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延長煤基産業 實現多能互補
2018-12-24 08:30:35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鄂爾多斯目前是“産煤大市不見煤”,煤基産業極大提高了資源轉化率。圖為伊泰集團精細化學品項目。(資料圖片)

  鄂爾多斯的煤炭綜採現場。(資料圖片)

  中天合創能源有限公司實行污水零排放,中水廠成了天鵝湖。烏寧夫攝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陳 力

  改革開放以來,“煤炭大市”鄂爾多斯能源經濟迅猛發展,實現了由“農”到“工”的重大轉型。在鄂爾多斯幹部群眾的艱苦努力下,2017年,鄂爾多斯地區生産總值比1978年增長211倍。然而“一煤獨大”在為鄂爾多斯高速發展蓄能的同時,也形成單一化、重型化結構,新的增長點明顯不足。鄂爾多斯如何才能解決“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的困境?又是如何延長煤基産業、實現多能互補的?記者日前進行了採訪調查

  今年3月份,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並發表重要講話,希望內蒙古要把現代能源經濟這篇文章做好。作為全國“地級市産煤冠軍”,鄂爾多斯肩負著能源經濟轉型發展重任。改革開放以來,鄂爾多斯通過煤礦技改、資源整合和企業兼並重組,不斷鞏固和提升“鄂爾多斯煤”形象。近年來,又進一步延長資源型産業鏈,大力發展煤基産業,開展多能互補,通過能源多元化發展,著力探索現代能源經濟發展新路徑。

  原煤生産品牌化

  40多年前,“山坳上的準格爾”一片荒涼。與鄂爾多斯市(當時的伊克昭盟)其他旗縣一樣,準格爾旗也是傳統的農業縣,農民們起早貪黑,土裏刨食。

  但這裏和別處不一樣的是,農民在崖下溝底,刨著刨著就刨到黑色煤塊。多地農夫挑擔歸家,一邊是“桶頭”,擔的是水;一邊是“籮頭”,擔的是煤。多地農村房屋就修建在煤層上。農戶門前屋後堆放著煤,大大小小的礦點堆放著煤,有些地方連院墻、豬圈、廁所也是用煤塊壘起來的。

  通過查閱當地的煤炭志和回憶錄,記者漸漸走進鄂爾多斯煤炭開發的“歷史隧道”。從1986年開始,農民辦礦風起雲涌,鄂爾多斯小煤礦遍地開花。高峰時,大小煤礦數以千計,公路上的運煤車輛動輒堵塞幾十公裏,外媒驚呼“半個中國都來鄂爾多斯拉煤”。然而,鄂爾多斯煤礦四處散布,難成氣候。如何提升鄂爾多斯煤的質量和整體影響力?

  此後20年,鄂爾多斯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煤礦技改、資源整合和企業兼並重組,全市煤炭産業現代化開採水平和集中度不斷提升,煤礦單井平均産能達到230萬噸以上,採掘機械化程度達到90%以上,井工煤礦煤炭資源回採率達到76%以上。全市煤炭企業壓縮到142戶,其中央企7戶、國企10戶、地方企業125戶,已培育形成千萬噸級以上企業17戶。根據塊煤、混煤、煉焦用煤、特低灰煤、石炭煤品種特徵和低硫、低灰、低磷、低汞、低砷、低氯及中高發熱量品質特徵,市裏完成“鄂爾多斯煤”原産地證明商標注冊。全市煤礦開展了安全保障、智能開採、綠色礦山、煤炭提質、科技創新、綜合利用等“十項提升工程”,樹立和鞏固“鄂爾多斯煤”的品牌形象。

  目前,鄂爾多斯已探明煤炭儲量2102億噸,佔全國的六分之一。2017年全市銷售煤炭6.2億噸,其中準格爾旗産煤佔一半以上,成為“縣級産煤冠軍”,並在中國百強縣裏進位前二十。“中國出産的每100噸煤中,平均有17噸來自鄂爾多斯。”鄂爾多斯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王利民自豪地説。

  縱向延長資源型産業鏈

  煤炭大興于世,伴隨著鄂爾多斯實現了由“農”到“工”的重大轉型。但“一煤獨大”在為鄂爾多斯高速發展蓄能的同時,也形成單一化、重型化結構,新的增長點明顯不足。如何才能走出“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的困境?

