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喜見煤港無煤跡
2018-12-24 08:30:34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河北黃驊港這樣一個煤炭散貨大港,撒落一些煤塵、揚起一些煤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然而,為了給京津冀、渤海灣營造一個美好的生態環境,黃驊港堅持港口建設與環境保護同步推進,在渤海之濱構築起一條“港在海中、人在綠中”的綠色海岸線

  走進神華黃驊港務公司的生態環境管控中心,記者看到一個碩大的電子顯示屏。工作人員李娜告訴記者,今年公司開發的生態智能管控係統實現了對儲倉、煤垛的實時監控。根據各個監測點空氣、水質的實時監測結果,預測平臺提前預判並提供最優灑水預案,將指令傳輸給控制係統後,通過全自動化操作保證煤炭儲存、運輸過程中“零粉塵”。

  據黃驊港務公司環境保護中心經理潘攀介紹,為從源頭上徹底遏制粉塵,神華黃驊港務公司通過與澳大利亞紐卡斯爾等國外先進煤港對標,綜合借鑒各個港口的灑水抑塵係統,自主研發了翻車機全自動灑水抑塵技術等一係列專利技術,一舉摘下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技術實施後,經過高壓除塵的煤炭經翻車機倒入漏鬥,再通過封閉的皮帶走廊卸入儲煤筒倉,最後經皮帶和裝船機裝船下海,全程封閉運作,皮帶機、轉接機房、堆料機等環節煤塵近零排放,實現了“運煤不見煤”“運煤不起塵”。

  走出翻車機房,眼前是48個高聳的煤炭筒倉,這是世界煤炭港區中規模最大且是國內首家引進的筒倉群。這些最多可儲煤144萬噸的大型筒倉作為港區內煤炭的中轉站,與露天堆場相比減少了97%的粉塵排放。散布于筒倉周圍,長10176米、高23米的防風網將散煤堆場90%以上的煤塵與外界隔離。港區道路上大型吸塵車和灑水車定時噴灑,作為流動和輔助控塵手段,有效防止場地和道路的二次揚塵。

  以往煤塵及撒漏煤被收集後直接返回垛位,遇風天極易造成二次污染並給清掃造成困難。為此,港口專門新建粉塵處理池,且通過研究發現,當處理池中水與煤塵的比例為7:3時,可以將含煤污水壓制成煤塊進行再次銷售。此舉不僅避免了煤塵污染,而且每處理一噸粉塵還可創收30元,年可直接創收50余萬元。

  沿著粉塵處理池向西,一片清澈的水域煞是惹眼。潘攀告訴記者,這片濕地是由公司生産時産生的含煤污水經過降解處理匯聚而成。

  據了解,公司原有的污水處理設備僅能滿足日常噴淋所産生的含煤污水的凈化需求。一旦到了雨季,尤其遇到暴雨等極端惡劣天氣,污水處理設備很難在短時間內完成高強度作業,極易導致含煤污水直排入海,污染環境。于是,除了採取相關措施,實現煤炭翻、堆、取作業環節自動化和全程封閉運行,公司還同時建立大規模污水處理係統和生態濕地凈化係統,確保對含煤污水的全方位治理。

  “靠海更要愛海,‘不環保不生産’是港口運營的底線。”潘攀説。為此,公司加快生態水係建設,建起了港區生態圈。在利用原有污水處理設備的基礎上,依托有利地形,設計建造了由景觀湖、人工湖、南濕地、北濕地4個項目組成的整體水係統,通過閥門實現各水係之間的調用,實現互聯互通,保證水係循環,即使在惡劣天氣下,污水也能實現內部儲存。“污水通過管路運送到污水處理站進行處理,杜絕含煤污水直接外排入海,處理達標後再用于綠化及灑水抑塵。”

  此外,港區還新建了8個壓艙水回收裝置,最大限度地增大對壓艙水的回收利用,全年回收利用壓艙水近20萬立方米。潘攀給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公司每年利用含煤污水近60萬噸,一年僅節約用水資金就達300多萬元。

  不僅做到了“運煤不見煤,散貨無粉塵”,公司還在港區進行原土改良、筒倉垂直綠化及人工湖蘆葦種植等多課題研究,從而讓昔日的鹽鹼地長成了一片“綠洲”。如今,走進黃驊港區,以往煤港黑漆漆的傳統印象早已不見蹤影,各類喬木、灌木、綠籬色塊、地被及草坪為港區披上綠衣。據介紹,截至目前,神華港區包括濕地在內的綠化總面積達到120.87萬平方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趕制宮燈迎新年
趕制宮燈迎新年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93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