪的化工廢料處理拖了十幾年,遲遲得不到解決,當地村民意見較大。雖然區政府與化工企業明確了責任清單,由企業進行清理,但企業答復稱長時間在“走程序”。

  “長時間不注重環保,使得雲溪區除了累積存量污染外,還有其他工業‘三廢’問題,以及農業污染和城鎮居民生活污染。”雲溪區區委書記張中于告訴記者,雲溪區素有“水鄉澤國”的美譽,如今部分水體卻遭到嚴重污染,有些已基本喪失了水體功能,城鎮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等問題也很突出。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江蘇省泰州市下轄的泰興市。去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對泰興市進行“回頭看”時,發現兩年前交辦處置的一處化工肥料填埋點的大量化工廢料,絲毫未處理就宣布完成整改,另一處污泥堆放點不減反增,從2萬多噸增至約4萬噸。

  泰興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説,該填埋點是上世紀90年代園區啟動建設時,為修築防洪大堤取土而形成的溝塘。在1992年至2005年間,當地一些企業和個人將化工廢料、建築和生活垃圾堆放掩埋至此,以後漸漸演變成“垃圾填埋場”。“那時沒有工業廢棄物管理規范,垃圾焚燒廠等環保配套設施幾乎為空白,管委會的環保部門也是很晚才成立”。

  記者了解到,化工産業是泰興市的三大支柱産業之一,以小化工、小電鍍、小鋼鐵為代表的“草根産業”對地方發展和就業作出過貢獻。根據石化行業機構的統計,泰興化工園區在經濟總量、利潤總額和單位面積産值上位居地市前列。地方幹部們反思認為,正是對化工行業的高度依賴導致歷史欠賬多,環保處置和産業轉型面臨困難。

  治理投入不足 環保力量薄弱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基層調研中了解到,除了歷史原因,治理資金不足、水平不高、環保執法人手緊張等因素也掣肘沿江化工帶轉型。

  治理水平不高,技術手段欠缺。化工是高資本高技術密集型産業,而且易燃易爆,保障體係較為復雜。“當前基層幹群對環境整治的思想認識已提升了一個高度,但很多基層幹部向我們反映,治理時苦于缺乏專業知識和技術支持。”武漢市環保局副局長任憲友説,化工行業産品多、工藝復雜,企業有各自不同的污染因子,日益嚴格的環保標準對技術工藝要求不斷提高。

  資金投入大,地方政府融資渠道窄。多地環保部門反映,環保治理的資金投入較大。以泰興市此次填埋的廢料為例,經初步預算,4萬噸污泥處理需要6.5億元,另一填埋點的化工廢料處理費用預計需要3億元。短時間內要拿出這麼多處置費用,地方政府面臨較大壓力。

  常州濱江經濟開發區(春江鎮)相關負責人説,濱江經濟開發區的沿江劣質化工企業騰退需要近30億投入,還不包括後期10多億元的場地環境調查和生態功能修復,地方政府普遍缺乏融資渠道,財政壓力較大。

  現有環保力量薄弱,“一邊費力治理、一邊偷排直排”的現象依然存在。雲溪區環保局在崗人員18名,真正能用在執法上的只有6人,而當地化工企業有80余家,還不包括農村檢查。

  去年11月,生態環境部通報了一例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案例——湖北鄂州葛店開發區多家醫藥、化工企業環境管理粗放,臭氣污染嚴重等問題。記者調研發現,這一問題與地方環保力量薄弱不無關係。鄂州市環保局一位負責人説:“現在最大的困難是環保幹部特別是專業幹部奇缺,葛店開發區環保局6名幹部只有個別學環保專業,卻要監管200多家企業,天天擔心管不住出問題。”

  “環保部門被追責的人數逐年上升,去年我市環保部門有4位人員辭職,主要原因還是工作壓力大,有時做得越多越容易受到問責,不免會挫傷一部分幹事人員的積極性。”江蘇某縣級市環保局工作人員説。

  湖北某地市環保局長説,全市環保係統只有100來人,就有十幾個幹部被處分,有幾個崗位的專業幹部甚至多次被問責,但“一邊給同志下處分,一邊還要勸他們繼續加班加點幹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孫廣見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落合肥景色美
雪落合肥景色美
“兒童村”裏最美的光
“兒童村”裏最美的光
山西太原:科技館裏樂享假期
山西太原:科技館裏樂享假期
江山如畫,想把春的故事講給你聽
江山如畫,想把春的故事講給你聽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0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