  鄂爾多斯市政府和人民認識到,延長資源型産業鏈勢在必行。本土企業伊泰集團率先進軍煤基産業,成為鄂爾多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突出代表。集團位于大路園區的16萬噸煤間接液化項目,把煤炭由黑色固體變成無色液體,成為資源轉化的國家示范項目。在家族內部,主抓原煤生産的老董事長張雙旺退居二線,主管煤化工的兒子張東海開始操盤,被當地稱作“賣炭翁向賣油郎成功交棒”。

  如今,伊泰集團的煤間接液化技術已成功輸出到寧夏寧東。同時在集團內部也放大了生産線,形成了獨貴塔拉工業園區的120萬噸精細化學品項目,實現了資源鏈、創新鏈和價值鏈的高度統一。“伊泰成功實現了煤制油,試驗和儲備了項目、技術,對國家能源安全意義重大。”伊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張世奇説,“精細化學品項目的終端産品,比如液體石蠟、潤滑油等,原來都是從石油中獲取,如今從煤炭中獲取,煤基化工替代油基化工,對于改善我國‘富煤貧油少氣’能源結構功不可沒。”

  在伊金霍洛旗納林陶亥鎮的山溝,內蒙古匯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的廠辦大樓和研發大樓格外醒目。“我原來在市煤炭局工作,現在負責匯能集團的煤制天然氣項目,較為完整地經歷了鄂爾多斯煤炭産業的轉型。”內蒙古匯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建強帶領記者查看廠區,了解煤炭由固體變為氣體、再由氣體變成液體的流程。他介紹,企業從2012年4月來到這片溝溝坎坎的山區開工建設煤化工園區,到2014年10月一次試車成功,生産出煤制天然氣。在國內僅有的幾個煤制天然氣項目中,創造了試車時間最短、連續穩定運行時間最長和産品質量優于設計指標3項佳績。

  從2006年開始,鄂爾多斯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先後開工並為全國示范。目前,全市已形成煤化工産能1428萬噸。投産、在建和獲得核準的煤制油産能500多萬噸、煤制天然氣産能240億立方米、煤制甲醇産能900多萬噸,均居全國首位,煤化工産業鏈也在向中下遊延伸、向中高端延伸。去年,全市煤炭就地轉化率達到18%,比2010年提高7個百分點。

  橫向實現能源多元發展

  鄂爾多斯發展現代能源經濟的探索是可貴的,成績是顯著的,但遇到的挑戰也是嚴峻的。首先是工業用水指標不足,提高煤炭就地轉化率為水所困。目前已經有獲得核準的煤制氣、煤制烯烴項目不能落實用水指標等情況。其次,新上項目遭遇能耗指標不足的瓶頸。煤炭的使用有單位GDP能耗、能源消費總量“雙控”要求。“十三五”時期的煤炭消費總量上限甚至不足以支撐一個新的大項目。此外,産業政策缺乏差異化調整,嚴重影響煤炭、電力等先進産能的釋放。面對這些困難,鄂爾多斯該如何破解?

  “這些困難均需在下一步的發展中,各方密切配合,積極探索解決。”鄂爾多斯發改委副主任方振榮説,“但困難不能阻擋鄂爾多斯發展現代能源經濟的腳步。比如,水指標不足,我們就幫助農民搞渠道襯砌,節約農業用水用于工業進行‘水權轉換’。大力進行生態建設,減少向黃河沙塵排放進行‘水沙置換’。在盟市之間,通過出讓煤炭資源換水進行‘水煤互換’。能耗指標不足,我們就大力發展風電、光電、生物質電等可再生能源。”

  鑒于沙柳余料發電既能逆向拉動生態建設,又能節約用煤指標、置換用水指標,鄂爾多斯在烏審旗、杭錦旗布局了兩個生物質發電項目,沙柳原料基地以鄂爾多斯為軸心,已輻射到陜西的榆林、綏德,寧夏的中衛和內蒙古的巴彥淖爾,每年撫育沙生灌木100多萬畝,吸收二氧化碳40萬噸。與火電相比,沙柳發電每年可減排二氧化碳25萬噸。

  目前,鄂爾多斯煤電裝機已達2031萬千瓦,同時形成風電、光伏發電、生物質發電等新能源裝機114萬千瓦,初步形成了煤、油、氣、醇(甲醇、乙二醇)、醚(二甲醚)、風、光、水、火、生(生物質)多能互補、綜合利用的能源供給體係。其中,達拉特光伏發電應用領跑基地規劃總規模200萬千瓦,一期50萬千瓦項目剛剛完成,佔地10萬畝的“金沙藍海綠洲”蔚為壯觀:庫布齊沙漠深處,藍色電池光板向陽旋轉,棚下種養,棚上發電,棚間旅遊,橫跨3個産業。

  以解決問題、完成既定目標為導向,鄂爾多斯發展現代能源經濟思路逐步清晰:加快推進由“輸出為主”向“轉化增值”轉變、由“以量取勝”向“以質取勝”轉變、由資源單一粗放利用向綜合循環高效利用轉變、由先污染後治理向清潔生産轉變。目前,鄂爾多斯正重點打造國家清潔能源輸出基地、國家現代煤化工示范基地、國家現代能源技術集成基地和國家綠色能源示范基地。循環、低碳、綠色、安全的現代能源産業體係的未來清晰可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趕制宮燈迎新年
趕制宮燈迎新年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9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