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面對信息碎片化——文學創作更須堅守經典意識
2020-04-10 08:32:3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面對信息碎片化——文學創作更須堅守經典意識

圖片為天津濱海新區圖書館。制圖:蔡華偉

  核心閱讀

  經典是“被反復閱讀欣賞的作品”,每次重讀都給人帶來新的發現和體驗。經典意蘊厚重,背後有深厚的語言、文化傳統支撐,經典浩瀚廣博,營造獨成一體的意義世界

  有經典意識的創作者,若能熱情踏入生活溪流,用心感悟生活,傳達獨特體驗和思考,比此前任何時代都更容易找到知音

  實現這種從“小我”到“大我”的躍升,需要創作者有創建龐大結構的能力,有雄心為人類燭照現實,激發生命,為仰望星空架起望遠鏡,貢獻獨特聲響和色彩

  當今時代,微博、微信、微閱讀、微視頻等以“微”命名的新事物、新現象層出不窮,各類媒體自媒體空前發達,但我們也看到,那些對世界進行深刻洞察、思想內容豐富深邃、藝術表達富于獨創性的經典經久不衰。

  深度體驗顯示經典作品獨特優勢

  無論文化生活和閱讀生態如何“碎片化”,人們對經典名著一直葆有熱情。據2019年“北京開卷”全國圖書銷售大眾閱讀榜,榜單前10位有9部是中外文學經典,而在前30部中,一半以上為文學經典,其中既有《圍城》《紅岩》《平凡的世界》《活著》《三體》等我國讀者耳熟能詳的佳作,也有《窗邊的小豆豆》《追風箏的人》等備受青睞的外國經典。同時,《水滸傳》《西遊記》《傲慢與偏見》《小婦人》《了不起的蓋茨比》等中外經典作品不斷被改編。在國際疫情持續蔓延的情況下,經典與讀者顯現出前所未有的緊密關係。英國最大連鎖書店水石書店自3月下旬閉店後,線上銷量首周同比增長400%,經典名著如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馬爾克斯《百年孤獨》等名列前茅。而線上發起的讀書分享會中,《戰爭與和平》及莎士比亞劇作等經典更是首選。

  經典是“被反復閱讀欣賞的作品”,每次重讀都給人帶來新的發現和體驗。經典意蘊厚重,背後有深厚的語言、文化傳統支撐,經典浩瀚廣博,營造獨成一體的意義世界。如今,人們獲取信息和作品的方式、渠道之便捷前所未有,從短文字到短視頻應接不暇,但深度體驗的匱乏也是明顯的痛點所在。經典文學名著的長銷啟示我們,越是在經典意識面臨挑戰的時候,經典給予的深度文學體驗越顯得珍貴,文學創作越是不能跟在碎片化、快餐化後面亦步亦趨。創作者要準確把握人們的精神需求,提供深度思想藝術體驗,這是經典生命力所在,也是文學強大優勢所在。

  面對新的媒介環境有所調適有所堅守

  文學提供對世界、對生活的個性化圖景和感受,它誕生于自我表達的需要,卻始終追求走向社會、打動人心、引發共鳴。文學的生命力在于為讀者鏈接起精彩的想象世界,帶來新的發現、新的體驗,這些都離不開時代的媒介環境。

  充分重視媒介環境,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文學發展到今天,歷經口耳相傳、説書講史、印刷成書、報章連載、網絡傳播等多個階段,不同時期的作家總是根據介質和傳播渠道變化而調整自己的寫作。當前,互聯網技術在素材、傳播、反饋等方面對創作産生諸多影響,重塑人們的閱讀習慣,也為文學創作帶來新的便利。比如以文學網站、手機客戶端、微信公眾號等作為搭載平臺,創作者更容易找到自己的讀者。是追求讀者數量的最大化而迎合、從眾,還是堅持獨特定位而找到屬于自己的“這一群”讀者,主動權掌握在作者手中。有經典意識的創作者,若能熱情踏入生活溪流,用心感悟生活,傳達獨特體驗和思考,比此前任何時代都更容易找到知音。

  面對媒介環境變化,文學創作在遵循自身規律的同時,也需自我調適,講求“用戶體驗”,增強“讀者意識”。比如,重視表達方式和文字的親和力,文字更感性、更細致、更具畫面感,表達更精短、更直接、更凝練等等;比如,重視互聯網時代所強調的“問題意識”,善于從社會熱點議題中捕捉和回應讀者內心關切。創作者不僅從表達上,也從題材和主題定位上,面對新對象重新聚焦,重新組織,讓創作煥發新的氣質和神採。不論是回溯歷史,還是關注現實,都能給予讀者文學式的回應,並將讀者引致深沉境界而令其流連忘返。在新的媒介環境下,調整創作方法和策略,才能實現經典追求。

