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鐵拳治污 “督企”也“督政”
2017-05-04 16:10:55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突破環境難題,典型老工業城市淄博“下狠心、出狠招、使狠勁”,通過強化黨政幹部問責、加大刑責治污力度、倒逼企業技改等措施,打好藍天碧水保衛戰。

  環保如不過關

  領導要被問責

  在淄博,企業違法排污,企業所在區縣的政府要被罰。“我們實行‘雙罰制’。在對違法企業進行處罰的同時,等額扣減相關區縣財政資金。”市環保局局長于照春介紹説,“雙罰制”促使各區縣以更大力度查處、治理污染。2016年,淄博對1043起環境違法行為實施行政處罰,罰款金額1.79億元,這些資金將統籌用于淄博市生態建設。

  “雙罰制”讓淄博市的環境治理由“督企”轉變為“督政”“督企”並重。為打好藍天碧水保衛戰,淄博出臺《關于加強生態淄博建設督查問責的意見》等多個文件,實行黨政同責、跨級監督,並建立黨政領導幹部帶班夜查制度,市級領導幹部每周帶隊夜查一次,市環保局及區縣領導幹部每天帶隊夜查。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倒逼環保工作整體推進。

  2015年開始,淄博市將環保作為“一把手”工程來抓。在淄博,每個月都由市委書記牽頭召開生態建設調度會,各區縣的“一把手”,環保、住建等市直部門主要負責人,都必須參加。每次開會,“一把手”要觀看生態淄博建設專題片、“刑責治污”專題片和媒體暗訪專題片,並現場公布各區縣環保的月度排名。

  “區縣都唯恐落在後面,怕被點名通報。我們對環境違法要敢于亮劍。”張店區區委書記孫來斌説,“這種工作壓力的傳導也促使我們把環保治理工作做好。”

  部門聯動執法

  推動刑責治污

  執法取證難、現場處置難、強制執行難……一些環境污染案件,以前都是先行政立案處罰後再移交到公安機關,但由于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之間沒有形成有效的聯動機制,導致很多案件在辦案環節中發生證據滅失、偵破被動、喪失有效時機等情況,打擊環境犯罪也常功虧一簣。

  對此,淄博實行環保、公安聯動執法機制,讓環保執法長出了“利齒”。從2011年起,淄博市環保局與公安局協調成立了聯動執法領導小組,並逐步建立完善了風險評估、應急聯動、案件移交協作、疑難案件會商等協調機制,優化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之間的銜接。並與檢察院、法院建立提前介入、聯席會議制度,優化訴訟程序,形成強大司法後盾。

  截至目前,淄博市共抓獲污染環境犯罪嫌疑人816名、判決218名;行政拘留環境違法人員198名。“刑責治污倒逼不少企業主動購買環保設備,並進行技術改造。”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局長韋國華説。

  環保持續加壓

  倒逼企業轉型

  4月28日,在淄博金斯威建築陶瓷有限公司瓷磚生産車間,凡是有揚塵污染的生産環節,均被封閉起來。“料場不覆蓋的、生産不在棚內的、脫硫脫硝不達標的等等,凡是未達標者將被關停。”于照春説,僅去年,淄博就將建陶産能由7億平方米減至約3億平方米。除了建陶行業,淄博還對全市火電、磚瓦、耐火材料、水泥等9個重點領域開展專項整治。

  “環保持續加壓,促使企業技術改造,是涅槃重生的過程。”金斯威建築陶瓷有限公司總經理臧峰説,去年7月以來,公司已經投入1400多萬元治理揚塵以及超低排放改造。

  環保加壓,也激活了一些企業的“生意頭腦”。“我們以前是環境的污染者,現在是環境的治理者。”義升環保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步宏福説,以前主營業務是生産建築陶瓷,佔其收入的70%左右,去年他狠心關掉了自己的生産線。現在公司專做脫硫脫硝設備和超低排放設備,去年環保設備賣了約3億元。

  淄博還優化能源結構,提出綠動力提升工程,去年投資107億元,涉及2394個項目,推進燃煤鍋爐超低排放改造、高效煤粉鍋爐置換等工程;加強散煤治理,共推廣配送清潔煤炭62萬噸、節能環保爐具1.1萬臺。2016年,淄博市空氣質量綜合指數改善幅度列全省第一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警方子夜抓捕
    上海警方子夜抓捕
    士兵持槍在巴黎埃菲爾鐵塔巡邏
    士兵持槍在巴黎埃菲爾鐵塔巡邏
    重磅!空軍步入轉型發展的“快車道”
    重磅!空軍步入轉型發展的“快車道”
    內蒙古全力撲救大興安嶺北大河林場森林火災
    內蒙古全力撲救大興安嶺北大河林場森林火災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18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