  有作家説,時間和讀者對創作的最終考驗可能不是跳得有多高,而是走得有多遠,當下獲得大量點擊不意味得到持久認可。一方面要重視讀者、適應變化;一方面要放長眼光、保持定力,堅信體驗深入、精神深刻、雋永表達對人類具有長久價值,堅信認知能力、審美光芒、價值追求是人類社會發展所必需。走得再遠,也不能忘記文學創作的初心。

  以有深度的書寫開掘深層次精神生活

  深度體驗和深入思考,才能呈現一個可供“重新生活一遍”的獨特藝術世界。每個時代有其與眾不同的題材與主題,有其獨特時代關切與時代精神,經典之作凝結著作家對時代生活的深度思考。生活經驗在作家手裏不僅是寫作材料,更是文學想象的依據。路遙創作《平凡的世界》時曾深入鄉村、親下礦井體驗生活,以感受百姓生活酸甜苦辣。有了這樣豐富切實的體驗和對時代大勢的宏觀把握,一部當代經典才孕育問世。《平凡的世界》提供的時代鏡像及其中人物的命運、選擇、情感,使人沉浸其中“重新生活了一遍”,這種深度體驗是“微”“短”信息所無法提供的。文學創作者只有義無反顧地投入時代生活,才可能提供獨一無二的深度體驗,賦予創作長久價值。

  以“心的搏動”刻畫人的心路和靈魂,才能對讀者心靈有所觸動。經典之所以能夠長久流傳,在于一代代讀者都能從中感受人的精神軌跡。文學呈現“物象”,更呈現“心象”,反映人的精神世界和精神生活。優秀作家總是關心人的精神律動,呈現生活在人物內心的投影,刻畫人的心路和靈魂。這種刻畫,需要赤子之心,需要“將心比心”。詩人艾青説,作家的創作“是通過他的心的搏動而完成的。他不能欺瞞他的感情去寫一篇東西,他只知道根據自己的世界觀去看事物,去描寫事物,去判斷事物。在他創作的時候,就只求忠實于他的情感,因為不這樣,他的作品就成了虛偽的、沒有生命的”。不能以“心的搏動”對題材進行開掘,或忽略人的心理現實,沉溺于新奇物象的展示,終會淪為平庸事象説明書,更無法持久感動和震撼讀者的心靈。

  以獨特視角書寫普遍的、開闊的人類共同境遇,才能從“小我”走向“大我”。經典魅力在其具有充分的“內在生長性”,作家對生活有所發現,以新的視角賦予生活啟示以形象,創造新的境界。創作者通常由一個個具體而微的“小我”出發,以自己的見識、膽識和趣味為起點,向人類最先進的方向矚目,最終帶領讀者走出原先的“小我”,領略人生的多彩、世界的寬闊,體會人類命運的一體性。實現這種從“小我”到“大我”的躍升,需要創作者有創建龐大結構的能力,有雄心為人類燭照現實,激發生命,為仰望星空架起望遠鏡,貢獻獨特聲響和色彩。

  同時,創作者還應當以有強度、有信念的敘事為讀者帶來希望和力量。作家面對生活之樹,既要像小鳥一樣在每個枝丫上跳躍鳴叫,也要像雄鷹一樣從高空翱翔俯視,以高于生活的標準提煉生活,避免“所見即所得”的狹窄淺薄。創作的經典性和生命力在于升華,優秀創作者能夠以有強度的敘事實現精神的超越,讓人們盡可能避免短視、封閉和萎靡。古人強調詩言志和興觀群怨,魯迅呼吁療救人的靈魂,都是強調文學要升華現實、激勵人生、給人以勇氣。巴金執著地敘説青春力量和信仰的光芒,謳歌理想、讚美未來,同樣是希望創作能給人帶來信心與力量。

  (作者梁鴻鷹為《文藝報》總編輯)

  《 人民日報 》( 2020年04月10日 20 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邢賀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海淀:中小學教材有序發放
北京海淀:中小學教材有序發放
武漢“解封”後首飛航班抵達三亞
武漢“解封”後首飛航班抵達三亞
雪後青海湖
雪後青海湖
武漢:“陸地艦隊”重新啟程
武漢:“陸地艦隊”重新啟程

0100200216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35810